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放生 护持正法 留言
正信佛教网-乾隆大藏经-大乘般若部

第四百二十九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第四百二十九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第二分福生品第三十一

  尔时,佛告天帝释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说。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不离一切智智心,以无所得而为方便,于此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广为有情宣说流布,或有书写种种庄严,供养恭敬、尊重赞叹,复以种种上妙花鬾、涂散等香、衣服、璎珞、宝幢、幡盖、诸妙、珍奇、伎乐、灯明而为供养,所生福聚无量无边不可思议不可称计。何以故?憍尸迦,以此般若波罗蜜多能办如来、应、正等觉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亦办布施波罗蜜多乃至般若波罗蜜多,亦办内空乃至无性自性空,亦办四念住广说乃至十八佛不共法,亦办五眼、六神通,亦办一切三摩地门、陀罗尼门,亦办成熟有情、严净佛土,亦办一切声闻、独觉及无上乘,亦办如来、应、正等觉所证无上正等菩提。

  “以是故,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不离一切智智心,以无所得而为方便,于此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广为有情宣说流布,或有书写种种庄严,乃至灯明而为供养。以前所造窣堵波福比此福聚,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百千分不及一,乃至邬波尼杀昙分亦不及一。何以故?憍尸迦,若此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典人中流布,即此世间佛宝、法宝、苾刍僧宝终不隐没;若此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典人中住者,世间常有十善业道,若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若布施波罗蜜多乃至般若波罗蜜多,若内空乃至无性自性空,若四念住广说乃至十八佛不共法,若一切三摩地门、陀罗尼门,若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若刹帝利大族、婆罗门大族、长者大族、居士大族,若四大王众天乃至非想非非想处天,若声闻乘、独觉乘、无上乘,若预流、一来、不还、阿罗汉、独觉,若菩萨摩诃萨成熟有情、严净佛土,若诸如来、应、正等觉证得无上正等菩提、转妙***度无量众,如是胜事终不隐没。”

  第二分功德品第三十二

  尔时,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四大王众天乃至色究竟天,同声共白天帝释言:“大仙,于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应受、应持、应读、应诵、应精勤修学、应如理思惟、应供养恭敬、尊重赞叹。何以故?大仙,若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供养恭敬、尊重赞叹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令一切恶法损减、善法增益,亦令一切天众增益、诸阿素洛朋党损减,亦令一切佛眼、法眼、僧眼不灭,亦令一切佛种、法种、僧种不断。

  “大仙当知,由三宝种不断绝故,世间便有布施波罗蜜多乃至般若波罗蜜多,亦有内空乃至无性自性空,亦有四念住广说乃至十八佛不共法,亦有一切三摩地门、陀罗尼门,亦有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亦有预流果乃至阿罗汉果,亦有独觉菩提,亦有菩萨摩诃萨行,亦有无上正等菩提。是故,大仙,于此般若波罗蜜多应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供养恭敬、尊重赞叹!”

  尔时,佛告天帝释言:“憍尸迦,汝应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供养恭敬、尊重赞叹。何以故?憍尸迦,若阿素洛及恶朋党起如是念:‘我等当与天帝释军交阵战诤。’尔时,汝等诸天眷属,应各至诚诵念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供养恭敬、尊重赞叹,时阿素洛及诸朋党所起恶心即皆息灭。

  “憍尸迦,若诸天子或诸天女五衰相现,其心惊惶恐堕恶趣。尔时,汝等诸天眷属应住其前,至诚诵念如是般若波罗蜜多。时彼天子或彼天女,闻是般若波罗蜜多善根力故,于此般若波罗蜜多生净信故,五衰相没身意泰然,设有命终还生本处,受天富乐倍胜于前。何以故?憍尸迦,闻信般若波罗蜜多功德威力甚广大故。

  “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或诸天子及诸天女,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一经其耳,善根力故,定当渐次证得无上正等菩提。何以故?憍尸迦,过去、未来、现在诸佛及诸弟子,一切皆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证得无上正等菩提,入无余依般涅槃界。何以故?憍尸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普摄一切菩提分法,若诸佛法、若菩萨法、若独觉法、若声闻法皆具摄故。”

  尔时,天帝释白佛言:“世尊,如是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是一切咒王,最尊最胜、最上最妙,能伏一切,不为一切之所降伏。何以故?世尊,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能除一切恶不善法,能摄一切殊胜善法。”

  尔时,佛告天帝释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说。何以故?憍尸迦,过去、未来、现在诸佛,皆因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大神咒王,证得无上正等菩提,转妙***度无量众。所以者何?依因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大神咒王,世间便有十善业道,若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若布施波罗蜜多乃至般若波罗蜜多,若内空乃至无性自性空,若四念住广说乃至十八佛不共法,若真如、法界、法性、实际、不虚妄性、不变异性、法定、法住、不思议界,若四圣谛,若五眼、六神通,若预流果乃至阿罗汉果,若独觉菩提,若诸菩萨摩诃萨行,若佛无上正等菩提,若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

  “复次,憍尸迦,依因菩萨摩诃萨故,世间便有十善业道广说乃至一切相智。譬如依因满月轮故,诸星宿等皆得增明;如是依因诸菩萨故,十善业道广说乃至一切相智皆得显了。若诸如来、应、正等觉未出世时,唯有菩萨具足种种方便善巧,为诸有情无倒宣说一切世间、出世间法,菩萨所有方便善巧皆从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而得生长。诸菩萨摩诃萨成就方便善巧力故,能行布施波罗蜜多乃至般若波罗蜜多,能行内空乃至无性自性空,能行四念住广说乃至十八佛不共法,不证声闻及独觉地,成熟有情、严净佛土,具足摄取寿量圆满、佛土圆满、眷属圆满、众具圆满、色力圆满,乃至证得一切相智,皆由般若波罗蜜多而得成就。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书写、解说、广令流布,当得成就现在、未来殊胜功德。”

  时,天帝释便白佛言:“是善男子、善女人等云何成就现在、未来殊胜功德?”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书写、解说、广令流布,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现在不为毒药所害、刀兵所伤、火所焚烧、水所漂溺,乃至不为四百四病之所夭殁,除先定业现世应受。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若遭官事怨贼逼迫,至心诵念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至其所终不为彼谴罚加害。何以故?憍尸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威德势力法令尔故。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若有欲至国主、王子、大臣等处,至心诵念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必为王等欢喜问讯供养恭敬、尊重赞叹。何以故?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常于有情发起慈、悲、喜、舍心故。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常得成就如是等类现在功德。

  “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书写、解说、广令流布,是善男子、善女人等随所生处常不远离十善业道,若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若布施波罗蜜多乃至般若波罗蜜多,若内空乃至无性自性空,若四念住广说乃至十八佛不共法,若一切三摩地门、陀罗尼门,若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不堕地狱、傍生、鬼界,除愿往彼成熟有情。随所生处常具诸根肢体无缺,永不生在贫穷、下贱、工师、杂类、屠脍、渔猎、盗贼、狱吏及补羯娑、旃荼罗家、若戍达罗、贸易卑族。随所生处具三十二大丈夫相、八十随好圆满庄严,一切有情见者欢喜,多生有佛严净土中,莲花化生,不造众恶,常不远离菩萨神通,随心所愿游诸佛土,从一佛国至一佛国,亲近供养诸佛世尊,成熟有情、严净佛土,听闻正法如说修行,渐次证得一切智智。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当得成就如是等类未来功德。

  “以是故,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得如是现在、未来殊胜功德,乃至无上正等菩提者,应常不离一切智智心,以无所得为方便,于此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典,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书写、解说、广令流布,复以种种上妙花鬾、涂散等香、衣服、璎珞、宝幢、幡盖、诸妙、珍奇、伎乐、灯明而为供养。”

  第二分外道品第三十三

  时,有众多外道梵志,为求佛过来诣佛所。时,天帝释见已念言:“今此众多外道梵志,来趣法会伺求佛短,将非般若留难事耶?我当诵念从佛所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令彼邪徒退还本所。”念已便诵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于是众多外道梵志,遥伸敬相右绕世尊,从所来门复道而去。

  时,舍利子见已念言:“彼有何缘适来还去?”

  尔时,佛告舍利子言:“彼外道等来求我失,由天帝释诵念般若波罗蜜多令彼还去。舍利子,我不见彼外道梵志有少白法,唯怀恶心为求我过来至我所。舍利子,我都不见一切世间有天、魔、梵、若诸沙门、婆罗门等有情之类,说般若时怀勃恶心来求得便。何以故?舍利子,由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四大王众天乃至色究竟天,若诸声闻、独觉、菩萨、佛,及一切具大威力龙神、药叉、人非人等,皆共守护如是般若波罗蜜多,不令众恶为作留难。何以故?舍利子,是诸天等皆依般若波罗蜜多威力生故。

  “又,舍利子,十方各如殑伽沙界一切如来应正等觉、声闻、独觉、菩萨、诸天、龙神、药叉、人非人等,皆共守护如是般若波罗蜜多,不令众恶为作留难。何以故?舍利子,彼诸佛等皆依般若波罗蜜多威力生故。”

  尔时,恶魔窃作是念:“今者如来、应、正等觉四众围绕,及欲、色界诸天人等皆同集会,宣说般若波罗蜜多,此中定有菩萨摩诃萨得受无上正等菩提记,我当往至破坏其眼。”作是念已化作四军,奋威勇锐来诣佛所。

  时,天帝释见已念言:“将非恶魔化作此事来欲恼佛,并与般若波罗蜜多而作留难?何以故?如是四军严饰殊丽,影坚胜军、释迦王种、栗呫毗种、力士种等所有四军皆不能及,由此定知魔所化作。恶魔长夜伺求佛短,坏诸有情所修胜事,我当诵念从佛所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令彼恶魔退还本所。”念已便诵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于是恶魔复道而去,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力所逼故。

  时,众会中所有四大王众天乃至色究竟天,各各化作种种天花及香鬾等诸妙供具,踊身空中而散佛上,合掌恭敬同白佛言:“愿此般若波罗蜜多在赡部洲人中久住。何以故?世尊,乃至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在赡部洲人中流布,当知此处佛宝、法宝、苾刍僧宝久住不灭。于此三千大千世界乃至十方无量无数无边世界亦复如是,由此菩萨摩诃萨众及殊胜行亦可了知。世尊,随诸方域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以净信心书持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供养恭敬、尊重赞叹,当知是处有妙光明除灭暗冥生诸胜利。”

  尔时,佛告天帝释等诸天众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说:乃至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在赡部洲人中流布,当知此处佛宝、法宝、苾刍僧宝久住不灭。于此三千大千世界,乃至十方无量无数无边世界亦复如是,由此菩萨摩诃萨众及殊胜行亦可了知。随诸方域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以净信心书持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供养恭敬、尊重赞叹,当知是处有妙光明除灭暗冥生诸胜利。”

  时,诸天众复各化作种种天花及香鬾等而散佛上,重白佛言:“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典,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书写解说、广令流布,是善男子、善女人等魔及魔军不能得便,我等天众亦常随逐勤加拥护令无损恼。何以故?世尊,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我等诸天敬事如佛,或如似佛尊重法故。”

  时,天帝释复白佛言:“是善男子、善女人等非少善根能成此事,必于先世无量佛所多集善根、多发正愿、多供养佛、多事善友,乃能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书写、解说、广令流布。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得诸佛一切相智,当求般若波罗蜜多;欲得般若波罗蜜多,当求诸佛一切相智。何以故?诸佛所得一切相智,皆从般若波罗蜜多而得生故;一切般若波罗蜜多,皆从诸佛一切相智而得生故。所以者何?诸佛所得一切相智不异般若波罗蜜多,一切般若波罗蜜多不异诸佛一切相智;诸佛所得一切相智与此般若波罗蜜多,当知无二亦无二处。”

  尔时,佛告天帝释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说。是故般若波罗蜜多功德威神最尊、最胜。”

  第二分天来品第三十四之一

  尔时,具寿庆喜白佛言:“世尊,何缘如来、应、正等觉不广称赞布施等五波罗蜜多乃至十八佛不共法,但广称赞第六般若波罗蜜多?”

  佛告庆喜:“第六般若波罗蜜多能与前五波罗蜜多乃至十八佛不共法为尊为导故,我但广称赞般若波罗蜜多。复次,庆喜,于意云何?若不回向一切相智而修布施乃至十八佛不共法,可名真修布施波罗蜜多乃至十八佛不共法不?”

  庆喜对曰:“不也,世尊。不也,善逝。”

  佛言:“庆喜,要由回向一切相智而修布施乃至十八佛不共法,乃可名为真修布施波罗蜜多乃至十八佛不共法是故般若波罗蜜多能与前五波罗蜜多乃至十八佛不共法为尊为导故,我但广称赞般若波罗蜜多。”

  具寿庆喜复白佛言:“云何回向一切相智而修布施乃至十八佛不共法,方得名为真修布施波罗蜜多乃至十八佛不共法?”

  佛言:“庆喜,以无二为方便、无生为方便、无所得为方便,回向一切相智而修布施乃至十八佛不共法,如是回向一切相智而修布施乃至十八佛不共法,乃得名为真修布施波罗蜜多乃至十八佛不共法。”

  具寿庆喜复白佛言:“以何无二为方便、无生为方便、无所得为方便,回向一切相智而修布施乃至十八佛不共法,乃得名为真修布施波罗蜜多乃至十八佛不共法。”

  佛言:“庆喜,以色、受、想、行、识乃至无上正等菩提无二为方便、无生为方便、无所得为方便,回向一切相智而修布施乃至十八佛不共法,方得名为真修布施波罗蜜多乃至十八佛不共法。”

  具寿庆喜白言:“世尊,云何以色、受、想、行、识乃至无上正等菩提无二为方便、无生为方便、无所得为方便,回向一切相智而修布施乃至十八佛不共法,乃得名为真修布施波罗蜜多乃至十八佛不共法?”

  佛言:“庆喜,色、受、想、行、识色、受、想、行、识性空,乃至无上正等菩提无上正等菩提性空。何以故?以色、受、想、行、识乃至无上正等菩提性空,与布施波罗蜜多乃至十八佛不共法,皆无二无二处故。

  “庆喜当知,由般若波罗蜜多故,能回向一切相智,由回向一切相智故,能令布施波罗蜜多乃至十八佛不共法得至究竟。是故般若波罗蜜多于前五种波罗蜜多乃至十八佛不共法为尊为导故,我但广称赞般若波罗蜜多。

  “庆喜当知,譬如大地以种散中,众缘和合则得生长,应知大地与种生长,为所依止,为能建立。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及所回向一切相智,与前五种波罗蜜多乃至十八佛不共法为所依止,为能建立,令得生长故。此般若波罗蜜多于前五种波罗蜜多乃至十八佛不共法为尊为导故,我但广称赞般若波罗蜜多,非布施等。”

  尔时,天帝释白佛言:“世尊,今者如来、应、正等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一切功德说犹未尽。所以者何?我从世尊所受般若波罗蜜多功德深广无量无边际,诸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广为有情宣说流布,所获功德亦无边际。若有书写如是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典种种严饰,复以无量上妙花鬾、涂散等香、衣服、璎珞、宝幢、幡盖、诸妙、珍奇、伎乐、灯明而为供养,所获功德亦无边际。

  “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典,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书写、解说、广令流布,由此因缘世间便有十善业道,若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若布施波罗蜜多乃至般若波罗蜜多,若内空乃至无性自性空,若四念住广说乃至十八佛不共法,若预流果乃至阿罗汉果,若独觉菩提,若诸菩萨摩诃萨行,若佛无上正等菩提,若诸世间所有胜事,无不出现。”

  尔时,佛告天帝释言:“憍尸迦,我不说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但有如前所说功德。何以故?憍尸迦,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具足无边胜功德故。憍尸迦,我亦不说于此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典,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广为有情宣说流布,及能书写种种严饰,复以无量上妙花鬾、涂散等香、衣服、璎珞、宝幢、幡盖、诸妙、珍奇、伎乐、灯明而为供养,诸善男子、善女人等但有如前所说功德。何以故?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不离一切智智心,以无所得为方便,于此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典,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广为有情宣说流布,或复书写种种严饰,复以无量上妙花鬾乃至灯明而为供养,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成就无量殊胜戒蕴、定蕴、慧蕴、解脱蕴、解脱知见蕴。

  “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当知如佛。何以故?受持过去、未来、现在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无上道故,决定趣向佛菩提故,利益安乐一切有情无穷尽故,超过声闻、独觉地故。憍尸迦,声闻、独觉所有戒蕴、定蕴、慧蕴、解脱蕴、解脱知见蕴,比此善男子、善女人等所有戒蕴、定蕴、慧蕴、解脱蕴、解脱知见蕴,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乃至邬波尼杀昙分亦不及一。何以故?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超过一切声闻、独觉下劣心想,于诸声闻、独觉乘法终不称赞,于一切法无所不知,谓能正知无所有故。

  “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不离一切智智心,以无所得为方便,于此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典,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广为有情宣说流布,或复书写种种严饰,复以无量上妙花鬾乃至灯明而为供养,我说获得现在、未来无量无边功德胜利。”

  时,天帝释即白佛言:“我等诸天常随卫护是善男子、善女人等,不令一切人非人等种种恶缘之所恼害。”

  尔时,佛告天帝释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以应一切智智心,用无所得为方便,于此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典受持、读诵,时有无量百千天子为听法故皆来集会,欢喜踊跃敬受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以应一切智智心,用无所得为方便,宣说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相应之法,时有无量诸天子等皆来集会,以天威力令说法师增益辩才宣畅无尽。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以应一切智智心,用无所得为方便,宣说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时有无量诸天子等,敬重法故皆来集会,以天威力,令说法师辩才无滞,设有障难不能遮断。憍尸迦,诸善男子、善女人等以应一切智智心,用无所得为方便,于此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典,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广为有情宣说流布,或复书写众宝严饰,复以种种上妙花鬾乃至灯明而为供养,于现在世当获无边功德胜利,魔及魔军不能扰恼。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四众中宣说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心无怯怖不为一切论难所伏。何以故?憍尸迦,彼由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所加祐故。又此般若波罗蜜多秘密藏中,具广分别一切法故,所谓善法、非善法、有记法、无记法、有漏法、无漏法、世间法、出世间法、有为法、无为法、声闻法、独觉法、菩萨法、如来法,诸如是等无量百千差别法门皆入此摄。又由如是,诸善男子、善女人等善住内空乃至无性自性空故,都不见有能论难者,亦不见有所论难者,亦不见有所说般若波罗蜜多。以是故,憍尸迦,此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是般若波罗蜜多大威神力所护持故,不为一切异学论难及诸怨敌之所屈伏。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典,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书写、解说、广令流布,是善男子、善女人等心常不惊、不恐、不怖,心不沉没亦不忧悔。何以故?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都不见有可惊、可恐、可怖、沉没、忧悔事故。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辈欲得此等现在无边功德胜利,当于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书写、解说、广令流布、供养恭敬、尊重赞叹无得暂舍。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以应一切智智心,用无所得为方便,于此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典,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书写、解说、广令流布、供养恭敬、尊重赞叹。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恒为父母、师长、亲友、国王、大臣及诸沙门、婆罗门等之所爱敬,亦为十方无边世界一切如来应正等觉、菩萨摩诃萨、独觉、阿罗汉、不还、一来、预流果等之所爱念,复为世间诸天、魔、梵、人及非人、阿素洛等之所爱护。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成就最胜无断辩才,于一切时修行布施乃至般若波罗蜜多,安住内空乃至无性自性空,修行四念住广说乃至十八佛不共法,修行一切三摩地门、陀罗尼门,成熟有情、严净佛土,修行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恒无懈废。是善男子、善女人等,不为一切外道异论及诸怨敌之所降伏,而能降伏外道异论及诸怨敌。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得如是现在、未来无断无尽功德胜利,应于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以应一切智智心,用无所得为方便,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书写、解说、广令流布、供养恭敬、尊重赞叹。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书写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种种庄严置清净处,供养恭敬、尊重赞叹。时,此三千大千世界及余十方无边世界,所有四大王众天乃至广果天已发无上菩提心者恒来是处,观礼、读诵如是般若波罗蜜多,供养恭敬、尊重赞叹,右绕礼拜合掌而去;所有净居天,谓无烦天、无热天、善现天、善见天、色究竟天亦恒来此,观礼、读诵如是般若波罗蜜多,供养恭敬、尊重赞叹,右绕礼拜合掌而去。时,此三千大千世界及余十方无边世界,有大威德诸龙、药叉、健达缚、阿素洛、揭路荼、紧捺洛、莫呼洛伽、人非人等亦恒来此,观礼、读诵如是般若波罗蜜多,供养恭敬、尊重赞叹,右绕礼拜合掌而去。

  “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应作是念:‘今此三千大千世界及余十方无边世界,所有四大王众天乃至色究竟天,并余无量有大威德诸龙、药叉、健达缚、阿素洛、揭路荼、紧捺洛、莫呼洛伽、人非人等常来至此,观礼、读诵我所书写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供养恭敬、尊重赞叹,右绕礼拜合掌而去,此我则为已设法施。’作是念已欢喜踊跃,令所获福倍复增长。

  “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三千大千世界及余十方无边世界,所有四大王众天乃至色究竟天,并余无量有大威德诸龙、药叉、健达缚、阿素洛、揭路荼、紧捺洛、莫呼洛伽、人非人等,常来至此随逐拥护,不为一切人非人等之所恼害,唯除宿世定恶业因现在应熟,或转重业现世轻受。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典大威神力,获如是等现世种种功德胜利,谓诸天等已发无上菩提心者,或依佛法已获殊胜利乐事者,敬重法故恒来至此,随逐拥护增其势力。何以故?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已发无上正等觉心,恒为救拨诸有情故,恒为成熟诸有情故,恒为不舍诸有情故,恒为利乐诸有情故。彼诸天等亦复如是,由此因缘,常来拥护是善男子、善女人等令无恼害。”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