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随喜放生 善款账号 功德 留言
通灵网-佛教人物-汉地出家(1095)[手机浏览] [微信分享]

法尊法师(1902-1980):汉藏文化一肩挑的高僧

法尊法师简介

法尊法师俗姓温,字妙贵。1902年生于河北深县。在五台山显通寺玉皇顶出家,在北京法源寺受具足戒。曾先后入武昌佛学院、北京藏文学院学习,师从太虚大师和大勇法师。后随大勇法师组织的赴藏学法团到西康甘孜,从昌都安东格西专攻藏文。1932年入藏,在拉萨哲蚌寺学习。1936年在重庆代理太虚主持汉藏教理院至解放前夕。1950年在北京主持菩提学会藏文译事。历任中国佛协常务理事、中国佛学院副院长、院长之职。1980年圆寂。通晓藏文,译着甚多,主要有《菩提道次第论》、《密宗道次第论》、《辨了不了义论》、《大毗婆沙论》等。

法尊法师生平

法尊法师(1902年-1980年),俗姓温,名庚公,深州市南周堡村人。

法尊法师在俗时家境困难,仅读三年小学。民国8年(1919年)到保定学徒做皮鞋,又因长时患病而半途告退。翌年春末,因厌世逃往五台山玉皇庙落发出家,法名妙贵,字法尊。

法尊法师自幼聪慧,在玉皇庙只短短一年,便对经论中的名相有了相当理解。民国10年(1921年)秋,北京佛学界邀请著名高僧太虚法师在广济寺讲《法华经》,恰好法尊法师要去北京法源寺受戒,遂与大勇法师一起进京,一边听经,一边等待受戒。受戒后,即去武昌佛学院学习。民国13年夏毕业后,又赴大勇法师在北京举办的藏文学院进修藏文,由此对藏文和西藏佛教有了一定的认识。

民国14年(1925年)秋末,法尊法师一行在大勇法师率领下,由嘉定奔雅安。一路上遍访名师,广学西藏各种经论,并翻译了《菩萨戒品释》等多种佛教典籍。民国22年,法尊法师应太虚法师之邀回内地办理汉藏院。一年后二度进藏求学。前后10年间,法尊法师翻译了大量的西藏佛教典籍,无论汉译藏,还是藏译汉,都达到十分纯熟的程度,从而确立了他在中国佛教界汉僧第一人的地位,被赞为汉藏文化一肩挑的高僧。

民国26年(1937年),法尊法师从西藏返回内地,继续主持汉藏教理院的工作。期间,不仅培养了一批佛界人才,还完成各种藏汉文译着200多部。为将一部250卷的《大毗婆沙论》译为藏文,他整整花去4年心血。1954年达赖喇嘛赴京时,他亲手把这部经典的译文手稿交付达赖带回西藏印行。但达赖1959年叛逃印度后,此手稿下落不明,致使《大毗婆沙论》藏文本一直未能出版,成为法尊法师的终生憾事。

新中国成立后,法尊法师到北京菩提学会主持译事.1953年出任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1956年兼任中国佛学院副院长。期间翻译出版藏文版《论人民民主专政》、《新民主主义论》、《社会发展史》、《革命干部读本》、《藏文辞典》等译着,多次为国家领导人讲解佛学哲理,参加了全国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文件的翻译审核工作,还为大百科全书撰写大量有关佛学的文稿。“文化大革命”初期,法尊法师受到冲击,在下放劳动中脚被砸伤致残。1972年继任中国佛学院院长。

1972年9月,为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应邀来华访问的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曾专程拜访法尊法师,并向其赠送了枣核佛珠、银花树等礼品。

法尊法师出家后,曾于民国14年(1925年)、民国23年和1949年三次回原籍省亲,受到家乡人民的热情欢迎。今南周堡村一带男以“纪”字、女以“念”字起名者,皆为纪念法尊法师回乡之意。

1980年12月15日,是中国佛教协会理事大会在北京召开的日子。会前,两万余名高僧有幸朝拜了法尊法师。但法尊法师却无缘亲临这次佛教盛会,于大会开幕之日圆寂于北京广源寺,世寿79岁,戒腊59龄。其灵骨塔建于五台山广宗寺。为纪念法尊法师对中国佛教事业的贡献,中国佛教协会正在编辑出版《法尊法师全集》和《法尊法师年谱》。

法尊法师弘化四阶段

法尊法师自一九二一年冬于北京法源寺受戒,数十年间高风卓行,大致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

从一九二一年至一九三六年。法师学习西藏佛教前,先已在五台山出家,遇大勇法师,拜为师,听讲经论,后来北京拜谒 太虚法师,又在法源寺受具足戒,受戒后去南京宝华山学戒,最后又到武 昌佛学院学习。从出家至武昌佛学院毕业,经过四年,法师对汉地佛学, 有了一个很好的基础。武昌佛学院毕业后,回到北京参加藏文学院学习。 这是法师学习藏文的开始,当时法师只有二十三岁。一年后,由大勇法师 率领藏文学院全体学生出发入藏,开始了法师入藏九年的生活,先后在打 箭炉、跑马山、甘孜、昌都、拉萨等地,依止大勇法师、慈愿法师、札迦 大师、格陀诸古安东大师、达朴大师、格登墀巴等学习西藏各种经论。法师在《着者入藏的经过》一文中说:“在康藏留学这几年中间,要算我这 一生中,最饶兴趣,最为满意的一幅图画了。”一九三三年,法师接到太虚法师几封信,催促速归办理汉藏教理院事。回汉藏教理院,仅一年有余, 法师为迎请安东大师二次入藏,安东大师已经圆寂,法师悲痛已极。在拉 萨依止降则法王又学习了不少经论。从一九二一年至一九三六年共十五年,法师两次入藏,遍访名师,广学经论,随学随译,为法师成为中国历史上 又一佛经翻译家,奠定了牢固的基础。这一时期的主要译着有:《菩萨戒品释》二册,《菩提道次第广论》二册,《密宗道次第论》一册,《辨了不了义善说藏论》二册,《辨了不了义论释难》二册等。

第二阶段

从一九三七年至一九四九年。法师第二次入藏归来,继续 主持汉藏教理院工作,培养了大量人才。并往来于成渝之间,讲经说法。 这一阶段是法师一生中作大贡献的时期,译着达到一个高潮。法师几部大的译着出自这一时期,如《地道建立》一册,《现观庄严论略释》一册, 《密宗道次第广论》二册,《必刍学处》一册,《供养上师与大印合修》一册,《入中论善显密意疏》三册,译补《菩提道次第略论》一册,《菩提道次第略论止观章》一册,《修菩提心七义论》一册,以及《辨法法性论》,《七十空性论》,《精研经释》,《缘起赞释》等。著名的著作有 《现代西藏》,《我去过的西藏》,《西藏民族政教史》,《藏文读本初稿》等。法师还在《海潮音》等各种杂志上发表了不少译文和论文。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法师精通西藏语文,不仅可以把藏文译成汉文,而且可以把汉文译成藏文。法师用近四年之功,终于将一部二百卷的《大毗婆沙论》译成了藏文。

第三阶段

从一九四九年至一九六六年。解放后,法师参加了北京菩提学会翻译组,为民委翻译文件,如《论人民民主专政》、《新民主主义论》、《社会发展史》等,由汉译藏,显示了法师对西藏语文的精深造诣。 五五年法师为大百科全书撰稿。五六年后,到佛学院任副院长。这一时期法师写有不少论文,在《现代佛学》上发表。然而,十分遗憾的是法师这一时期的不少译着未能出版,有些已经散佚。我们能够知道的有《五次第论》、《七宝论》、《四百论颂》、《入中论略解》、《俱舍论略解》。 这一时期,法师最大功绩是翻译了一部《格西曲扎藏文字典》。

第四阶段

从一九六六年至一九八零年。"文革"期间,法师被打成黑帮,参加体力劳动,把脚砸伤致残。整整十年,法师的翻译工作是一段空 白。一九七八年,法师翻译了《菩提道炬论》。法师在圆寂之前,两年半的时间里,还抱病完成了三部有关因明的译着。这三部是《释量论》、《释量论略解》、《集量论》,填补了汉文佛经因明学方面的缺典。这是法师一生中最后一个翻译高潮。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
通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