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放生 护持正法 留言
正信佛教网-大藏经-本缘部

撰集百缘经 第八卷

  撰集百缘经 第八卷

  吴月支优婆塞支谦译

  比丘尼品第八

  (七一)宝珠比丘尼生时光照城内缘

  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彼城中。有一长者。名曰善贤。财宝无量。不可称计选择族望。娉以为妇。作诸音乐。以娱乐之。其妇怀妊足满十月。生一女儿。端政殊妙。世所希有。顶上自然有一宝珠。光曜城内。父母欢喜因为立字名曰宝光。年渐长大。体性调顺。好喜惠施。顶上宝珠。有来乞者。即取施与。寻复还生。父母欢喜。将诣佛所。女见佛已心生喜乐。求索入道。佛即告言善来比丘尼。头发自落。法服着身成比丘尼。精勤修习。得阿罗汉果。三明六通。具八解脱。诸天世人所见敬仰。时诸比丘见是事已。前白佛言。今此宝光比丘尼。宿殖何福。生便顶上有此宝珠。值佛世尊。得获道果。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汝等谛听。吾当为汝分别解说。乃往过去九十一劫。波罗奈国。有佛出世。号毗婆尸。化缘周讫。迁神涅盘。有王名曰梵摩达多。收其舍利。起四宝塔。而供养之。时有一人。入此塔中。持一宝珠。系着枨头。发愿而去。缘是功德。九十一劫。不堕恶趣。天上人中。常有宝珠。随共俱生。受天快乐。乃至今者。遭值于我。出家得道。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二)善爱比丘尼生时有自然食缘

  佛在王舍城迦兰陀竹林。时彼城中。有一长者。名曰修伽。财宝无量。不可称计。选择族望。娉以为妇。作倡伎乐。以娱乐之。其妇怀妊。足满十月。生一女儿。寻即能语。家中自然。百味饮食。皆悉备有。时女父母。见其如是。谓是非人毗舍阇鬼。畏不敢近。时彼女子。见其怖畏。合掌向母。而说偈言

  愿母听我语  今当如实说

  实非毗舍阇  今诸余鬼等

  我今实是人  业行相逐随

  善业因缘故  今获如是报

  尔时父母。闻女说偈。喜不自胜。寻前抱取。乳哺养育。因为立字。名曰善爱。时彼女子。见母欢悦。合掌白言。为我请佛及比丘僧。寻即与请。百味饮食皆悉充足。即于佛前。渴仰闻法。佛即为其说四谛法。心开意解。得须陀洹果。年渐长大便白父母。求索入道。父母爱念。不能违逆。将诣佛所。求索出家。佛即告言善来比丘尼。头发自落。法服着身。成比丘尼。精勤修习。得阿罗汉果。三明六通。具八解脱。诸天世人。所见敬仰。尔时世尊。将千二百五十比丘。诣于他邦。到旷野中。食时已至。告善爱比丘尼言。汝今可设饮食供养佛僧。寻取佛钵。掷虚空中。百味饮食。自然盈满。如是次第。取千二百五十比丘钵。饭亦皆满。都令丰足。尔时阿难。见是事已。叹未曾有。前白佛言。今此善爱比丘尼。宿值何福。乃能有是奇特妙事。百味饮食应念即至。又值世尊。出家得道

  尔时佛告阿难。汝今谛听。吾当为汝分别解说。此贤劫中。波罗奈国。有佛出世。号曰迦叶。着衣持钵。将诸比丘。入城乞食。次第到一大长者家。设诸肴膳。欲请宾客。客未至顷。有一婢使。见佛及僧在于门外。乞食立住。不白大家。取其饮食尽持施与佛及众僧。后客来坐。敕彼婢言。办设食来。婢答大家今有佛僧在其门外。乞食立住。我持此食。用布施尽大家闻已。寻用欢喜。即语婢言。我等今者。值是福田。汝能持此饭食施与。快不可言。我今放汝随意所求。婢答大家。若见放者。听在道次。寻即听许。作比丘尼。一万岁中。精勤无替。便取命终。不堕恶趣。天上人中。百味饮食应念即至。佛告诸比丘。欲知彼时婢使比丘尼者。今此善爱比丘尼是。由于彼时精勤持戒。今得值我出家得道。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三)白净比丘尼衣裹身生缘

  佛在迦毗罗卫国尼拘陀树下。时彼城中。有一长者。名曰瞿沙。选择族望。娉以为妇。作诸音乐。以娱乐之。其妇怀妊。足满十月。生一女儿。端政殊妙。有白净衣。裹身而生。因为立字。名曰白净。年渐长大。衣亦随大。鲜白净洁。不烦浣染。众人见之。竞共求索。白父母言。我今不贪世俗荣华。愿乐出家。父母爱念。不能违逆。寻将佛所。求索入道。佛即告言善来比丘尼。头发自落。身上白衣。化为袈裟。成比丘尼。精懃修习。得阿罗汉果。三明六通。具八解脱。诸天世人。所见敬仰。尔时阿难。见是事已。白佛言。世尊。今此白净比丘尼。宿殖何福。生时自然有好净衣。裹身而生。出家未久。得获道迹。尔时世尊。告阿难言。汝今谛听。吾当为汝分别解说。此贤劫中。波罗奈国。有佛出世。号曰迦叶。将诸比丘。游行聚落。教化众生。时有女人。见佛及僧。心怀欢喜。持一张[(畾/且)*毛]。布施佛僧。发愿而去。缘是功德天上人中。常有净衣裹身而生。乃至今者。遭值于我。出家得道。佛告阿难。欲知彼时布施[叠*毛]者。今此白净比丘尼是。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四)须漫比丘尼辩才缘

  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彼城中有一婆罗门。名曰梵摩。多闻辩才明解经论。四韦陀典。无不鉴达。选择高门。娉以为妇。足满十月。产一女儿。端政殊妙。智能辩才。无有及者。闻诸婆罗门共父论议。悉能受持。一言不失。如是展转。所闻甚多。耆旧长宿。皆来谘启。无不通达。闻世有佛。始成正觉。教化众生。谘受法味。寻自庄严。着诸璎珞。往诣佛所。见佛世尊。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光明普曜。如百千日。前礼佛足。却坐一面。佛即为其说四谛法。心开意解。得须陀洹果。求索出家。佛即告言善来比丘尼头发自落。法服着身。成比丘尼精勤修习。得阿罗汉果。尔时阿难。见是事已。白佛言。世尊。今此须漫比丘尼。宿殖何福。虽受女身。多闻第一。又值世尊。出家得道。尔时世尊。告阿难言。汝今善听。吾当为汝分别解说。此贤劫中。波罗奈国。有佛出世。号曰迦叶。化缘周讫。迁神涅盘。于像法中。有一比丘尼。心常喜乐。说法教化。精勤无替。因发誓愿。使我来世释迦牟尼佛法之中明解经论。发是愿已。便取命终。生天人中。聪明智能。无有及者。佛告阿难。欲知彼时说法教化比丘尼者。今得值我出家得道多闻第一者是。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五)舞师女作比丘尼缘

  佛在王舍城迦兰陀竹林。时彼城中。豪富长者。各相率合。设大节会。作诸伎乐。而自娱乐。时有舞师夫妇二人。从南方来。将一美女。字青莲华。端政殊妙。世所希有。聪明智能。难可酬对。妇人所有六十四艺。皆悉备知。善解舞法。回转俯仰。曲得节解。作是唱言。今此城中。颇有能舞如我者不。明解经论。能问答不。时人答曰。有佛世尊。在迦兰陀竹林。善能问答使汝无疑。舞女闻已。寻将诸人。共相随逐。且歌且舞到竹林中。见佛世尊。犹故憍慢放逸戏笑。不敬如来尔时世尊。见其如是。即以神力变此舞女。如百岁老母。发白面皱。牙齿疏缺。俯偻而行。时彼舞女。自观其身形状极老。而作是言。今我此身。以何因缘。卒有如是衰老相现。今者必是佛之威神。使我故尔。即于佛前。深生惭愧。前白佛言。我于今者。在世尊前。憍慢自大。放情纵意。唯愿世尊当见原恕。尔时世尊知此舞女心中调伏。以神通力。变舞女身如前无异。时诸大众。见此舞女。卒老卒壮。无有常定。各生厌离。解悟非常。心开意解。有得须陀洹者。斯陀含者。阿那含者。阿罗汉者。有发辟支佛心者。有发无上菩提心者。时彼舞女。及其父母。即于佛前求索出家。佛即告言善来比丘尼。头发自落。法服着身。成比丘尼。精勤修习。得阿罗汉果。三明六通。具八解脱。诸天世人。所见敬仰。时诸大众。见是事已。前白佛言。乃能化此放逸妖姿不信之人。使令开悟出家得道。尔时世尊。告诸大众。非但今者能化彼耶。过去世时。我亦化彼。时诸大众。闻是语已。复白佛言。不审世尊。过去世时。其事云何。唯愿世尊。敷演解说。尔时世尊告诸大众。汝等谛听。吾当为汝分别解说。乃往过去无量世时。波罗奈国王。有太子。字孙陀利。入山学道。获五神通。见紧耶罗女。端政殊妙。状如诸天。作诸姿态。且歌且舞。鼓动我心。望使染着退失仙道。我于彼时。心遂坚固。无有欲想。语彼女言。一切有为。无有常定。我今观汝。形体臭秽。充满其中。薄皮覆上。不可久保。正尔当有发白面皱俯偻而行。汝今何为憍慢放恣乃至如是。向者歌声。其音以变。何故在此。作诸恣态。于是紧那罗女。闻是语已。寻向仙人。忏悔罪咎。因发愿言。使我来世得断生死。我于汝边得获道果。佛告大众。欲知彼时王子学仙道者。则我身是。彼时紧那罗女。今青莲花比丘尼是。由于彼时发愿力故。今得值我出家得道。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六)伽尸比丘尼生时身披袈裟缘

  佛在波罗奈国鹿野苑中。尔时梵摩达王。其妇怀妊。足满十月。生一女儿。身披袈裟。端政殊妙。世所希有。召诸相师。占相此女。相师观已。问其父王。此女生时。有何瑞相。父王答曰。此女生时。身披袈裟。因为立字。名伽尸孙陀利。年渐长大。衣亦随大。禀性贤善。慈仁孝顺。将诸侍卫。出城游戏。渐次往到鹿野苑中。见佛世尊。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光明普曜。如百千日。心怀喜悦。前礼佛足。却坐一面。佛即为其说四谛法。心开意解。得须陀洹果。归白父王。我于今者。出城观看。到鹿野苑中。见佛世尊。百福相好。庄严其身。威仪庠序。容貌可观。愿王今者。慈哀怜愍。听在道次。于时父王。愍此女故。不能违逆。将诣佛所。求索出家。佛即告言。善来比丘尼。头发自落。法服着身。成比丘尼。精勤修习。得阿罗汉果。三明六通。具八解脱。诸天世人。所见敬仰。时诸比丘。见是事已。前白佛言。今此迦尸孙陀利比丘尼。宿殖何福。生于豪族。有此袈裟着身而生。及获道果。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汝等谛听。吾当为汝分别解说。乃往过去无量世时。波罗奈国。有佛出世。号加那加牟尼将诸比丘。游行教化。时有王女。值行见佛。心怀喜悦。前礼佛足。请佛及僧。唯愿世尊。受我三月四事供养。佛即然可。三月之中。受供养已。复以妙衣。各施一领。缘是功德。天上人中。尊荣豪贵。常有袈裟随身而生。佛告诸比丘。欲知彼时王女者。今孙陀利比丘尼是。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七)额上有真珠鬾比丘尼缘

  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彼城中。有一长者。名曰沸疏。财宝无量。不可称计。选择族望。娉以为妇。作诸伎乐。以娱乐之。其妇怀妊。足满十月。生一女儿。端政殊妙。世所希有。额上自然。有真珠鬾。父母见之。甚怀欣庆。召诸相师。占相此女。相师睹已。问其父母。此女生时。有何瑞相。父母答言。此女生时。额上自然。有真珠鬾。因为立字。名曰真珠鬾。年渐长大。禀性贤善。慈愍孤穷。有来乞者。脱此珠鬾。寻以施之。续复还生。如前无异。时须达长者。闻彼沸疏有此好女。通致信命。求索珠鬾欲为其子娉以为妇。时真珠鬾。闻须达多为儿求索。前白父母。慈哀怜愍。若欲持我与彼儿者。当作要誓必共出家。然后与彼。若不尔者。我不贪着世俗荣华。时女父母。爱念女故。不能违逆。寻即往至。语须达言。具陈女意。时须达多。闻是语已。共相然可。即为纳娶未经几时。俱生厌心。寻共相将。往诣佛所。求索出家。佛即告言善来比丘尼。头发自落。法服着身。成比丘尼。精勤修习。各获道果。三明六通。具八解脱。诸天世人。所见敬仰。时诸比丘。见是事已。前白佛言。今此真珠鬾夫妇。宿殖何福。生时自然。有此珠鬾。着头而生。出家未久获阿罗汉果。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汝等谛听。吾当为汝分别解说。此贤劫中。波罗奈国。有佛出世。号曰迦叶。将诸比丘。鹿野苑中。转正***。度脱众生。时有长者。名阿沙罗。闻佛在彼化度众生。而作是言。我当劝化城中民众。为佛及僧。作般遮于瑟。作是语已。上白国王。乘大白象。行于市肆。处处道头劝化诸人。作般遮于瑟。时有妇女。见其劝化。顶上有珠。寻即解与。夫从外来。见妇头上无有珠鬾。寻即问言。汝此珠鬾。为当与谁。妇答夫曰。今阿沙罗长者。来至此中。劝化诸人。我解此珠。持用施与。夫即劝喜。更取宝珠。持用布施。因发愿言。使我来世莫堕恶趣天上人中。常有珠鬾随我俱生。佛告诸比丘。由于彼时布施珠故。今得值我出家得道。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八)差摩比丘尼生时二王和解缘

  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波斯匿王。及梵摩达王。常共忿诤。各将兵众。象兵马兵车兵步兵。住河两岸。各立檦相。夫人月满。各生男女。端政殊妙。王大欢喜。击鼓唱令。集诸兵众。赏赐财物。等同欢庆。求相和解。共为姻婚。令我二国从今以去更莫相犯。乃至子孙。作是要已。各还本国。时梵摩王子。年始七岁。赍持珍宝种种杂物。送与波斯匿王。求欲纳娶。时女闻已。白父王言。人身难得。我今已得。诸根难具。我今已具。信心难生。我今信生。佛世难值我今得值。唯愿大王。莫置女身在诸难中。令女永离诸善知识。唯愿慈愍。听我出家。王答女言汝在胎时吾以许彼。由汝之故二国和善。不相侵陵。吾今若当不称彼者则负言信。彼必当还与我作雠。诸天嫌我。不加拥护。大臣人民。都不见信。亦违先王宿旧法制。汝叵曾闻。阿阇世王。波瞿利王。如是等比。数十诸王。皆由妄语。堕地狱中。汝今云何。欲令使我同彼诸王。受地狱苦。而作妄语。汝今不宜请辞于我。时波斯匿王。作是语已。即便遣使。语梵摩达王七日之内。速来纳娶。使者奉教。速往到彼。语梵摩王。七日之中。我当成婚。尔时王女。闻王遣使。催唤彼女心怀忧恼。着垢腻衣。舍诸璎珞。毁悴其形。即上高楼。长跪合掌。遥向祇洹。而作是言。如来世尊。慈悲怜愍。一切众生。一念之中。能知三世。我今苦厄。愿垂哀愍。而见救济。尔时世尊。遥知王女精诚求哀。求索救济。恍惚之间。即现女前种种说法。心开意解。得阿那含果。至七日头。梵摩王子。将诸侍从数千万人。赍其珍宝种种服饰。欲来娶妇。至其宫中。欲共妻娶。不觉女身。在虚空中。作十八变。东踊西没。南踊北没。行住坐卧。变化自在。还从空下。时波斯匿王。见女如是。深生惶怖。而语女言。我今愚冥。都不知汝有是神变。而以污秽。尘染于汝。忏悔罪咎。听汝出家。其夫王子。亦生信敬。而作是言。我亦愚痴。无所识别。作如是意。愿亦听我忏悔其罪。听汝出家。尔时王女。闻是语已。寻诣祇洹。见佛世尊。求索出家。佛即听许。作比丘尼。精勤修习。得阿罗汉果。时诸比丘见是事已。白佛言。世尊。今此差摩比丘尼。宿殖何福。生在王家。无有欲想。出家得道。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汝等谛听。吾当为汝分别解说。此贤劫中波罗奈国。有佛出世。号曰迦叶。于其法中。有一妇女。与其夫主。心不相怜。常共忿诤。每于一日。各相劝勉。诣比丘所。受八关斋。因共求愿。使我等辈。在所生处。尊荣豪贵。于斗诤中。常共和解。发是愿已。随寿长短。各取命终。共生王家。佛告诸比丘。欲知彼时夫主公者。今梵摩王是。彼时妇公者。今波斯匿王是。彼时夫主者。今王子是。彼时妇者。今王女是。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九)波斯匿王丑女缘

  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波斯匿王。摩利夫人。生一女儿。面貌极丑。身礼粗涩。犹如蛇皮。头发粗强。犹如马尾。王见此女。无一喜心。便敕内宫。勤加守护。勿令出外使人得见。王自念言此女虽丑形不似人。然是末利夫人所生。而养育之。年渐长大。任当嫁娶。时王忧愁。知当奈何。无余方计。便告一臣。卿可推求。本是豪族种姓家者。今若贫乏。无钱财者。便可将来。臣即受教。遍往求觅。得一贫穷豪族之子。使便唤之。将来诣王。王见此人。共至屏处。密共私语。闻卿豪族今者贫穷。当相供给我有一女。面貌极丑。幸卿不逆。当纳受之。时此贫人。长跪白王。当奉教敕。正使大王以狗见赐。我亦当受不违王教。何况今者。末利夫人。所生之女。今设见赐奉命纳之。王即以女。妻彼贫人。为起舍宅。牢闭门户。令有七重。王嘱女夫。自捉户排若欲出行。而自闭之我女丑恶。勿令外人见其面状。常牢闭户。幽关在内。王出财物。随其所须。供给女壻。使无乏短。王即跪拜。授为大臣。于后时间。多财饶宝。无所乏少。与诸豪族。共为邑会。日月更作。会同之时。夫妇共来。男女杂合。共相娱乐。诸来会者。各将自妇。共来赴会。唯彼大臣。独不将来。众人疑怪。彼人妇者。傥能端政。颜色晖耀。或能极丑。不中显现。是以彼人。不将妇来。今当设计。往观彼妇。即各同心。密共相语。以酒劝之。令醉卧地。解取门钩。使令五人。往至其家。开其门户。欲观其妇。当于尔时。彼女心恼。自责罪咎。我种何罪。为夫所憎。恒见幽闭。处在暗室。不睹日月及与诸人。复自念言。今佛在世。常以慈悲。观诸众生有苦厄者。即往度之。尔时此女。即便至心。遥礼世尊。唯愿哀愍。来到我前。暂见教训。其女精诚。敬心纯笃。佛知其意。即到其家。于其女前。地中踊出绀发相现。其女举头。见佛发相。倍加欢喜。敬心极深。其女头发。自然细软。绀青色相。佛渐现面。女便见之。心怀欢喜。面复端政。恶相粗皮。自然化灭。佛渐现身。金色晃昱。令女见之。女见佛身。益增欢喜。身体端严。犹如天女。佛便为说种种法要。心开意解。得须陀洹果。心怀踊悦。与世无比。时佛还去。尔时五人。开门入内。见其端政。殊妙少双。时彼五人。各相谓言。我怪此人不将妇来。见妇端政。乃至若是。观睹已竟。牢闭门户还系户钩彼人带头本处。会同各罢。其人还家。入其舍内。见妇端政殊特过人。欣然问言。汝是何人。妇答夫言。我是汝妇。夫即问言。汝前极丑。今者何缘端政乃尔。其妇具以上事答夫。缘佛神德。使我今得如是身体。妇复白夫。今我意欲与王相见。汝当为我通其意情。夫受其言即往白王。女郎今者。欲来相见。王答女夫。莫道此事。急当牢闭慎勿令出。女夫答王。何以乃尔。女郎今者。蒙佛威神。便得端政。天女无异。王闻是已。审如是者。速往将来。即庄严车。迎女入宫。王见女身。端政殊特。世无等双。欢喜无量。不能自胜。王即告敕。严驾车乘。共诣佛所。顶礼佛足。却坐一面。长跪白佛言。世尊。不审此女。宿种何福。乃生豪贵富乐之家。复造何业。受丑陋形。皮毛粗强。剧于畜生。唯愿世尊。当见开示。尔时世尊。告大王夫人。汝今善听当为汝说。乃往过去无量世时。有一大国。名波罗奈。有一长者。财宝无量。不可称计。时彼长者。合其家内。常恒供养一辟支佛。身体粗恶。形状丑陋憔悴叵看。时长者家。有一小女。见辟支佛来。恶心轻慢。呵骂毁言。面貌丑陋。身皮粗恶。何其可憎。时辟支佛。数至其家。受其供养。在世经久。欲入涅盘。即便为其。现大神变。踊身虚空。身出水火。东踊西没。南踊北没。于虚空中。行住坐卧。随意变现。令长者家一切睹见。还从空下。至长者家。长者欢喜。不能自胜。其女实时悔过自责。唯愿慈哀。当见开恕。我前恶心。罪舋过厚。幸不在怀。今听忏悔。勿令有罪。佛告大王。欲知尔时彼长者女。毁呰辟支佛故。于后生处。常受丑形。后见神变。向其悔过。故今得端政。超世奇特。无有及者。由是供养辟支佛故。在所生处。常生富家。尊荣豪贵。无所乏少。又值于我。脱其忧苦。尔时波斯匿王。及诸臣民。闻佛说是业报因缘。心开意解。有得须陀洹者。斯陀含者阿那含者。阿罗汉者。有发辟支佛心者。有发无上菩提心者。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八○)盗贼人缘

  佛在毗舍离国重阁讲堂。时彼城中。有一愚人。心常喜乐偷盗为业。以自存活。其土人民。咸皆闻知。又于一时。闻僧坊中有好铜瓨。规欲盗取。即便与诸行人。入于僧坊。欲盗取瓨。竟不获得。闻诸比丘说一四句偈。论说诸天眼眴极迟世人速疾。时彼偷人。闻是语已。忆在心怀。寻即出去。于其彼时。有诸商客。从他邦来。持一上价摩尼宝珠。奉献上王。王得珠已。寻即遣人。系着塔头。时彼偷人。闻王系珠着塔枨头。密在心怀。即便偷取。匿而不出。时王闻已塔枨失珠。生大瞋恚。即募国中。设有见者。密来纠语我当重赏。遂致数时。无敢应募。时王怨祷。无以为计。时有智臣。启白王言。今王境都。丰乐无极。盗者甚少。唯此一人。偷盗为业以用自活举国闻知。今此宝珠。必是彼人。见为偷取。今若系缚。榜笞鞭打。必不肯首。王当设计策谋彼人为当虚实。王问智臣。当设何计。智臣答曰。密遣余人。请唤偷人。各劝酒食。极令使醉。舆着殿上。密使不觉。庄严殿堂。及诸伎女极令殊妙。作众音乐。以娱乐之。偷人于是必当惊觉。敕诸伎女。普各语言。以汝阎浮提中偷塔枨头珠故。今得生此忉利天上。我诸伎女。作唱音乐。共侍卫汝。汝实尔不。时彼偷人。[梦-夕+登]瞢故醉。正欲道实。恐畏不是。正欲不道。复为诸女。逼切使语。时彼偷人。卒自忆念。我昔曾闻沙门所说讲论。诸天眼眴极迟。世人速疾。今者伎女。眴皆速疾。必非是天。寻即低头。而不肯道。于是未久。便得醒悟。官不问罪。脱得不死。时彼智臣。复更白王。当更设计策谋偷人。王复问言。以何策谋。智臣答曰。王可诈亲。唤彼偷人。赐为大臣。一切库藏。密计头数。悉委付之。于其后时王可软语。今者更无如卿所亲。好守库藏。无令失脱。偷人闻已。必怀欢喜。王可徐问。我前所着摩尼宝珠。系塔枨者。卿为知不。其偷人者。必当首实。何以知之。今者为王。所见贵重。一切财宝见为任信。必向王首。时波斯匿王。如臣所道。设计规略。于是偷人。如智臣语。向王首实。此宝珠者。奴实盗取。畏不敢出。王复问言。卿前醉卧。在我殿上。诸女诘问。汝在天上。以何不首。偷臣白言我昔曾入僧坊之中。闻诸比丘讲四句偈云道。诸天眼瞬极迟。世人速疾。寻自忆念。是故知非生在天上。以是不首。于是波斯匿王。还得宝珠。甚怀欢喜。不问偷臣所作罪咎。时彼偷臣。既得脱已。前白王言。愿恕罪咎。听奴出家王告偷臣。汝今尊荣。富贵快乐。极可正尔。今以何故。必欲出家。偷臣白王。由我曾闻沙门所说一四句偈。脱得不死。如是厄难。况复多闻读诵修习。如说修行。必获大利。是故今者。愿欲出家。精勤修习。得阿罗汉果。三明六通。具八解脱。诸天世人。所见敬仰。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