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随喜放生 善款账号 功德 留言
通灵网-居士文章-(399)[手机浏览] [微信分享]

以论辩的方式领悟经典——感受藏传佛教辩经

11月28日至12月3日,第八届藏传佛教高级学衔考评在位于北京黄寺大街的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进行。在为期6天的时间里,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第八届藏传佛教高级学衔班的11名学员将通过辩经、佛学论文答辩等一系列考试,经过考评委员会和答辩委员会的严格评审,表现优异的学员最终将被授予高级学衔。高级学衔授予仪式将于12月4日举行。

12月2日, 第八届藏传佛教高级学衔辩经考试进入最后一天。笔者在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阳光楼见识了格鲁派和萨迦派的两场辩经。

推开萨迦派辩经考场虚掩的小门,发现这里跟一般考场的静若无声有所不同,呈现的是一派激烈的论辩场面。考场内,5名考评委员端坐于释迦牟尼佛像前,来自西藏、四川、青海、甘肃和云南五省区各寺院的40余名僧人分别在两侧盘腿而坐,一名考试学员坐在中间的蒲团上,一名提问者与学员相对而立,挥舞佛珠,击掌发问。

提问者每次提问时,先退后几步,右手把念珠一甩,套到左臂上,前跨步,右手高高举起,用力一拍左手,一个清脆的拍手声便响在了坐着的学员头上。提问者时而仰天哈哈大笑,时而瞪眼怒目,时而手舞足蹈,时而侧弓步下蹲。不管提问者如何追根究底,紧紧逼问,考试学员必须始终气定神闲,淡定对答。虽然听不懂藏语,但单看提问者咄咄逼人的气势和夸张的肢体语言,就足以令人大开眼界。

辩经,藏语称“村尼作巴”,是藏传佛教中的一种辩论,多在藏传佛教寺庙内空旷场地的树荫处进行。

辩经的起势是拍手。因为在佛教中,文殊菩萨是智慧的象征,拍手寓意着文殊菩萨的智慧就在身边,清脆的拍掌声敲醒人心中的慈悲和智慧。

据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学生处处长叶健介绍,第八届藏传佛教高级学衔辩经考试时间为11月28日至12月2日,参与考试的学员共11名,其中格鲁派5名,萨迦派6名,分别来自西藏、四川、甘肃和云南。考评委员会由13人组成,他们由各地区、各教派具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高僧大德组成。

叶健说,在5天的辩经考试中,每个教派设立一个考场,考试在同一时间内进行。在这5天中,每个考场分别对藏传佛教“五部大论”(包括《释量论》、《中观论》、《现观庄严论》、《戒律论》和《俱舍论》)进行“一天一部论”。

“今天辩论的是《戒律论》中的问题。每场辩经中,提问者都没有预定的问题,而是即兴发问,学员必须马上回答。”今年40多岁的仁增加措是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第八届藏传佛教高级学衔班的班主任,在萨迦派辩经考场担任监考工作。

仁增加措说,在辩经过程中,拍手有两个作用,一是表示我现在向你提问,请你赶快回答并向其致敬;同时表示在气势上要威慑对手。当答者被问倒时,周围观看者会大声嘘喝倒彩,辩者要除下黄帽,直至下次辩倒问方时方能重新佩冠。

“我很喜欢辩经这种形式,可以交流学习心得和对佛经的理解。有时候自己看书不懂的东西,通过辩经就能和同伴撞出火花,常常会有恍然大悟的感觉,而且每次辩经也都会有新的收获。”仁增加措来自西藏的寺院,曾经经历过大大小小的辩经。

笔者又来到了格鲁派的辩经考场,场面同样精彩而热烈。  

回味着这一独特的学衔考试,笔者颇有感悟:在代代相传的过程中,藏传佛教僧人们在学习经典上并不是光靠师父讲经开示或死记硬背,他们最主要的学习方法,是在辩经场上通过辩论彼此印证,互相学习,进而达到对经论的理解和融会贯通,这就是辩经。

作者: 周芳 米广弘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
通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