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随喜放生 善款账号 功德 留言
通灵网-佛教旅游-圣地风光(454)[手机浏览] [微信分享]

归隐山林

归隐山林

当人们行走的脚步越来越快,偶尔漫步苏州私家园林,细数浮生千万绪,也算比较文艺的一件事。多座苏州园林,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游人只合江南老。《红楼梦》中所说的“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大概比较符合江南的意象。此地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据说这曾让塞外的北方首领起南征之心。

园林之好南宋时,政治中心南移,加上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依赖于行业分工与商品交换,有别于自给自足乡间生活的江南市镇日渐发展。在居住方面,江南富裕阶层崇栋宇,治园林。园林之好,几乎风靡江南所有市镇。当时有评论说:“凡家累千金”,“必欲营治一园”。

早在明朝,苏州即已“亭馆布列”,逐渐有“城里半园亭”之说。清代时,为了迎接御驾亲临,江南商人重资广延名士创稿,修治园林亭池。文人士大夫也积极参与其中,但是相对于达官富贾园林规模的宏构巨制,文人营造的园林多小巧玲珑,平和之中机锋暗藏。

如果说北京四合院的设计,是早期黄河流域原始聚落居住结构的传承,反映了强烈的封建家族宗法礼教的思想———长幼有序,主次有别;那么苏州园林,则是注重于方寸处展现大自然的真趣。

清代乾嘉文人钱泳,一生饱览各地众多名园,认为“造园如作诗文,必使曲折有法,前后呼应,最忌堆砌,最忌错杂,方称佳构。”一般说来,其园主以及设计者,大多腹有诗书气自华。达则兼济天下,是人生理想。可是,囿于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于是将狷狂之气一并潜藏,躲进小楼成一统,将自己的人生阅历、审美意识,都融入私家园林之中,再借来“山之光、水之声、月之色、花之香”。

江湖之近江湖之近与庙堂之远,尽在在一方园林中。多少事欲说还休,于是选择归隐,就如王菲所唱:“当一切变得乏味,我不介意半途而废”。而归隐的形象,就集中体现为渔夫———“卷却诗书上钓船,身披蓑笠执鱼竿”。沧浪亭、网师园的得名,皆取自渔夫的逍遥形象。前者是“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相传是楚地流传的《沧浪之歌》,为渔夫吟唱开导三闾大夫,“沧浪之歌因屈平”。后者是白发渔樵江渚上———古今多少事,多付笑谈中。

沧浪亭中有观鱼处,网师园中有射鸭廊,可以自在观物明心。此外,遍种修竹,也是园中必不可少,“日光穿竹翠玲珑”。竹心空空,与佛教教义“空”、“无”相契合。竹为君子,从竹林七贤,到苏轼的“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于是“不可一日无此君”。

不过,归隐山林也可能只是一种姿态。遥想当年,袁世凯也曾在河南老家作钓叟状。对此的说法,就是“大隐隐于市”:在掬水月在手的同时,铁马冰河入梦来。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
通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