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随喜放生 善款账号 功德 留言
通灵网-般若文海-修学指导(278)[手机浏览] [微信分享] newsfy2

楞严说通卷四(刘道开)

楞严说通卷四

巴县居士非眼刘道开纂述

成都沙门离指方 示鑒订

○此下审除细惑。说后二如来藏。因阿难偈云。希更审除微细惑。故向下所谈。乃生妄之深源。成碍之幽本也。后二藏者。谓不空如来藏。与空不空如来藏也。

尔时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大威德世尊。善为众生。敷衍如来第一义谛。世尊常推说法人中我为第一。今闻如来微妙法音。犹如聋人逾百步外聆于蚊蚋。本所不见。何况得闻。佛虽宣明令我除惑。今犹未详斯义究竟无疑惑地。世尊。如阿难辈。虽则开悟。习漏未除。我等会中登无漏者。虽尽诸漏。今闻如来所说法音。尚纾疑悔。世尊。若复世间一切根尘阴处界等。皆如来藏。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诸有为相。次第迁流。终而复始。又如来说。地水火风。本性圆融。周遍法界。湛然常住。世尊。若地性遍。云何容水。水性周遍。火则不生。复云何明水火二性俱遍虚空不相陵灭。世尊。地性障碍。空性虚通。云何二俱周遍法界。而我不知是义攸往。惟愿如来宣流大慈。开我迷云。及诸大众。作是语已。五体投地。钦渴如来无上慈诲。

此满慈因闻四科七大皆是如来藏性故执性难相以兴二问也。满慈位登无学。已断见思。已破我执。已证人空。然无明未破。法执犹存。不达全相是性。不知万法生起之源。未明全性是相。不知七大遍周之故。故乘机发问。然必待满慈者。盖阿难以多闻居首。满慈以说法居先。皆以义虎称雄故也。大威德者。有折服之勇。曰威。有摄受之慈。曰德。上契至理。下契劣机。故曰善为敷衍。谈一谛而三谛具足。且谛谛文文。皆越小乘见解。故号第一义谛也。尔时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在大众中即从(云云)恭敬而白佛言。大威德世尊。如四科七大。藏性遍周。此皆如来自证法门。极难措口。而如来曲狥人情。头头显露。善为众生敷衍第一义谛。然此第一义谛。理极玄微。绝难构副。即世尊推我说法人中最为第一。今闻如来微妙法音。喻如聋人。逾百步外。而聆蚊蚋。抑且本所不见。又谁能闻其声乎。则甚矣。法音之微妙也。所以佛虽宣明此法。令我除惑。然我今犹未详斯义。毕竟不能入于无疑无惑之地。世尊。且阿难辈。虽得开悟。然而根中积生无始虚习。宛然尽在。习漏既存。则我法二执中。俱生细惑。依然未破。且不独阿难。即我等会中。已证无学。已登无漏者。诸漏虽尽。今闻法音。尚纾疑悔。旧修已悔。新闻尚疑。故疑悔交集。未决定矣。我等犹然。况未得无漏者乎。是故我有二疑。愿因如来决之。一者万法生续疑。世尊。如佛所谈。世间一切根尘阴处界等。皆如来藏清净本然者。既曰清净。即不得更容秽染。既曰本然。即不得更有造作。请问清净本然。最初何故忽生山河大地。及根身业果。诸有为相耶。抑清净本然。纵使忽生。亦应忽灭。未后缘何次第迁流终而复始。相续不断耶。二者。五大圆融疑。又如来说地水火风等圆融周遍。湛然常住者。世尊。若地性周遍。应纯是地。土能克水。云何又容有水。若水性周遍。应纯是水。水能克火。火应不生。云何又说水火二性。俱遍虚空而不相凌灭耶。世尊。又如地性则障碍矣。空性则虚通矣。碍则不通。通则不碍。云何二者俱称周遍耶。地水难容。水火难容。地空难容。而如来皆称圆融周遍。其何以说也。虽如来自有实义。而我不知是义所归。惟愿如来。宣流大慈。说出生续之由。圆融之故。庶使迷云顿破。慧日洞明。方到究竟无疑惑地矣。作是语已。及诸大众。五体投地。钦渴如来。无上慈诲焉。

○钟疏云。问。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经文以为妄想所生。不知山河大地未生之前。妄想者何人。莫将宗门套头语答。答云。此忽生之义。略兼见分说。意谓清净本然。人人有清净心。宜人人得清净眼。犹如晴空。了无所有。云何满目都是山河大地诸有为相。所见惟根身器界。如是。则空华圆影。何时而尽。别业同分。何时而除。故紧接云。次第迁流。终而复始。细玩问意。四句一气不断。迁流终始。即下相续之义。满慈所问。不重在始生。而在相续。故下文佛语世界相续。业果相续。乃正答迁。流终始之问。而忽生处。特带言之耳。世人泥忽生二字。为始生之生。不将前后文合看为相续之生。是以不能措口。如僧问沩山。山河大地。从何而生。答云。从妄想生。僧云。请和尚与某甲想出一锭金来看。正此类也。

尔时世尊。告富楼那及诸会中漏尽无学诸阿罗汉。如来今日。普为此会。宣胜义中真胜义性。令汝会中定性声闻。及诸一切未得二空。回向上乘阿罗汉等。皆获一乘寂灭场地真阿练若正修行处。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富楼那等。钦佛法音。默然承听。

此许说也。胜义中真胜义性者。法相宗。说胜义有四。一蕴处界为世间胜义。四谛为道理胜义。二空真如为证得胜义。一真法界为胜义胜义。据佛后文答万法生续。则起于性本二觉。答五大圆融。则归于一心三藏。宛然皆一真法界。故属最后胜义也。漏尽无学。中根也。定性声闻。下根也。未得二空回向上乘者。上根也。二空者。人空。法空。得人空者。知众生无性。得法空者。知诸法无性也。一乘。佛乘也。寂灭场地。即大寂灭海也。阿练若。此云离諠诤。亦云閑静处也。尔时世尊。告富楼那。及诸会中漏尽无学。诸阿罗汉云。如来今日普为此会。宣胜义中真胜义性。令汝会中。自定性声闻之下根。以及未得二空回向上乘之上根。如是等众。皆获一乘。非羊鹿余乘也。寂灭场地。非四谛之灭也。真阿练若。本心閑静。非境静也。正修行处。成佛正因。非旁蹊曲径也。盖定性声闻。无性阐提。不得成佛。如蕉芽败种。今则咸归一乘。究竟涅槃。悉当作佛。方尽大乘至极之谈矣。汝今谛听。当为汝说。于是富楼那等。钦佛法音。默然承听焉。

○此下说不空藏以示生续之由也。对上空藏。彼约心真如门。会妄归真。以显藏心不变之体。此约心生灭门。从真起妄。以显藏心随缘之用。然用应有二。一随染缘。起六凡用。二随净缘。起四圣用。今为开迷成悟。故且单取染用为言。而全用更在下空不空藏中也。

佛言。富楼那。如汝所言。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汝常不闻如来宣说性觉妙明本觉明妙。富楼那言。唯然世尊。我常闻佛宣说斯义。佛言。汝称觉明。为复性明称名为觉。为觉不明称为明觉。富楼那言。若此不明。名为觉者。则无所明。佛言。若无所明。则无明觉。有所非觉。无所非明。无明又非觉湛明性。

此下答忽生山河大地之问也。***置个问端。如向荆棘林中。探出胶盆子相似。使人动转不得。世尊是一切智人。知***抱守因缘。未忘法执。即将旧所说法。作个探竿影草。而诘之曰。富楼那。如汝所言清净(云云)大地。善哉。问也。忆我向来在法会中。所说性觉妙明。本觉明妙。汝常不闻之乎。妙即寂也。明即照也。妙明。则即寂而照。明妙。则即照而寂。寂照互融。无明万法之先。一段真理。本然如此。满慈被世尊一钓便上。答云。我常闻佛宣说斯义。不知鼻孔已在世尊手里。故复双开两关以审之曰。汝既闻此性觉妙明。本觉明妙。如何意会。为是性本自明。单称为觉。即含明意耶。为是觉本不明。须用加明于觉。而双称明觉耶。盖单称为觉。不假妄明。是为真觉。双称明觉。而务假妄明。是为妄觉。双举致问。欲令满慈自决取舍。乃***熟处难忘。依旧浑身落在因缘知见坑中。不觉认明堕所。故曰。若此不用明之而即称为觉。则虚名为觉。而实闇然无所明矣。此盖词中反排无所明之真觉。而意中深取有所明之妄觉也。岂知才立所明。便落生灭因缘知见。即非清净本然之觉性矣。故世尊告之曰。推汝之意。将谓若无所明。则无明觉。殆惟恐其无明觉。而必加明于觉也。而不知一加所明。则觉明二义。皆双失矣。良以体外加明。非体本有。有生有灭。时有时无。由是约起心有所明时。明则非觉。以加明于觉。非觉体之本有故也。约忘心无所明时。觉则非明。以从来未悟觉体之本明故也。此犹所谓有念无念。同归迷闷之意也。既非觉非明。二义俱失。全堕无明。汝岂以无明为汝之觉湛明性哉。而无明又非觉湛明性。盖无明即是不觉。惟浊惟暗。而安有湛明之义。是汝始虽惟恐失乎明觉。而终则至于全失真性。全堕无明矣。

○觉上加明。如人瞪目。欲自见眼。本不期于空华。其奈眼非可见。而徒以带出空华耳。此方在明明德。全堕斯义。

○钟云。性觉妙明。本觉明妙。言性中之觉。妙而明者。以此觉乃本然之觉。其明自妙耳。本字。即首卷元明元字。乃不能有加之意。所谓清净本然也。与性字相承。而不相对。夫明而至于妙矣。又何假复明之乎。旧解即寂而照曰妙明。即照而寂曰明妙。莲师曰。明可云照。妙乃圆融不测之义。不专属寂。谓妙明二字。寂照之意自在则可。谓寂照二字即是妙明。则不可也。

○真妄分界。正在此一所字。有所。则是明非觉。无所。则是觉非明。明觉两字。矫乱不得。然真觉只是无所。不是无明。若并无本明。又非觉湛明性矣。

性觉必明。妄为明觉。觉非所明。因明立所。所既妄立。生汝妄能。无同异中。炽然成异。异彼所异。因异立同。同异发明。因此复立无同无异。

此因无明而生三细也。上既斥为全体无明。由是承上而言。汝于本具真觉。翻成无明者。元无他故。正以本性之觉。必具本有之明。所谓性觉必明也。汝乃无故妄加明于觉上。所谓妄为明觉也。由是遂成根本无明。万妄依之而托始。故知明觉二字。便是生世界众生业果之根柢矣。夫此性觉妙明。清净本然之体。本不属所。以无在而无不在故。亦不属明。以无明而无不明故。故曰觉非所明。今汝在清净性觉中。认此性觉以为必明。即此必明一念。遂将无方所之性觉。转成业识。便落方所。故曰因明立所。既落方所。复转此大智慧光明。而成能见见分。故曰所既妄立。生汝妄能。既有见分。复将无同无异真谛理境。转成相分。遂有种种差别。故曰无同异中。炽然成异。此炽然成异之异。与彼因明立所之所异又异。以立所之异。是约一念。此炽然之异。所谈甚广也。于是有因异而立同。即同亦异。有因同异而复立无同无异。即无同无异亦异。而世界虚空众生。恍惚未定之相。皆影现于此。与彼粗境中三法作胚胎矣。

○无同无异。属众生相。良以虚空为同。此仿佛有形貌差别。不同虚空。故曰无同。器界为异。此仿佛有运动灵觉。不同器界。故曰无异。然必同异发明者。以上异之与同。相形而显。此众生之境。不同上之二境也。问。既即世界虚空众生。与下粗境。何所差别。答。此尚在本识中。结暗忽现。虽现一切境界。但具根身器界种子耳。即如炽然。训火光盛貌。虽表显着。然火光但明于夜。亦表暗中显着。以此境界虽显。尚在本识中。未大显着。故如火光明于暗夜之中也。

○钟云。不知觉本自明。而妄加一明于觉之上。只此明字。便生出许多事来。此中能所先后。说者纷纷。不知妄为明觉。已是妄能矣。上既因能立所。此复因所生能。乃展转相生之意。非先有所。后有能也。无同异以下。皆承生汝妄能来。本性之觉。无同异也。能所既立。则无同异中。炽然成异矣。异彼所异。是因异又立同也。同异互相是非。复立无同无异矣。此中同异。及无同无异。俱指赖耶识中。种种妄明。下文虚空世界众生。乃妄明所现之相。旧注便以虚空世界众生。释此处异同。殊太早了。

如是扰乱。相待生劳。劳久发尘。自相浑浊。由是引起尘劳烦恼。起为世界。静成虚空。虚空为同。世界为异。彼无同异。真有为法。

此因三细而生六粗确答云何忽生之问也。上来如是境界。从无而有。则有无相倾。因异立同。则同异互显。既而复以一异一同之界相。显发非同非异之有情。于是藏识海中。境风乱动。已如空华乱飞。岂不甚扰乱哉。如是扰乱。相为缘对。转生劳虑。谓于前现识所现相为。不了心现。执为外境。创起量数。分别染净。所谓分别事识。起成智相。为第一粗也。劳之既久。相续不断。转生苦乐觉受。自他相续。法执转粗。即相续相。为第二粗也。因劳久而发起染着之相。取着转深。计我我所等。即着取相。为第三粗也。依于妄执分别。假名言相。此等皆是自相浑浊。非由外物浑之浊之。此即计名字相。为第四粗也。由是依于名字。循名取着。造种种业。引起八万四千尘劳烦恼。即起业相。为第五粗也。于是业系苦相为第六粗者。以次而生。由依性觉而动无明。因无明而发心境。缘心境而起尘劳等。业力所使。起成有相处。则山河大地。确然而成定相。静而无相处。则空阔旷蕩。显然而见顽虚。此虚空即前同相。至此而始确定也。此世界即前异相。至此而始成就也。汝问云何忽生山河大地。实由如是而生也。且彼细境中。无同无异之相。至是而显然确定。以成众生业果。真有为法矣。汝问云何忽生诸有为相。实由如是而生也。

○钟云。自相浑浊。即后文从始至终。五叠浑浊也。因世界众生而有业果。故曰由是引起尘劳烦恼。盖至此而晴空之中。别见种种华相矣。然而诘其根元。总是妄明一念所生耳。一念中。纷起者为世界。一念中晦昧者成虚空。虚空为妄明中所现同相。世界为妄明中所现异相。众生业果。诸有为法。即妄明中所现无同无异之相。彼所谓无同无异者。乃真有为法也。岂待众生业果。炽然顿兴之日。而后谓之有为哉。旧以众生为无同无异。文理难通。今作妄想所现之相如影子一般。则虚活。说得去矣。

○佛言业识妄见生于无明。必从性觉妙明本觉明妙说来者。二语即所谓真如。见无明依真如而起。非真如之外有无明也。此种无明。所谓生相无明。八地菩萨得随分觉者。尚不能知。故谓之微细惑。唯佛能以究竟觉。微密观照。乃能洞见而直指之。此之谓见见。谓觉眚也。

○经自无明以至粗境。多用能所上下连持者。令知能所乃生万有之端。行人于真妄分明之后。一念顿绝能所。可以把定万有。坐还清净本然。所谓但离妄缘。即如如佛矣。昔有僧问瑯玡觉和尚云。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觉厉声云。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僧言下大悟。故知一念才生。万法皆备。则知一念无生。万行具足矣。

○贺云。诸家以起信三细六粗。配此段经文。致有纷纷异说。不知此处。前截配三细则可。后截配六粗。则不可。盖起信六粗。就一人生死轮转言之。此处经文。就山河大地。诸法生起相续之因言之。自不能强配也。

○相待生劳劳字。与前瞪以发劳。兼目与劳。二劳字相应。可见虚空世界。众生业果。全是目劳所现之相也。

觉明空昧。相待成摇。故有风轮。执持世界。因空生摇。坚明立碍。彼金宝者。明觉立坚。故有金轮。保持国土。坚觉宝成。摇明风生。风金相摩。故有火光。为变化性。宝明生润。火光上蒸。故有水轮。含十方界。

此下答云何次第迁流终而复始之问也。此先明世界相续之因。良由觉体之上。已起妄明。而妄明必发空沤。顽空之体。全是晦昧。而晦昧与明乖角。明昧相倾。不觉心动。当知世间诸风。全是妄心动蕩所感。故空轮之上。而有风轮。执持世界。器界凝结。皆由无明风力执持。得不散失。此风大显然亲依妄心而起矣。又土与金。皆是坚性。俱属地大。而坚莫过于金。故金是地大精实之体。因空昧而心动。故曰因空生摇。如人为睡所偃。而发迷闷。觉明坚执。而妄成有碍。如偃中坚执求通。而妄觉有物相压。由此即感一切坚碍之相。当知世间金宝。皆是明觉体上。一分坚执所感。如有凝心结想化为石者。亦小验也。以故风轮之上。而有金轮。保持国土。此地大亦显然亲依妄心而起矣。坚执之妄觉立碍感金而宝成。摇动之妄明。动成风相而风出。风金相摩。一坚一动。故有火光。变生为熟。化有成无。虽无含持之轮用。而有变化之功能。而火大因之起矣。以上三大。虽相待转生。而俱带妄觉妄明之心相。此下不带心相。独用金水二大。而水生焉。彼宝上之明。即含津润。如珠光出水是也。火有蒸郁之气。即能成水。如盛热时。万物多被蒸而出水也。以宝明而又映以火光。故有水轮。含润十方世界。此十方界。总是爱水包褁。而水大所由起矣。由妄见动。故感风轮。由执心坚。故感金轮。由研摩燥。故感火轮。由爱心深。故感水轮。故知四大种子。不外发润二种无明也。

○别经言世界安立。土轮下依金轮。而同为地大。金轮下依水轮。水轮依风轮。风轮依虚空。而虚空无所依。今约由心生起。序未全同。又显究竟。仍说虚空依无明。而无明依本觉。以见万法始于真妄和合之心。而离心悉无自体也。

火腾水降。交发立坚。湿为巨海。干为洲潬。以是义故。彼大海中。火光常起。彼洲潬中。江河常注。水势劣火。结为高山。是故山石。击则成焰。融则成水。土势劣水。抽为草木。是故林薮。遇烧成土。因绞成水。交妄发生。递相为种。以是因缘。世界相续。

此因能成四大又生所成四居也。盖器界元为众生所居。今于此四。方显众生住处。故曰四居。彼四大虽均成变化功用。而水火土三大。于四居中。功迹尤显。彼火性炎上。主于腾也。水性润下。主于降也。水火既济。则交发而成器界。如陶器者。功惟赖于水火也。既交发立坚。由是湿为巨海。即甘水海。盐水海。而水族众生之居成焉。干为洲潬。即四部洲。而陆处众生之界成焉。海亦由立坚而成者。以注水之巨坎。全是坚体也。以是水火共生之义。故彼大海本就湿之处。不应有火。以不忘母之气分。故火光常起。洲潬本就燥之处。不应有水。以不忘父之气分。故江河常注。盖水之望火。为我克之妻。故火为二居之母。火之望水。为克我之夫。故水为二居之父。今大海克肖于父。而不忘母之气分。故海中火起。洲潬克肖于母。而不忘父之气分。故洲有江河也。又水能克火。若水性不降而就火。则势必灭火。岂能生物。今则降水之性而就火。水夫劣于火妻。故结成高山。而山居众生之界成焉。是故山石。击则成焰者。是受火之气分也。融则成水者。是受水之气分也。土能克水。若土性不降而就水。则势必灭水。岂能生物。今则降土之性而就水。土劣于水。故抽为草木。而林居众生之界成焉。是故林薮。遇烧成土者。是受土之气分也。因绞成水者。是受水之气分也。由无明种子。交妄发生。初由妄心而生起大种。次由展转而备生四大。后由诸大而成就四居。以是递相为种之因缘。所以世界相续。成住坏空。终而复始。相续不断。凡成一番。便是如此展转生起。所以自忽生之后。永无清净之期矣。

○此中义理。虽似外论中五行相生之意。而实不尽同。若一一附合。有二不便。一者。五行反明。经义反晦。二者。令外教之人。将谓不出己意。良以外教正惟执乎五行能成世界。而实不了其真源。纵高推太极混沌等。而终不识其为吾心之妄觉。全体之无明。今与分明指示。正以异彼教意。而旧解却将觉明。释之为水。以滥彼天一生水之计。仍出无极太极之下。何以令彼袪除旧见而生新悟哉。夫外教多归化机于阴阳。而吾宗直指化本于心性。且又示天地之元。出于吾心之无明。此诚大异外说。而极醒误执也。弘教者。不能挽外宗而令其明内旨。反推内教而滥外宗。失计之甚也。至于内教所用名言。多用四大。而不名五行。后之合变转生。但与五行略相似耳。故今解于前之四法。全準孤山四大为正。而前三大。显然依于心起。于后之四法。别立名言。略取温陵父母气分之说。以助明而已。

○空谷禅师谓周濂溪之学。出于寿涯。盖指太极图也。彼寿涯胡为者。而立此妄计。岂非内教之罪人耶。或空谷亦传闻之说。固不足信耶。

○钟云。巨海洲潬。高山林薮。合成器界。由四大变起。而四大乃觉心之变现。所谓万法唯心也。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
通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