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留言
正信网--

修禅定最捷径:安那般那(入出息念)--数息观

修禅定最捷径:安那般那(入出息念)--数息观

http://tieba.baidu.com/p/3783163110

安那般那法门背景简介

安那为入息,般那为出息,入出息念就是把意念集中在入出息上,达到观心修道的目的。

安那般那是南北传佛教中流传时间最长、最普遍使用的修定法门,即佛在世时的“二甘露门”之一。正如南师怀瑾所言:“念安那般那为一切修定法门之共法...《修行道地经》告诉你,这是了生死的方法,同时也是转变色身,可以祛病延年,最后了生脱死。安般法门就有这样重要...佛叫你先修出入息,再修到明心见性、证阿罗汉、成佛,连带身体也变化了,叫即身成就,这是秘密。所以我上午告诉大家,像我这一生,不敢说世界上这些统统学过了,但几乎差不多学遍了。回过来一看,原来这许多的法门,都是从佛讲的变出来,大家都给这些花样骗住了,【其实就是修出入息】。”

中国佛协副会长净慧长老:“调呼吸,是佛教一切法门的基础...次第禅修什么?最基本的就是修安那般那。”

有人问智者大师:“一切法门都可以为入道的初门,为何您只说安那般那是初门呢?大师答:“不然。今依佛教,如经说,安那般那是三世诸佛入道初门,是故释迦初诣道树,欲习佛法,内思安般,一数二随,乃至还净,具如瑞应经所说。”

大师又云:“三世诸佛入道之初,先以六妙门为本。如释迦初诣道树,即内思安般,一数二随三止四观五还六净,游止三四、出生十二。因此,证一切法门,降魔成道。当知菩萨,善入六妙门,即能具一切佛法,故六妙门即是菩萨摩诃衍。”

提婆菩萨说:“佛说甘露门,名阿那波那。于诸法门中,第一安隐道。”

--摘自《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

前言

原置顶贴是本人主要参考现代某些南传禅法,结合实践经验而汇总出来的。但是,由于种种原因,采用此法练习者不太多①。所以,本人又主要参考了《佛说大安般守意经》、《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坐禅三昧经》与其他大德有关论述,结合现代社会众生根机重新撰文,以使此法门能够广泛流布,利益同道。

在智者大师所著的大、小止观及《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中,大师把安那般那融入“六妙门”中。在信息爆炸、知识传播方便而广泛的现代社会,对于末法时代定根普遍陋劣而慧根较多的众生,六妙门确是再适合不过了② 。

在六妙门的六个步骤中,数息、随息与止息是前三个,属于“入定方便”,即入定所需要的三个方法或步骤;而后三个如观息、还息与净息,则属于“慧方便”③,即开悟所需的三个方法或步骤。        

鉴于末法时代禅定难得的现状,故本贴只详述前三个步骤,即数息、随息与止息,完成这三个步骤即可入定---欲界定或初禅未到地定(近分定)。

这三个步骤,相当于四念处中的“身念处”。什么时候能到“受念处”呢?进入止息,达到初禅未到地定后,或经数日或一年半载,有禅触发生(初禅八触),有了喜乐感,才算到了“受念处”。

安那般那法门详述

数息,指数什么?

根据以上有关经论,数息观中的“息”并非指呼吸本身,而是指“绵绵不绝、若存若亡”的初步“止息”之相,即息相。不过,如果结合实践而言的话,真到了息相,也就用不着数息了,因为这已经到了第三步即“止息”。

那么在实践中,【第一步的数息,是指数什么呢】?这就有必要懂一些关于呼吸的基本常识。

在有关经论中,呼吸之相分为风相、喘相、气相、息相,其实就是呼吸由粗变细过程中的四个阶段。

1、风相:刚开始的时候,呼吸的感觉最粗重明显,你能明显听到呼吸的声音。这就是呼吸的风相,就像刮风一样,能听见声音;

2、喘相:呼吸变细,呼吸没声音,风相消失了。但你感觉体内的(呼吸)气息不通畅,不是畅通无阻。总是某个地方的气息有点堵,气息不能很顺利的通过去。这就是呼吸的喘相--喘气之相,就像你呼吸时,一口气还没吸完,就呼出去了。故《佛说大安般守意经》中说:“气出入不尽为喘”,即是此意。

3、气相:呼吸变的更细,喘相也消失了,体内的气息运行通畅,没一个地方堵着的。但还是有“气相(呼吸之相)”,就是说,虽然呼吸没声音,也畅通无阻了,但“呼吸的感觉”还是很明显。你很清楚自己在呼吸!【此时的气息叫“长息”】。

4、息相:呼吸变的微细,连呼吸的感觉也不明显了,那种感觉隐隐约约,似有似无,【此时的气息叫“微息”】。特别注意了,还能感觉到呼吸,只是呼吸很微细(不明显),但并不是没有。但如果不特别注意,又好像感觉不到呼吸。这就是呼吸的息相:绵绵不绝、若存若亡。实际上是有呼吸,不过很微细而已。

达到了息相,即到了六妙门的第三步--止息。按照《瑜伽师地论》,这只是初步的止息,到了止观的“止”,此时才算有了最初步的定力,即初证奢摩他。慧根很好的,就可以在此定中,开始“(慧)观”了。

为什么说这只是初步的止息呢?因为此时刚刚到“微息”,只是粗重明显的呼吸“止”住了,但还有微息。连微息也真正停止,是在第四禅,所谓舍念清净地,没有念头了所以也就没有任何呼吸了。故此,《佛说大安般守意经》说:“得四禅,微息止也。”

介绍这么多常识,意在说明在实践中,在数息阶段,最好是先放松身心继而调整好呼吸,【最起码使呼吸达到“气相”时,再开始数息】。如果纯粹按照经论要求,非要在呼吸达到“息相”时再数息,那恐怕也就没有必要了,所以我们把理论与实践折中一下④。 

其实,有人看到这段内容后,就大致明白了,无需再看以下内容了。就是说,无论你用什么方法,只要使你的呼吸经过了“风相、喘相、气相、息相”这四个阶段,就完成了本文所说的任务:即达到了第三步---止息。

具体步骤

第一步:数息---觉知入出息

先放松身心继而调整好呼吸,在气息没有声音、通畅无阻后,开始数息。至于用什么方法调整呼吸,就要根据自己喜好了。或经行拜佛、读诵经典,或念佛持咒、观像观想,抑或什么都不想,只是保持觉知。总之,制心一处、守一不移即可。

当然,如果你嫌调息麻烦,想直接开始数息也可以。本来就是要在意念躁乱时数息的,故《佛说大安般守意经》说:“意乱当数息,意定当相随(随息),意断当行止(止息)。”

另外,如果你觉得很难调整好呼吸,就干脆不调整,只要放松身心,自然呼吸即可。在这种自然呼吸状态下,开始数息,比如南传的内观禅就是如此。

最后,还有人觉得数息很难受,不适合自己,那就干脆不数,以觉知气息出入(即觉知出入息)来代替数息。在“十六特胜”法门中,这其实就是以“随息(觉知出入息)”代替数息⑤,在经论中也有说明,以下我会专门提到。

(1)息者“止”也,一呼一吸之间,有个极为短暂的刹那,这个刹那间的停顿,是不呼不吸的,就是“息”。数息,就是要数这个“息”--中间刹那停顿的次数。息者,不呼不吸,充满,宁静,这叫真息,佛家天台宗把道家说的真气叫做真息。

《瑜伽师地论》中说,数息指的是数一呼一吸之间的那个停顿,因此南怀瑾在相关的讲法中,均用此义。

(2)怎么数呢?这个呼吸的刹那停顿分两种,一种是入息即吸入一口气到尽头后,有个刹那的停顿;另一种是出息即呼出一口气到尽头后,有个刹那的停顿。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中说,应该在入息的刹那停顿时数息⑥。但你最好不要在吸入一口气到尽头后,【刻意地停顿一下】,然后用心数息,数个“1”,而最好在自然呼吸状态下数息。如果你非要这样,也不妨如此,因为这说明你心思燥乱,必须得用比较猛烈刻意的方法去对治。但过了散乱后,就不须如此了。

但《达摩多罗禅经》中说,“或从入息数,或从出息数”,在入息或出息的刹那停顿时数息,都可以。《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中也有与《达摩多罗禅经》一样的说法,智者大师说,两种情况下的数息,各有各的好处,要因人而异了⑦。

综合来说,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适合怎样就怎样。而根据我的实践经验,是在入息的刹那停顿时数息的。因为呼出一口气到尽头后,就是“强弩之末”了,气已经不够用了,此时如果再去捕捉那个停顿的刹那而数息,就来不及而且更难受了。

南怀瑾大德说,凡是营养过剩、血压高睡不着觉或杂念多、欲念旺的人,要计出息;身体衰弱、血压太低、脑神经衰弱的人,要计入息。夜里失眠的时候,注意数出气!大家根据自己情况选择吧。

有没有在两个停顿刹那都数息的说法呢?即在入息的刹那停顿时数“1”,在出息的刹那停顿时数“2”。也有此说法。

《坐禅三昧经》就说:“入息至竟数一,出息至竟数二。”但在《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中,却不允许这样数息,智者大师说:因为这样会有息障,喉咙会生病,就像草叶卡在喉咙中,吐不出也咽不下⑧。在南传禅法中,也不支持这样的数法,因为这样的话,心就太忙碌了,反而会导致紧张感。

(3)这样开始数息,要求从一数到十,再循环开始数。以上经论中都说,从一到十是最佳的数字阶段。否则数字太少的话,心未免因空间狭窄而容易烦躁、散乱;数字太多的话,心又会因空间过大、时间太长而容易懈怠、昏沉。如果没数到十,就忘记数到几了,就说明你的心开始散乱了,那么就必须重新数;如果数的超过十了还在数,就说明你的心开始昏沉了,那么也必须重新数!

这样的目的,是要你养成既不散乱也不昏沉的好习惯,因为散乱与昏沉是静坐修定的两个大敌。另外,这样也是培养你把心念住于当下的心力、定力。因为人之所以有无尽的烦恼与痛苦,最大的原因就是不能让心活在当下,而是过度追忆过去或者期盼未来。

(4)需要特别重视的是,初修者往往会因为急于求成的心态,一开始很精进,上来就要静坐几十分钟,结果却令自己失望。有很多人就是这样放弃数息法门的,认为这样的方法未免单调乏味,花样不多,有的可能会换其他方法。但是你要明白一点,简单的你都玩不了,那复杂的你更不行。

所以对于初修者,每次数息的质量比数量、时间更重要。哪怕你每次只限定一分钟时间,只要你能在这一分钟内数好息,就能给你带来信心,然后慢慢延长时间。信心是一步步加强的,不可以一蹴而就!这是一个马拉松比赛,而不是百米冲刺。

初学的人可能会头痛、头晕、呼吸困难。那是因为头脑紧张、求好心切,所以气上头部,无法自然地呼吸了。

以上就是第一个数息阶段。在此阶段,因为你的心刚刚从散乱中收回来,心还不够细。所以,你只要以数字为工具,把意念集中在气息一进一出(那个刹那停顿)上,把这个息数好就算不错了。此时不必注意呼吸的其他特征,比如呼吸的声音是大还是小,有多大或有多小;呼吸是长还是短,有多长或多短;呼吸是热还是冷,有多热或多冷?因为在此阶段,你的心念还太粗,没能力去关注更微细的东西。

简单说,你只要注意【呼吸本身】就行,而不要注意【呼吸的诸多特征】。

(5)数息时的变化:如果你在数息时觉得头部涨痛,你可以采用另一个办法,就是注意腹部的起落,一呼一吸,肚子就一起一落。所以,一呼一吸就是肚子的一起一落。肚子膨胀起来就是入息,肚子降落就是出息。所以,肚子落的时候就数一,再落的时候就数二,再落的时候数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与前面一样。

虽然如此,但也不宜一直采用此法,你要懂得,采用此法只是权宜之计。因为你开始时不习惯数息,或因数息而头疼,才这样的。但是,一旦呼吸恢复平静后,就可放弃此法,依旧使用数息随息等法。

(6)最后,我重点谈谈上文说的【“觉知出入息”】。这是针对有的人不习惯数息,而以“随息”来替代数息。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中说,“知气发自何处,灭于何处”。意思是说,要觉知到气息从哪儿吸入,一口气吸入体内后,到哪儿才算尽头;还要觉知到气息从哪儿呼出,一口气呼出体内后,到哪儿才算尽头。《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与《坐禅三昧经》也都是这样说的⑨,就不再赘述了。

就是说:吸气时,气息是只到喉咙呢,还是到胸腔,或者抵达脐下丹田?呼气时,是只到胸腔呢,还是到喉咙,或者抵达鼻孔外?

这是【觉知入出息】的第一个阶段,下来是觉知入出息的第二个阶段。

第二个阶段就比第一个阶段更细致了,因为经过第一个阶段后,你的心更细了,不但能觉知到“气发自何处,灭于何处”,而且也有能力觉知到【呼吸的诸多特征】了。

在《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中,呼吸的特征有以下几种:

粗细:呼吸的风相(有声)、喘相(不通畅)、气相都是粗,只有息相是细;

    入息时粗,因为气息吸入体内时顺利而急切,不易被觉察到;出息时细,因为气息呼出时阻塞延缓,容易被觉察到。

轻重:入息时轻,因为气息吸入体内时,能使身体感觉变轻;出息时重,因为气息呼出时,身体没有了风气,就会觉得体重。

涩滑:入息时滑,因为气息吸入体内时,风气很滑利;出息时涩,因为气息呼出时,身内的渣滓污垢塞住毛孔,所以觉得涩。

冷暖:入息时冷,因为外面的冷气进入身体,所以觉得冷;出息时暖,因为气息呼出时,携带着体内的热气,所以觉得热。

久近:入息时近,因为气息入时顺利,所以很快进入身体;出息时久,因为气息呼出时,会受到阻滞,较难出尽,所以觉得较慢。

在此阶段,要觉知到呼吸的以上诸多特征,这样,意念就越来越集中在呼吸上,心就会越来越细。

第二步:随息---觉知长短息

经过第一个阶段的数息,气息变得比较细了,没有了声音(没有风相)、也很通畅(没有喘相)。此时,你的意念初步集中在了呼吸上。然后,随着呼吸变的更细,你会偶尔觉得鼻孔好像不再呼吸了。逐渐,你会常常有此感觉,这说明你连呼吸的“气相”也逐渐没有了。此时,你就不必数息,因为你的心更细了,如果数息的话,反而会变得心烦意乱。

另外,如果你可以成功地数完一个单元——从一数到十——在数完之后再重新开始第二个单元、第三个单元…。能够用这样的方法持续地专注呼吸大概十五分钟、二十分钟,乃至半个小时,如果心平静了,妄想也减少了,就可以不用再数息。为什么呢?因为数息只是针对初修者而言的,因为刚开始改变心的攀援习惯时,会很不适应,妄想杂念层出不穷,所以才要以数息对治。

到这时,你会逐渐,鼻孔的呼吸似乎越来越少,你越来越难以感觉到鼻孔在呼吸。此时,就要放弃数息,进入第二个阶段--随息了。

其实,并非鼻孔的呼吸似乎越来越少,而是呼吸变得更细了,而你的觉知力却没能跟上。

所以,在这个阶段,你就需要清楚地觉知到每一次呼吸。哪怕鼻孔的呼吸很细,你也要尽量觉知到。在此阶段,呼吸会越来越长,因为你的意念越来越集中,心越来越细了。

故此,我们把这个阶段称为【“觉知长短息”阶段】,以区别于第一个“觉知入出息”阶段。

长息,意思就是一呼一吸的整个过程所需的时间更长了。到这个阶段,心念已经很专注了,如果再继续数息反而会破坏这个境界,所以你就“随息”好了。

结合某些南传禅法与自己的实践经验,我把随息分为两种情况。

(1)先说简单的。笔者自己是按照某些南传禅法的要求,从数息到随息,都是只在鼻孔“人中”一带的狭小区域觉知呼吸的,并没有把注意力随着呼吸,引进体内。当然,北传禅法中也有类似的情况⑩。

这样有什么好处呢?一是因为意念习惯于旧的地方,也因为此处易于识别,所以专注于鼻头。反之,如果你要想准确判断出其他地方的气息,就不容易了。而且,如果你的意念越是集中在下面而不改变的话,就越容易昏沉。反之,意念集中在鼻头,觉知力就更容易保持清醒。

还有一个好处就更值得一提了:佛法把意念集中的对象叫“所缘境”。对于初修者而言,所缘境面积越大,意念反而更不容易集中;反之,所缘境面积越小,意念反而更容易集中。而修定的目的,就是要使意念集中于某处的,所谓“制心一处”。正因为鼻孔“人中”一带的区域很狭小,所以意念才更容易集中。

笔者之所以只修了半个多月,而且每天最多静坐一个小时(中间还有间断),就得到“欲界定”,乃至在得到欲界定的次日即(以最快的速度)又得到“初禅未到地定”,就是因为一直把意念集中在鼻孔“人中”一带。

另外,采用这种方法,只需要注意【呼吸本身】即可,不必注意呼吸的诸多特征。就是说,你只要能清醒地觉知到鼻孔人中一带的呼吸即可,至于呼吸是长是短,是冷或热,是涩是滑等等,都不必去管。因为“人中”一带的区域本来就很狭小,能一直觉知到这里的呼吸已属不易,如果再注意呼吸的诸多特征,就不但会更难,而且反而还会使人变得心烦意乱。

对此,如果你想了解更详细的情况,就请参考(a)。

当然,如果你采用其他方法,在达到气相或息相后,也可不妨试试这种简单的方法。

(2)再说复杂的。

数息后,身心越来越安定,气息也越来越长。这时你会觉得入息长,出息短。这是因为,既然住心于内,气息随着心念而入,所以,气息入时就会知道气息长。既然心不攀援外境,所以,气息出时就会知道气息短。

这是刚进入“觉知长短息”阶段的体会,但当你在“觉知长短息”阶段,随息练习的时间越久,就会有另一种相反的体会。

这时,身心越安定,反而会觉得(出入的)气息越短,而非像开始时觉得气息越长。

为什么呢?智者大师在《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七中解释说:因为心念已经平静,所以,出息时,从肚脐到胸部就尽了。入息时,从鼻端到咽喉就尽了。

在此阶段,【要觉知到气息的长短,与一呼一吸用时的多少】。另外,根据前文,如果心够细,还可觉知【气息的轻重、涩滑与冷暖】等诸多特征。

如此,再回光返照,就会体会到:对于气息的一切无常,原来都是由于心念生灭变化的缘故,就会体悟到无常之理。

第三步:止息

这个阶段分为两步。

1、觉知“全息”

经过数息、随息阶段后,意念更加集中,气息也更细。这时会常常觉得鼻孔似乎不再呼吸了,就是说,鼻孔呼吸的感觉不明显了。如果你有意地去感觉,就会觉得呼吸是隐隐约约,若有若无。

而体内的气息则越来越畅通无阻,越来越细,细到什么程度呢?比如你会觉得身体某些部位好像不存在、感觉不到了,一般是先会感到上半身好像不存在了,然后是下半身。当然,这只是某些部位,而非整个身体。到此时,一般都会感觉整个身体就像一个皮囊,随着气息的出入,而收缩鼓胀,所以此时的气息被称为“全息”,意思是气息遍布全身。

然后,你会感觉整个身体轻飘飘的,“如云如影”。怎么判断呢?如果你坐在一个比较高的台子上,风一刮过来,你就会觉得身体好像在随风飘荡,因而会害怕掉下去!

除此之外,有的人会觉得身体某些部位有“流动感”,其实是感觉到气血在通过那个部位。比如有的人会觉得头部继而膨胀,继而收缩,有人会觉得动脉在跳动,有人会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而这一切,是平时感觉不到的。

如果你感觉是这样,就说明你已经达到了“欲界定”。此时,则有“持身法”生起,就是说,你的身体会自然挺直。因为气息在体内畅通无阻地运行,身体自然会对此作出反应,否则就有阻滞了。而且,你的杂念也越来越少,有的人会觉得几乎没有什么念头了。其实,只是几乎没有粗重的念头。

到了“欲界定”,定心明净,就可以达到初步的“制心一处”,即便有外缘干扰,你也会把意念集中在气息上了。所以,高僧大德(比如妙境长老、净界法师与黄念祖大德等)说,念佛念到一心不乱,就相当于欲界定了。

吴立民大德《佛法禅定论》中说:在这种状态(欲界定)下,人身的各种内分泌、激素等等的就会自然调整平衡,道家所谓还精补脑,就是在这种状态进行的。

 

2、觉知“微息”

上面说在欲界定中,鼻孔的气息是隐隐约约、若有若无。觉知全息久了,气息就会变得更加微细,这时的身心反应都比欲界定加深了。身体方面,你会觉得身体似乎都不存在了,而非只是局部没感觉。意念方面,会觉得心无杂念,到什么程度呢?比如有人会更加明显地听到心跳声。

为什么说是“更明显”呢?因为在以上的欲界定中,虽然也能听到心跳声,但也能明显听到外界的声音,只不过你已经能够把意念初步集中在气息上,而不受外界声音的干扰了。

但这时“更明显地听到心跳声”的意思是说:你的意念会更加集中在气息上,更明显地听到心跳声,【以致于连外界的声音都比以前弱了】。就是说,这时你再听到外界的声音,就不像以前那么明显了。甚至外界的某些本就比较弱的声音,此时你都听不到了。

这个时候的气息,就叫“微息”。此时,你应该把意念集中在这微息上,从而进入第三步--“止息”。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说:“息细微为道,长为生死,短息动为生死。”---息出入微细(微息)是道;息长则是生死,息短躁动也是生死。所以到了微息,就接近道了。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又说:“数息气微,不复觉出入,如是当守一念,止也。”---数息至于气细微,不再感觉气息出入;如此,应当守护一念,这就是“止”。

因为此时的气息太微细了,一般都会几乎感觉不到气息了,除非你有意地去感觉,才会感觉到。至于气息的那些特征(冷热涩滑等),就更难感觉到了。

怎么修止息呢?

正因为此时的气息太微细,很难感觉到,所以不应该再关注全息(全身的气息),而应该把意念只集中在某个地方的气息上,这样才可以保证你能清醒地觉知到那儿的气息。

那么,应该关注哪些地方的气息呢?

根据智者大师的《童蒙止观》、《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等论著,修止息所应关注的地方有:头顶、头发、鼻子、肚脐与脚底(比如脚心的涌泉穴)。对于脚底,《俱舍论》说也可以注意脚趾头。

大师在《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中说:因为在修禅定时容易昏沉,所以把意念集中在头顶。但不可长久如此,因为那会使人觉得好像风飘一样,好像有了神通。发部是修白骨观的观想之处,此处黑发白肉,把意念集中在头发,或许能发起白骨观,但不可长久如此,否则会使眼睛习惯性地向上看,或出现颜色幻觉,容易使人颠倒。鼻孔是气息的出入之处,把意念集中在鼻孔,会使人明显感觉到气息的出入,此起彼伏无有停住,容易使人觉悟到无常之理,有助于修安般法门,容易发起禅定。肚脐是气息之源,把意念集中在肚脐,能消除各种疾病,或许还能看到体内的三十六种物,发起十六特胜等禅。把意念集中在脚底,气息就会随着意念往下流,会使身体调和,修不净观的还容易发起不净观(b)。

根据大师的解释,我们可以根据具体情况,来变化使用以上修止的方法。比如昏沉时可以关注上面部位,散乱时可以关注下面部位,体弱多病者可多关注肚脐,修白骨观者可多关注头发,修不净观的可多关注脚底。

另外,智者大师说的修止方法中,除了以上所说的“系缘止”外,还有“制心止与体真止”两种。但是,因为本文主要介绍安般出入息法门,就不再另外谈别的了,有兴趣的可以参考大师《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三中有关修止的内容。

第四:初禅未到地定(近分定)

本文最后简单谈谈初禅未到地定。达到第三步的“止息”后,经过一段时间的精进修行,时间或长或短,你就会证入初禅未到地定。

上面详细介绍了欲界定,在此定中,虽然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如云如影”。你会几乎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了,但还有会感觉到,只不过因人而异,每个人感觉到“身体不存在”的部位多少不同而已。笔者因为是经常在公园的长木凳上静坐,加上没有衬垫物,所以臀部部位感觉比较明显,其他部位就是“好像不存在了”。

随着精进修行安般法门,你会不知不觉地在证入初禅未到地定。入此定后,连那个“如云如影”的感觉也没有了,身体的感觉消失殆尽。心无杂念,唯留一明明白白、清明觉知的觉性。此时,第六意识的粗重分别念头不再生起。

此时,修行人不知不觉中就放弃了“修止”,而进入一个奇妙的定境。呼吸、身体、杂念等等,什么都好像没有了,只有一觉性存在:对周围的一切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却没有任何粗重的分别念头。

为什么说是“不知不觉地”证入此定呢?因为此时你的觉知力还不够,还不足以清醒地觉知到自己身心的变化。

因为这些身心变化,是在你出了此定以后,才知道的!而欲界定中的身心感觉,则是在定中,就能觉知到的。

什么叫“唯留一觉性存在”呢?就是说,你对周围的一切清清楚楚,能明显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也能听到周围其他声音、动静。但只是能听到而已,除此以外,再无其他念头。比如,你是坐在哪儿?身处何方?坐的什么东西?这一切念头都没有了。你不会起个念头去想:我是在哪儿呢?坐的什么东西呢?

就这样,修行人到了初禅未到地定,尝到了初步相似解脱的滋味。(笔者当年就是一连好几天,忍不住咧嘴欢笑)。学人然后精进修行,或数日或经年,又在不知不觉中恢复了身体的感觉。你会重新感觉到身体的存在,也知道自己在哪儿静坐了。到此时,一般就会发起禅触,即所谓初禅八触或者十六触---这是进入初禅的征兆。

在发起禅触以前,一般都会逐渐感觉到一股气息或从头部发起,往下蔓延,或从下面发起,往上蔓延。这气息是清新洁爽而明丽细腻,缓缓地渗入体内每个地方,如水入沙。

为什么说是“逐渐感觉到一股气息”呢?可用一句古诗“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来比喻。此气息发起之初,一般是感觉不到的。但没多久,当那种清新舒适的感觉比较明显,令你觉知到的时候,你才明白过来。

如果此气息是从头部发起,你就会突然感觉到意念清醒无比,而且还万分舒适!这是一种你从未有过的体会。不过,经论上说,如果从头部发起,则行者定力容易退失;如果从下面发起(比如脚底),定力则不易退失。

笔者当年首次体会到的,是从头部发起的。因为我是一直把意念集中在鼻孔人中一带的呼吸上的,所以容易从头部发起。

后来发现有关论著中,对此“容不容易退失”只有论断,没有解释。我想,可能是因为:如果是从头部发起,就说明你经常把意念集中于头部或鼻孔呼吸,这样虽然容易入定,但由于所缘境区域过于狭小,有觉无观,定境较浅,故容易退失;反之,如果意念经常集中于下面部位,有觉有观,则定境较深,故不易退失。

像我在第一步数息阶段最后(6)中谈到的“以随息来替代数息”,就是这个意思,智者大师在《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七中就解释说,随息中有觉有观,而数息中有觉无观⑤。

最后补充一点:安般法门数息、随息、止息三步,并非是泾渭分明。学人可根据自己具体情况,于三者交替使用。比如心散乱时可数息,半清醒半昏沉时可随息,昏沉时可以观息(c),心定时可以止息。

①因为笔者是一直把意念集中在鼻孔(人中一带)的入出息上,此处区域狭小,学人难以集中心力,觉得单调乏味,故采用此法练习者可能不太多。

②智者大师《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七:“但教门分一息道立三种禅为化众生。今须略推此教意,多是对三种人根性不同。一者自有众生慧性多而定性少,为说【六妙门】。六妙门中慧性多故,于欲界初禅中即能发无漏,此未必至上地诸禅也。”

③智者大师《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一:“次还从欲界修六妙门。所以者何?此六门中,数随止是入定方便,观还净是慧方便。”

④智者大师《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五:“但数风则散,数喘则结,数气则劳,数息则定。行者应当舍三存息,善取不声不结、绵绵若存若亡之相而用之。”

⑤智者大师《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七:“问:何故以此代数息?答:若是数息,直闇心数,无有观行。修证时,多生爱见慢等诸烦恼病也。爱者,爱着此数息。见者,谓见我能数。慢者,谓我能敌,以此慢他。今以随代数者。随息之时,即觉知此息无常。命依于息,以息为命,一息不还,即便无命。既觉息无常,知身命危脆。知息无常,即不生爱。知息非我,即不生见。悟无常,即不生慢。此则从初方便,已能破诸结使,不同数息。复次,行者一心依息,令心不散,得入禅定,故名亦爱。觉悟无常,故名亦策。与定相应,名亦有漏。观行不著,名亦无漏。复次,若数息时,冥闇心而数,既无照了。后证定时,则心无所见。今随息者,既明心照息。后证定时,则心眼开明,见身三十六物,破爱见慢。此即是特胜,胜于数息也。”

⑥《佛说大安般守意经》:“数息为不守意,念息乃为守意。息从外入,息未尽,息在入意;在尽,识在数也。”---数息的次数,尚不算守意,念系于息乃是守意。息从外吸入,息未终了,息入于意中,在于灭尽识之为数所使。(此句是关键点。息从外吸入,息未终了时,息的意念是在吸入。息终了时,息的意念则是在数。【此句告知我们在何时数这个息:即在吸入终了时】。)

⑦智者大师《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五:“三、明用息不同者。一、师教系心数出息。所以者何?数出息则气不急,身不胀满,身心轻利,易入三昧。有师教数入息。何故尔数入息?一者、易入定,随息内敛故。二、断外境故。三、易见内三十六物故。四、身力轻盛故。五、内实息贪恚故。有如是等胜利非一。应数入息。有师教数入出无在,但取所便,而数无的偏用,随人心安。”

⑧智者大师《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五:“入定无过即用三师所论,皆不许出入一时俱数。何以故?以有息遮,病生在喉中。犹如草叶,吐则不出,咽则不入,此患生故。又师依四时用数,今所未详。”

⑨《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所言十六特胜者。一、知息入。二、知息出。一、观入息至于气灭。二、观出息止至于鼻端......第三明修证者。竖明修十六特胜者。一、知息入。二知息出。息若入时,知从鼻端入至脐。若出时,知从脐出至鼻。如是一心照息,依随不乱。”《坐禅三昧经》:“知息出时,从脐心胸咽至口鼻。息入时,从口鼻咽胸心至脐。如是系心一处,是名为止。”

⑩《佛说大安般守意经》:“问:第三止,何以故正在鼻头?报:用数息、相随、止、观、还、净皆从鼻出入,意习故处,亦为易识,以是故著鼻头也。”---问:第三止,为什么要止在鼻头?答:因为数息、相随、止、观、还、净,都是从鼻子出入,意念习惯于旧的地方,也因为此处易于识别,所以专注于鼻头。”

(a)请参考原文《修禅定最捷径:出入息念(安那般那)--数息观》(原贴http://tieba.baidu.com/p/2832163585)中的“第二步:随息”内容。

(b)《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三:“如头圆法天。足方法地。脐是气海。鼻是风门。发际是修骨。观之所故以为门。令系心顶上者。为心沈惛多睡故。在上安心。若久久。即令人浮风。乍如风病。或似得通欲飞。有此等过。不可恒用。若系心发际。此处发黑肉白。心则易住。或可发本骨观。久则过生。眼好上瞻。或可见于黄赤等色。如华如云。种种相貌令情虑颠倒。若系心鼻柱者。鼻是风门。觉出息入息。念念不住。易悟无常。亦以扶本安般之习心静能发禅定。若系心脐下。脐是气海。亦曰中宫。系心在脐。能除众病。或时内见三十六物。发特胜等禅。若系心地轮。此最在下。气随心下。则四大调和。亦以扶本。修习不净观者。多从下起。因此系心。或能发本。不净观门。”

(c)《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四:“一明治觉观多病者。如经中说,觉观多者,教令数息。今觉观之病,既有三种,息为对治,亦为三意。一、明利心觉观者。行者坐中,明利之心攀缘,念念不住。此应教令数息。何以故?数息之法,系之心在息,息是治乱之良药也。若能从一至十、中间不忘,必得入定,能破乱想。数息之法,于沉审心中记数。沉审之心,能治明利,是以数息能除明利心中觉观病也。二、明治半明半昏觉观者。病相如前说。今对治之法,应教令随息。随息出入,则心常依息。以依息故,息粗心即粗,息细心亦细。细息出入,继心缘之,能破觉观。心静明鉴,知息出入,长短去就,照用分明,能破昏沉。是故说随为治。若但数息者,即有扶昏之过。若但观息,亦有浮乱之失,不名善对治也。三、明治昏沉心中觉观者。觉观起相,如前说。对治之法,应教令观息。息入时,谛观此息从何处来,中间何所经游,入至何处住。口出息亦如是。此法后当广说。如是求其根源,出无分散,入无积聚,不见定想。明心观照,心眼即开,破于沉昏。静心依息,能破散乱。故以观息对治沉昏觉观之病。”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