正信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放生 护持正法 留言
正信网-居士文章-

大学生在峨眉山的奇遇堪比神话片

  今天偶然在网上看到一篇博文,是博主自己的日记,非常神奇,不可思议

  我这个人从小体弱多病,活了二十几年,几乎年年都要在医院住一两个月,小时候的几场大病更是几乎让我死掉。二十二岁那一年,我又查出患了乙肝。不是那种病毒携带者,而是患者,真正的乙肝患者,大三阳的那种。

  这一年我刚刚大学毕业,工作还没找到。我家里的经济条件还不错,家里人又想办法四处求医,给我打听治疗乙肝的偏方。

  可是治疗了半年,花了几万块药费,病情非但不见好,反而越来越厉害。而这时远在深圳的女友,也给我寄来了分手信。当时我万念俱灰,感觉活着半点意思也没有了,不但自己痛苦,还给我的家人造成了很大的负担,这样的人生实在是半点乐趣也无,不如死掉算了。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慎重考虑,我终于下了决心,准备了此残生。当时我也没和家里人说,连个字条也没留下,带了几千块钱就离家出走了。当时感觉反正是要死,那不如找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也不枉来这人世间走一遭。于是我坐上飞机去了四川成都,然后又乘车去了峨眉山。我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要去峨眉山,只是心底里有个声音在指引着我,自然而然就选择了峨眉山。

  那时和现在的季节一样,秋末冬初,正是旅游的最冷淡时期。那天早上,购买了进山的门票后,从峨眉山脚下,我开始徒步攀登,而没有选择坐空中缆车。按照我的计划,徒步攀上金顶后,住上一晚,能够看看日出日落什么的最好,如果看不到也无所谓了,找个悬崖峭壁一闭眼跳下去,一了百了。

  乙肝病人一般情况体力都是非常差的,我当然也不例外,平时走不到一里路就没劲了,但那天有点奇怪,虽然是登山,我的脚步却异常轻快,怎么走也不累。中午的时候已经到了半山腰,我吃了点东西,准备休息一会儿,下午一鼓作气登上金顶。

  大家知道,峨眉山上猴子是很多的,而且那些猴子很放肆,不怕人,经常抢劫游客。我登山的季节因为游客稀少,所以猴子们不放过每一个登山的人。

  这一路上我也被骚扰过好几次,不过我都不怎么在意,更不怕猴群,反正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也就不再有什么事放在心上了。猴群似乎知道我的心思,也没过分的难为我,基本上是讨不到吃的就算了,并没怎么纠缠。

  中午休息的时候,我还目睹了一场猴群之间的残杀。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有二十多只猴子,突然在一只大猴子的带领下围攻一只母猴。那只母猴还带着一只小猴子,也不知道几个月,大概和咱们养的家猫差不多大吧。

  母猴拼命的抵抗、逃命,但无济于事,二十多只猴子把它团团围住,连抓带咬,很快就见了血,双方都发出凄厉之极的尖叫声。这时我才知道这不是猴子们的游戏,而是一场生死围杀。

  那只落单的母猴母性非常的强,不顾自身的安危,总是竭尽所能的保护怀里的小猴子。这让我很感慨,想到了人类的母亲,看来母爱这个东西,不但能跨越国界、跨越文化,也是跨越物种的。

  我动了恻隐之心,决定要帮助这只母猴,于是找来几块石头,朝着猴群扔过去,同时还大声吆喝着,试图驱散猴群。

  我的干预果然起到了作用,猴群们一下子安静下来,停止了进攻。受伤的母猴趁机逃出了包围,不可思议的是,它竟然没有逃走,而是朝着我蹿过来。

  这只母猴的体型不是太大,大概二十斤左右的样子,它一瘸一拐的从山谷中来到我身边,我才看清,母猴的背部被扯下一大块皮,露出鲜红的肉,奇怪的是却没有出血。而它的腿上有一道巴掌宽的伤痕,却是鲜血淋漓,不断地流着血。久病成医,我估计是它的股动脉受伤了,看来它活下去的机会十分渺茫。

  母猴在距离我三米的地方停住,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它的眼睛漆黑如豆。我也看着母猴,从它的眼神中,我并没有感受到死亡的恐惧,它给我更多的感觉是一种脉脉的温情。

  母猴注视了我大概有半分钟,接下来做出了不可思议的举动,它把自己怀里的小猴子从双手向我递过来。当时我惊呆了,但还是不由自主伸手接过了小猴子。

  这只小猴子浑身呈粉红色,毛发稀疏,也许它也意识到了危机,既不挣扎,也不反抗,在我手掌里温顺的躺着,一动不动,只有一双漆黑的眼睛,好奇的看着我。

  我手捧着小猴子,还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母猴转身冲下了山谷,又和猴群厮杀起来,尖利的嚎叫重又响起。这时猴群分成了两拨,一拨继续围攻母猴,另一拨在那只领头的大猴带领下竟然朝我围过来。

  这只大猴体型魁梧,少说也有四五十斤重,它裂开嘴,呲着牙,不断朝我咆哮着。但我看得出来,它们不是冲我来的,它们要的是我手里的小猴子。

  当时我也来不及多想,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也要让小猴子活下去。我赶紧解开羽绒服,把小猴子揣进里边的口袋,接着撒腿往山上跑去。

  说实话,有生以来,我从未跑出过这样快的速度,虽然比不上刘翔,但应该比姚明快点。可是,即使是我比刘翔跑的还快也无济于事,猴群很轻松的就追上了我,它们在我身前身后来回跳跃,发出尖叫声。

  一开始它们畏惧于我的体型,不敢过于放肆,只是试探性的挠了我几下,把我的羽绒服抓破了。见我没什么厉害手段还击,那只大猴首先发起了真正的攻势,当时我都没怎么看清,只记得大猴子在我面前高高跳起,然后黑影一闪,我的脑袋就是一阵剧痛,用手一摸全是血。

  我也急了,一面拼命快跑,一面把羽绒服的帽子拉起来护住头脸,又把旅行包抡圆了四处乱舞,抵挡猴群的进攻。一口气跑了有五六分钟,我的体力几乎已经到了极限,身上也被猴子抓破了好几处。

  就在我快支持不住的时候,前方一个老头迎了上来,这个老头很瘦小,个子很矮,也就一米六上下。他嘴里大声吆喝着,同时还用一根竹竿往石板路上狠劲的敲打。

  猴群好像很害怕这个老头,听见吆喝声就不怎么攻击我了。当看见老头用竹竿敲地后大部分猴子更是四散而逃,只有那只领头的大猴还紧紧跟着我,不断的咆哮着。我已经筋疲力尽,不由自主瘫坐在地,大口喘着气。

  大猴子就在距离我不到一米的距离,呲着长长的犬牙,随时准备要抢我怀里的小猴子。这时老头过来了,他用四川方言对大猴厉声说着些什么,我一句也没听明白。

  大猴子并没被老者吓退,依然厉声咆哮着,咆哮声中它突然冲到我身边,抓挠我胸前的衣服。我本能的一手护住头脸,一手用书包去砸大猴。可是猴子的动作太快了,它一击即退,我胸口的羽绒服被扯了个大口子,但书包却没碰到大猴一根汗毛。那个老头见大猴不听他的话,似乎很生气,也咆哮起来,同时用竹竿去打大猴。

  大猴好像是豁出去了,机敏的抓住了老者的竹竿,双方竟然撕扯起来。想不到的是,老者很矫健,力气也很大,他把竹竿甩了起来,四五十斤重的大猴子被他甩上了半空,大猴只得撒手放开竹竿。

  老者继续追打大猴,大猴似乎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和老者僵持了一会儿后便溜下山谷,逃走了。

  赶走大猴后,老者和我攀谈起来。因为老者讲方言,我们的沟通很费劲,不过渐渐也就适应了。我对老者说了被猴群追赶的原因,并把怀里的小猴子拿出来交给他,希望他妥善处理。

  老者把小猴子放进口袋里,然后把我扶起来,说要带我去看医生,包扎一下身上的伤。我想也好,便跟着老者继续前行。

  老者带着我在一条山间小路上走了有二三里地的样子,来到一座建在山腰间的屋子。这是一间独立的石屋,不通水电,三面都是悬崖深谷,我想象不出,在风景区内怎么会允许这种建筑存在,住在这里的人又是怎样生活的。

  老者把我搀扶进屋里让我坐下,只见屋里黑黑的,陈设异常的简单,但是很整洁很干净,有个老尼姑正在屋子里的炕上打坐。老者点上蜡烛,然后和老尼姑用四川方言快速的交谈着,我仍然一句也没听明白。

  两人交谈完后,老者转身走了,不知道干嘛去了。老尼姑则来到我身边,仔细查看我的伤势。我头上被猴子抓出一道口子,非常的疼,血一直流,屁股上和大腿上也被挠破了几个地方,不过都不算太严重,问题不大。

  仔细打量老尼姑,她大约五十岁左右,皮肤很白,一身灰色的僧衣,头上还戴着个帽子。这身打扮在峨眉山这样的佛家圣地再平常不过,没有任何稀奇的。但是这个尼姑的气质真的是我从所未见,她那种镇定、从容,那种悲天悯人的目光,是我在其他人身上从来没有见过的。

  老尼姑查看完我的伤势,却没有给我做任何的治疗。正在我诧异的时候,她忽然用不太纯正的普通话问我是不是来峨眉山自杀的?我大吃一惊,脱口问她是怎么知道的。老尼姑说我命中注定多病多灾,按说寿元不会超过二十五岁。我当时傻了,很久才恢复了意识,我又问她是怎么知道我的事情的。她仍然不回答我,只是说我之所以多病多灾,寿命也很短,是因为前生作恶,欠下了很大的业力所致,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而且我也不会在二十五岁就死掉。

  她又劝我千万不可自杀,自杀的罪孽和杀人是一样,自杀之人的灵魂往往沉沦百年也不得超生,非常非常的苦。

  我呆呆的听着她说,灵魂?前世?业力?这些东西我从来没有考虑过,也从不相信什么前生后世。但是那一刻,也不知为什么,我相信老尼姑所说的完全是真的,没有半点怀疑。

  我问她我的命运为什么会有所改变,她没有明确回答,只说“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往往一念之仁,可让人升天成神,一念之恶,也可让人沉沦地狱。人的生死祸福,其实往往系于自己的一念之善恶。

  我若有所悟,我问她是不是因为我救下了小猴子,也算是行善积德了,所以我未来的命运将会有所改变?老尼姑说求人不如求己,拜佛不如修心,拥有一颗纯善的心,才是人最大的幸福,神佛圣人论心不论行。

  老尼姑的话对当时的我来说太过高深了,我只能迷茫的听着,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老尼姑也没和我说太多,也没给我处理伤口,她拿出一本佛书送给我,封皮上赫然三个字《卍卍卍》(这里不便写出,就用这三个字代替了),然后就飘然而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在那烛光笼罩的石屋中。

  当时我有一种身在梦境的感觉,感觉这一天过的好像只是一瞬间,又像是经过了千百年那么漫长。我拿着老尼姑送给我的佛书休息了一会儿,便起身下山去了,自杀的念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下山的路上,我惊奇的发现,被猴子们抓出的伤口竟然奇迹般的愈合了,衣服上破洞还在,头发上血迹凝结,可是伤口就是没有了,头上的也好腿上的也好都消失不见了,无论我怎么摸,那里都不痛,仿佛根本不曾受过伤。

  那一刻,我生平第一次心怀敬畏仰望着天空,我想神佛也许是真实存在的吧?

  下山后我直接回了家,从此开始亲近佛法。

  时至今日,我仍然不知道那个救我的老者姓甚名谁,也不知道那个老尼姑是何许人也,但却因为这个机缘,我走进了佛法。

  如今三年过去了,我的乙肝不医自愈,而且再也没有生过大病。上个星期,我度过了自己的二十五岁生日,我没有死,我很庆幸。

  但我更庆幸没有自杀,我还常常想起那只小猴子,想起它母亲那温情脉脉的眼神,那慷慨赴死的果决,如果不是它们上演这生死离别的感人一幕,也许我不会有机缘走进佛法,更不会健康的活到今天。

  如果今生今世我修行有成,将来一定要善报于它们。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