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留言
正信网-居士文章-

阿弥陀佛及普贤文殊菩萨的分身游戏人间吗?度化众生的趣闻集锦

  阿弥陀佛、普贤文殊菩萨的化身游戏人间度化众生的趣闻(1)

  同辅释迦牟尼佛於婆婆世界,教化眾生,為释尊的得力助手。文殊菩萨驾狮子侍佛左方,普贤菩萨乘白象侍佛右方,显示佛的理智合一,行证相应,般若与三昧相即。华严海会,由释尊的清净法身毗卢遮那佛,及文殊普贤,一佛二菩萨,共称华严三圣。

  据说中国四大名山之一的峨眉山,是普贤菩萨示现教化眾生的道场。峨眉山在中国四川省,峨眉县之西南,与嶍山相对,宛如两眉,因名峨眉山。其山脉自岷山分出,蜿蜒南来,至县境突起三峰,故有大峨、中峨、小峨之称。华严经言:善财童子,站於妙高峰山上,遥见此山光明遍照,故此山又名光明山。山之最高处名金顶,建有金顶寺,威镇全山,因山顶常放光明,又名光明寺。据说:每至午夜,在金顶上看群山,有千百万点晶莹闪耀的光亮,从群山升起,象徵一盏盏的明灯,忽上忽下,人称之為「万盏明灯朝普贤」,是峨眉胜境之一。

  普贤菩萨,行愿无穷,分身尘剎,随缘教化眾生。据史书记载:中国佛教古德拾得大士,是普贤菩萨的化身。天台山国清寺的丰干禪师,一日行经赤城道旁,闻草丛中有儿童啼哭,趋前视察,见一小孩约十来岁,询其姓名,答:「我无家、无姓、亦无名。」丰干禪师愍其无依,带回国清寺,交库房当茶童。因是拾来,名之拾得。

  由於拾得聪明伶俐,三年后昇任斋堂香灯,及执掌出食等杂事。一日,四顾无人,竟登座与所供奉的圣像对坐而食,还呵斥圣像小果,焦芽败种。事被知库灵熠禪师看见,责其对圣像不恭,可能头脑有毛病,罢其香灯职,派往厨房洗碗碟,常将多餘饭菜,盛於竹筒,赠其挚友寒山子。

  有一次寺中饭食花果被鸟琢食,拾得竟执杖打寺中供养的山神像,责其守护伽蓝不力,有失职责,枉受沙门供养。当晚寺僧,皆梦见山神说:「拾得打我,骂我。」灵熠禪师至山神像前视察,果见山神像有杖打痕跡,始知拾得来歷不凡。

  拾得与寒山子时相往来,还常对人说佛法。但人不信,反而讥誚怒骂,甚至打之。寒山对拾得曰:「世间人秽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我该如何对他?」拾得答曰:「那只有忍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后拾得掌牧牛之职,一日,正值寺中半月布萨,律师正為僧眾在堂中说戒。拾得驱牛群到法堂前倚门而立,并抚掌笑曰:「悠悠哉,聚得作相,这个如何?」说戒和尚怪其不敬,怒斥曰:「下人疯狂,破我说戒。」拾得见其瞋心起,即说偈曰:「无瞋即是戒,心净即出家;我性与汝合,一切法无差。」戒和尚见拾得嘻皮笑脸,气得下堂来打拾得,要他驱牛出去。

  拾得曰:「我不赶牛了,这群牛,皆大德前生的知事僧,牠们都有法号,不信,且看我叫牠们出来。」随即对牛群说:「前生律师弘靖站出来。」即有一白牛作声而过,又曰:「前生典座光超出来,」又有一黑牛应声而出。拾得又叫:「直岁靖本出来,」又有一牯牛应声出来,最后,拾得牵一牛说曰:「前生不持戒,人面而畜心,汝合招此咎,怨恨於何人,佛力虽广大,汝却辜佛恩。」

  自此,僧眾始知拾得,并非凡间俗子,不再以疯子看待。后因阿弥陀佛化身的丰干禪师,对丘太守说:寒山拾得,是文殊普贤的化身,圣跡显露,与寒山子同离国清寺,后不知所终。

  文殊、普贤两位大士,一為诸佛母,一為诸佛长子,公孙二人,常在十方诸佛前,共作佛事,游戏人间,常在一起。淳熙年间,文殊菩萨应身為兜率寺戒闍黎时,普贤菩萨亦同时化身為周氏女,排行第七,人皆称她周七娘。生时便有种种神异,长大后不肯嫁人,每天行乞於市,晚常宿於普济桥下,常与戒闍黎在一起,妙行莫测。时人不解,笑為疯婆。后有圣者歌曰:「戒师文殊,周婆普贤,随肩搭背,万世流传。」后人始知是菩萨应世。

  

  阿弥陀佛及普贤文殊菩萨的化身游戏人间度化众生的趣闻(2)

  闾丘胤太守准备前往台州上任刺史的前两天,在长安的家中,突然头部疼痛起来。那种痛法,仿佛千万根钉子同时刺进他的头里;也仿佛千百条绳子勒住他的头,将他往不同的方向拉,痛得他呼天抢地,躺在床上打滚,甚至呕吐起来。看到这种状况,家里人赶紧去请最高明的医生,为他把脉、针灸、拔罐……

  使尽各种方法,丝毫不能减轻他的痛苦。正当他躺在床上打滚,家人在一旁焦急,束手无策时,有个僧人却不请自来了。僧人开口第一句话就说:“我可以医治头痛!”这句话,让闾家上上下下都如获大释,对僧人寄予最大的希望,马上将僧人请进闾丘胤的房间。僧人没有把脉,也不必看气色,只简单的说了一句话:“给我一杯水!”只见,他对着那杯水,喃喃的念了几句,然后,含了一大口,对准闾丘胤,喷得他满头满脸,甚至把衣领都喷湿了。立刻,闾丘胤的头痛消失得无影无踪。

  闾丘胤甩甩头、转转脖子,又挥动手臂、跳跳脚。真的!刚刚折磨他的头痛已经不见了,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闾丘胤觉得从来没有这般快活过,赶紧跪在地,磕头如捣蒜:“谢谢大师相救,请教大师法号? 驻锡哪个寺院?”僧人自称为丰干禅师,来自天台山国清寺。末了,他还加了一句:“我知道你即将派任台州,特来提醒你。台州地属海岛,瘴气很重,得好好爱护身体。”

  闾丘胤赶紧再磕头:“谢谢禅师提醒,弟子一定听从您的话。不知禅师是否也要回国清寺? 弟子可以就近请益,否则,若是弟子头痛再犯,不知该找谁医治!”丰干禅师回答:“国清寺还有两位大士,一个叫寒山,另一位是拾得,你可以去礼拜他们。”但是丰干禅师也提醒他:“记得,不要以貌取人。文殊、普贤两位菩萨应化在世间,为了不引起人家的注意,穿着打扮像个贫穷人家,行径更像个疯子。所以,你要是执着外表,那就很可惜了!”说完这些,丰干禅师又大声念道:“见之不识,识之不见,若欲见之,不得取相。”说完,就飘然离去了。

  因此闾丘胤一到台州,立刻就四处寻找国清寺,当他们找到了国清寺,见到了住持道翘法师。道翘法师开口:“请问施主尊姓大名,到国清寺有何指教? ”闾太守回答:“我是台州(今浙江)新任刺史闾丘胤,想到贵寺寻人!”台州刺史!这可是皇帝诏令直派的官儿,位置不小呢!可是听到这样的自我介绍,道翘法师眉毛抬都不抬一下,继续问:“不知太守要寻的什么人? ”闾太守拱拱手:“请问贵寺可有一位丰干禅师? ”这会儿,道翘法师的眉毛抽动了一下。

  “寺里是有一位丰干禅师,但是此刻云游四方去了。”闾太守连忙再拱拱手,紧追着问:“那么,寒山、拾得在吗? ”现在,道翘法师张大了嘴,眼睛睁得老大老大,失去原有的稳重,结结巴巴的问:“请……问太守,找……这三位做什么? ”

  是啊! 难怪道翘法师露出这般吃惊的模样,任谁听了,也会失态的,因为丰干、寒山和拾得三位,在国清寺是出了名的疯僧,为什么朝庭命官,微服出巡,指定要找这三位呢? 是这三位在外面闯了什么祸事?

  没想到,闾太守一听道翘法师的回答,眉间的烦忧一扫而光,满面欣喜地说:“老法师的意思,这三位菩萨真的在这儿? ”三位菩萨? 这句话可又把道翘法师搞得一头雾水了。

  虽然佛经上说,现在的众生未来都会成佛,所以对于众生,佛门习惯以菩萨来称呼,可是对这三位尊称菩萨,似乎有点儿教人不太习惯。因为这三位当中,如果要说道行,大概只有丰干还有那么一点儿,因为他没事就骑着老虎跑来跑去。这世间,敢骑老虎的毕竟没几个,若没有道行,老虎也不愿让他骑。虽然,他停留在国清寺时,会为僧众舂米,但是大部分的时间,他都是骑着老虎在山里荡来荡去,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

  至于拾得,来历就更稀奇了。他是丰干在乡间小路捡到的。丰干骑着老虎把他带到国清寺时,这小娃儿骑在虎背上,和老虎玩得正高兴呢。丰干把小娃儿交给道翘法师时说:“不晓得是哪家人丢的,留在这儿。若有人来认,就让他领回去。”道翘法师问:“叫什么名字,知道吗? ”丰干回答:“是我在路上拾得的,就叫他拾得吧!”所以“拾得”这名字,就被叫住了。而他只不过是个小沙弥,怎能够被称为菩萨呢?

  而这之中,教国清寺僧众最不能忍受的,大概就属寒山了。首先是他的打扮:一头长发、一顶桦树皮做的帽子、一身破长衫、一双大木屐,一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模样,让衣着整洁的僧众,看得很不习惯。然后,是他的行为!常常看他不知从哪儿冒出来,或是站在寺院的长廊对空叫骂,或者指着来往的僧众喃喃低语,要不就是拿着笔,到处乱写似诗似偈的句子,惹得大家很不耐烦,最后被轰了出去。

  虽然,国清寺的僧众很不欢迎寒山,可是拾得却和寒山很投缘,有时,他们会躲在厨房里,叽叽咕咕地说些大家听不懂的话、哈哈大笑,要不就是手牵着手,满山遍野长啸呼号,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

  拾得刚到寺院里来的时候,因为年纪小,典座派他管理食堂的香灯。有一天,他竟捧着他的钵,跑上大殿,坐在佛像的对面,大吃大嚼起来!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也无人能管得了他,只好将他换个职位,到一个人人都看不见的偏僻角落去工作,那就是厨房。拾得虽然被派到厨房去,可是那并不就表示他会乖乖地待在厨房。厨房外的事,只要看不过去,他也管!

  有一天晚上,寺院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做了同一个梦!大家都梦见伽蓝菩萨,哭哭啼啼地从门外走进来,嘴里一劲儿地说:“拾得打我!拾得打我!”第二天一早,大家不约而同地跑到伽蓝菩萨塑像旁一看,果真看到:原来威猛庄严的塑像,肩部、胸部和脚部的地方,已经被打坏了。后来住持师父请拾得过来问话!

  拾得还理直气壮说:“这叫什么护法菩萨嘛!连僧众食物都保护不了,哪有本领保护寺院呢? 该打!该打!”咦!这几句“该打”,倒是说得挺中听的,听得在场的每一个人嘴角都扬起微笑,住持师父没说什么,只是摇摇头,挥挥手,叫拾得自己回厨房去。

  每个月,国清寺中有两次布萨,就是受过戒的比丘要到戒堂听戒。有一次,当大家又齐聚在戒堂时,拾得刚好赶牛经过堂前。他突然停下来,倚着堂前的柱子,眯着眼睛,对每个人微笑。喝!比丘们说戒,没受过戒的小沙弥跑到戒堂已经不许可了,还敢对着大家笑。德律法师看到拾得出现在门口,连忙走过去,轻声地要他赶快离开。然而拾得却只是倚着柱子继续发笑:“你们聚在这儿,谈论大事,事情解决了吗? ”听到他这么没礼貌的言辞,众人都大起反(原文有“应”)感,心中升起一把无明火,脸色变得很难看。拾得看到众人脸色变了,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但不离开,反而又对德律说:“别生气!别生气!无嗔即是戒,心净即出家,我性与你合,一切法无差!”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可是当时贡高我慢和无明火盘据众人心里,使人听不进他说的话。

  德律与拾得这两个人就这样,一个生气、一个发笑地僵持在戒堂门口。其他僧众见两人僵持不下,纷纷走出来看个究竟。没想到拾得一看到其他人走出来,竞拍起手来,大笑着说:“原来,你们躲在这里谈天说地,就可以不用做事了。以后,我也要来这儿,不要去放牛了!”他这么一嚷嚷,说戒的事真的进行不下去了,大家连忙嘘着声制止。虽然这么多人围着他,拾得仍然一动也不动,笑眯眯的指着门外的牛说:“看那群牛,就是一些只吃饭,不做事的人转世来的呀!”啊? 人转牛身? 大家听了这话,心里不知怎么了,都砰砰地乱跳起来;因为,佛家讲因果轮回,大家打从心里相信,可是却还没有亲眼目睹过。现在,拾得说牛的前身是人,会是真的吗? 当拾得说这话时,大家只觉得一个小沙弥懂什么,心里都有些看轻他,因此对他的话半信半疑。

  有人还大声呵止他:“嘿!没证据的话,可不能乱说,造业呀!”有人则噗嗤一声笑出来:“我相信那些以杀牛为业的人,可能转为牛身,一报还一报嘛!至于出家僧众,总该还有些功德,不至于堕为牛身吧!”没想到拾得想都不想地就回答:“这些牛,前生都曾经是本寺的大德或执事呢!”什么? 寺里的大德或担任过执事的人,生前可都是有修为的人,怎么会堕为牛身呢? 这话说得太过分了吧!脸上满是不可思议表情的德律法师,和大家一样心中充满不服。

  几个性急的比丘立刻吼起来:“你怎么证明? 能证明,我们才要相信!”只见拾得还是一副轻松自在的样子,慢慢地说:“以前,寺里有位弘靖律师吧!”“有啊!有啊!前几年才入灭的。”大伙儿七嘴八舌的回答。“那么……喔!就是那头……”拾得手举了起来:“现在最靠近戒堂的那头白牛,就是弘靖律师。”大家随着拾得的手望过去,果真有一只站在最前面的白牛,眼睛直望着戒堂的寺众瞧。

  此时,拾得又出声喊起来:“弘靖律师,请到戒堂前面来!”只见那头白牛,低着头,摇摇尾巴,慢慢往戒堂走过来,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接着拾得又大声叫了几个名字:“光超和尚、靖本法师、法忠法师,也都到前面,你们的老朋友,想看看你们。”果真又有三头黑牛,低着头,慢吞吞的从牛群中走出来,眨着眼睛站在大家面前。所有的比丘,包括德律法师在内,看到这种状况,都吓得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就当大家瞠目结舌地望着那些牛,不知该怎么办时,拾得又唱出一首偈:“前生不持戒,人面尚畜心,汝今招此咎,怨恨於何人? 佛力虽然大,汝辜於佛恩!”

  道翘法师想着这些事,想得出神,但是闾太守根本没注意到道翘法师的表情,兴致高昂的请求:“可不可以请老法师,带我去见见寒山和拾得两位菩萨? ”他们走到门外,才发现,门外挤了一群僧众,大家全露出好奇的表情。道翘法师不便说什么,只有领头走在前面,后面跟着闾太守,和一大串好奇的僧众,浩浩荡荡的往厨房走去。他们还没有到厨房,远远的,就听到有两人的嘻笑声,从厨房传来。立刻,闾太守一个箭步,越过道翘法师,赶到前头,首先钻进厨房。

  只见,灶下蹲着一个小沙弥,和一个衣衫破旧的人,两人对着灶里跳跃的火光,比手划脚,呵呵地笑着,仿佛火里有什么好看的事物。看到这两位状似疯癫的人,闾太守二话不说,立刻跪倒在地,嘴里大声地呼喊:“下官闾丘胤,顶礼两位大士!”

  火炉前的两个人,看到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反而笑得更大声:“你弄错了!这里没有大士,这里只有大火!”闾太守跪在地上:“您们两位就是,请受弟子顶礼三拜!”两个人互相牵着手,从灶前站起来,笑得东倒西歪:“谁说的?谁说的?”

  闾太守没敢起来,继续跪在地上回答:“弟子在长安时,受丰干禅师的嘱咐,到台州来以后,一定要来礼拜两位大士。”“多嘴的丰干!多嘴的丰干!”寒山和拾得嚷着,同时快步走出厨房,穿过那一帮吃惊的僧众,跑往后山,眨眼间就消失了踪影,只留下他们的话音:“丰干饶舌!丰干饶舌!弥陀不识,礼我何为?”及渐行渐远的笑声……

  闾太守一行人马上跟着寒山和拾得的后面追赶过来。可是寒山和拾得看到他们追着来到这山岩(原文为“严”),立刻大声地呼喊起来:“贼!贼来了!”

  他们边喊,边往后退,直退到寒严山壁边,已经无路可退了,山壁突然裂开一个隙缝。寒山和拾得手牵着手,一起退进石壁中,嘴里依旧一劲儿地喊着:“各自努力嘿!大家各自努力嘿!”等大家冲到石壁前时,石壁已经自动愈合,一点儿也看不出曾经裂开的痕迹。只有寒山和拾得的笑声似乎仍在山间回响……

  突然,道翘法师的一个弟子,嗫嗫嚅嚅地开口:“师父,丰干禅师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文殊、普贤两位菩萨,与寒山、拾得又有什么关系? ”所有的人抬起头,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当众人心中都若有所思的时候,那个小徒弟又不解地问:“寒山、拾得说的那句‘弥陀不识,礼我何为? ’到底又是什么意思呢? ”

  这会儿,所有的人眼光全部落在闾太守的身上。而闾太守的表情更是惊人,他的眼睛瞪得好像要凸出来了,嘴巴也张得老大老大,想说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脑中则飞快想着:“弥陀? 丰干? 丰干? 弥陀? ”这时大家心里头不约而同地狐疑着,难道这小小的国清寺,真的来了三位佛菩萨? 而大家日日相见却不相识,还让他们舂米、煮饭菜,多令人遗憾啊!“快!先带我去看看丰干禅师的房间。”震惊之余的闾太守催促着寺众。

  大伙立刻快步地回到后院,来到丰干舂米、休息的地方。只见简陋的房间里,剩下一些干草,散乱在破木床上,其他什么也没有。但是,最叫人怵目惊心的是,屋前屋后及庭院中,到处可看到老虎的脚印。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