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留言
正信网-佛教文化-诗词对联

太虚大师诗集

日月回互照,虚空映还掩,

有时风浪浪,有时云黯黯。

万象恣妍丑,当处绝尘埃。

虽有春秋笔,亦难施褒贬。

余霞散成绮,虚空忽煊染,

恰恰红尘漠,恰恰青天湛。

悠然出岫云,无心自舒卷。

泰山未尝增,秋毫未尝减

(自传六)

天涯聚首两欢然,鱼水相亲夙有缘。

手足情同交莫逆,安危誓共义周全!

盟心志在真心印,助道功成觉道圆。

并建法幢于处处,迷津广作度人船。

会入一乘皆佛法,才皈三宝即天人。

当为末劫如来使,刹刹尘尘遍现身。

三千世界真经典,剖出微尘也大奇!

珍重斫轮运斤手,总令机教得相宜!

一自成仙来,名山鹤有台。

白云迎客掩,丹桂傍岩开。

铸此灵奇境,应穷造化才。

一亭清寂寂,煮茗共倾怀。

书剑聚成千古恨,英雄都化两间尘。

从今删却闲愁恨,卧看荒荒大陆沦。

孤吟断送春三月,万事都归梦一场!

护取壁间双宝剑,休教黑夜露光芒!

相随学道白云层,棒喝当头领受曾。

从此更无师我者,小窗垂泣涕如绳!

万树梅花竟埋骨,一轮明月孰传心?

遗诗自足流千古,翠冷香寒忆苦吟。

芙蓉宝剑莆萄酒,都是迷离旧梦痕!

大陆龙蛇莽飞动,故山猿鹤积清怨。

三年化碧书生血,千里成虹侠士魂。

一到梅岑浑不忆,炉香经梵自晨昏。

《禅关漫兴》

海岛幽栖似坐船,管宁传说隐楼颠。

心斋恰是涵虚白,门闭原非草太玄。

缕缕炉香经案静,重重灯影佛台圆。

易驱惜命偷油鼠,难护轻生赴火狷。

半壁图书连坑(韭),满壶冰雪耐熬煎。

惯闻喜鹊墙头叫,默透驯蛇瓦眼穿。

送到寺钟催早起,竭来吟伴扰迟眠。

诗思偶逐秋声壮,疟势曾因暑病添。

却忆狂风惊拔木,每临清沼念池莲。

雨看千嶂烟岚积,晴放一房光气鲜。

老树窗前青未了,乱山檐下紫堪怜。

朝霞灿灿生寒浦,暮色苍苍接远天。

被絮新装任冬尽,瓶梅斜插欲春研。

禅超物外空余子,锁断人间更几年!

月影夜窥花不动,潮音日说偈无边。

文殊漫把圆通选,此意难教口耳传!

人在永嘉天目间,点红尘亦不相关。

三年牧得牛纯白,清笛一声芳草闲。

一扇板门蚌开门,六面玻窗龟藏曳,

棺材里歌薤露篇,死时二十有八岁。

出关刚值立春日,却为立春方出关。

山后山前霎时遍,春风浩荡白云间。

锡山清梦倦寒香,又说男儿志四方。

迦叶当年破颜笑,菩提何处歇心狂!

且携诗钵贮沧海,待咏梅花傲雪霜,

祗恐此行难代得,胸无万卷玉琳琅。

昔年精舍建祗洹,我亦宜南学弄丸。

十载未能谋半面,一书曾忆剖双肝。

天荒集里同留句,世乱声中忽盖棺,

不信奇人竟庸死,欲歌薤露意先寒。

飞梦汉江尘,一谈微远因。

影中同现影,身外独呈身。

了了心无住,澄澄意更伸。

随流得其性,本往海之滨。

此生不分脱娑婆,正要胜烦治共和。

过去圣贤空舌卫,相辅兄弟战修罗。

觉人谁洗心成镜,观世岂闻面绉河!

师傥能为龙象蹴,安排丈室听维摩。

未可栖栖笑仲尼,频年我亦惯驱驰。

春深大野来今雨,学讲前川忆古师。

佛海潮声传隐约,人天梦影正离奇。

法身流转怆无极,应又维摩病大悲!

云顶一峰昙铣迹,大林三寺白香诗。

夕阳何处遗踪觅,烟录尘红总可悲!

大林峰畔讲经台,千载松阴冷碧苔。

祗树孤圆原未散,莲华庐社此重开。

曼陀天鱼分橘采,般若灵源助辩才。

十万魔宫齐震动,夜深岩壑吼风雷!

万方正多难,秋月又圆明。

忽悟尘劳海,原为法乐城。

大悲来地狱,至德发天声!

翘首瞻空际,无言意自倾!

东亚有高会,红叶正深秋。

尘海佛光普,关山客梦悠。

久怀永平寺,来作采真游。

一笑忘言说,风徽仰古猷。

双林横卧日当空,百万人天罔测中。

死活同时俱示现,一场游戏亦神通。

南海普陀崇佛刹,虎溪白鹿拟匡庐。

千岩百洞奇难状,陨石飞星古所都。

水鸟皆谈不生法,云林巧绘太平图。

山狮十八惊呼起,一吼当今万象苏!

徽雪明明见,寒云密密封。

远山增黯淡,流水自叮咚。

人已度新岁,天犹带旧冬。

乾坤不终蛰,一震起潜龙!

春满湖山花满林,连朝阴雨阻探寻。

老天不解如人意,何日方能慰此心!

傥得狂风腾虎啸,尽教枯木作龙吟。

浮云扫却晴空现,涌出红曦换绿霖!

性定曾经悟上乘,廿年锻炼更相应。

青莲火里光华灿,信是人间第一僧!

佛法双肩早自承,青年逸气逐云腾。

道宏世浊相知少,欧海波澜展未能!

浮生四十今初度,幻质飘零尚未央。

风烛无常愿无尽,海天云水正茫茫!

廿载灵岩忆旧游,苕硗塔寺望中收。

前尘影事模糊甚,山自凝然水自流。

四登雪窦初飞雪,乍惜梅花未放梅;

应是待令寒彻骨,好教扑鼻冷香来!

一反自性成真佛,三省吾身学古人。

悟得本空好勤拂,永令明镜绝纤尘。

越州故友王芝如,得得云林访我居。

忽忆铁岩许烈士,玉泉亭畔一长嘘!

溪风习习水淙淙,曳杖飘然过伏龙。

寺内曾栽司令柏,桥边待补翰林松。

翠光迎纳山瞳暖,寒色飞侵瀑雪浓。

老树不删成古趣,且将新值课寒冬。

此身四十六初度,母难空添德慧无。

且幸犹存真面目,莫教孤负好头颅!

不因剃发除烦恼,那更留须表丈夫!

此日刮磨重净尽,露堂堂地证真吾。

别白云山廿四年,万峰重见接青天。

依稀迹认双溪旧,变幻多端古刹前。

俗化混言归大道,灵源孰悟到真禅!

能仁共向深稽首,待看当空月朗然。

太白同膺戒,汶溪共阅经。

补陀双鬓白,般若一灯青。

愿语方期贱,风铃忽已停。

平生几知己,挥泪向林垧!

心海腾宿浪,风雨逼孤灯。

卅载知忧世,廿年励救僧。

终看魔有勇,忍说佛无能!

掷笔三兴叹,仰天一抚膺。

堕世年复年,忽满四十八。

众苦方沸煎,遍救怀明达!

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

人成佛即成,是名真现实。

山尽碧欲天连,月出红日如落。

扁舟划破空明,何处一声孤鹤。

佛消梵化一千载,耶继回侵七百年。

冶古陶今铸新圣,觉源遥溯育王前。

觉树枯荣几度更,灵山寂寞倘重兴。

此来不用伤迟暮,佛法宏扬本在僧!

***关系重,藏文宜先通。

革命四十载,边疆成化外。

外人得侵凌,国权遭损害。

***应力助,训练好人才!

已派往藏者,生活须善待。

边疆事大震,外人无可奈!

内充真体似寒泉,淡淡情怀话旧缘。

长忆缙云山下路,堂堂罗汉石惊天!

五夜阵风狮子吼,四邻鞭爆海潮音。

大声沸涌新年瑞,交织人心祝瑞心!

入佛常怀援引德,榕城今又值雷音。

魔强法北浇风急,整顿僧规仰胜心!

独秀峰孤漓水涸,山门何幸满清音!

狮弦岂入时人调,在地沉沉春有心。

一换西湖劫后痕,十年重宿听涛轩。

小康民族大同世,次第冷然入梦魂。

答八指头陀所示公案

前三三与后三三,诸佛群生共一龛,

弄巧文殊成大拙,惹人今古费疑参。

听道阶法师讲法华经

得云妙义障云开,权实双融法界恢,

宝藏已知自家物,穷儿犹自费疑猜。

春风蛙曲六首

犹心物外禅初妙,惬意人前句转神;

拈却一痕天水碧。寥寥孤月孰为邻?

春风春雨访伊人,半榻茶烟洗客尘;

直到形骸忘尽后,清谈一室豁天真。

不从空劫出今时,藏密分明六合弥;

腰下筑拳怜钝汉,大唐禅子本无师。

一宿曹溪觉永嘉,晴空霹雳忽交加;

归来领略闲风月,钓尽烟波算尽沙。

分不开兮团不圆,风流惯说脱空禅;

等闲上下弄蛇手,双赤膊来缠一缠。

文长向下付云云,善现谈经帝释闻;

眼向瞎驴边灭却,家家骨肉乐天伦。

立身已在最高顶,除却太虚无上头,

但向太虚重进步,有人行处不堪游。

和昱山禅友

十方驰骤不休休,其疾如风怜白牛,

热闹场中闲探首,争夸绝技蹋皮球。

白云钟声与昱山同作十二首

有尊佛,不露身,透天地,出根尘。

一部蛙声新鼓吹,忽然惊起本来人。

寒谡谡,冷飕飕,蒲团坐,衲蒙头。

少林乞得安心法,不计人间春复秋。

涂毒鼓,不可闻,平地上,现古坟。

要知祖父家中事,墨汁乌纱夜半文。

觉海立,空沤生;全翻转,不留情。

拈起手中柱杖子,东西南北任纵横。

活泼泼,死佯佯;两不取,没商量,

秦时镀砾砖谁识,三尺宽来八寸长。

把不住,推不开;攘攘往,熙熙来。

泗州入定瓜州出,却道君子也爱财。

休懵懂,莫痴呆;脊梁骨,竖起来。

管教一旦翻身转,地转天旋六合开。

持戒律,犀角坚;究教理,牛皮穿。

但能消得归自己,也是如来清净禅。

一句佛,亲切持,定散贯,觉梦齐。

谷底莺儿出乔木,梁间燕子簇新泥。

与君道,君莫惊!三净业,一心清。

竿头一步终须进,不是鸿毛身命轻。

丢丢丢,不须留;去去去,莫回头。

弃唾何堪取再食,回头便是祸根由。

放歌赠懒石

一懒石,不是物。本非仙,亦非佛。

本非妖,亦非怪。唤作人,舌烂坏。

光明说,卓特闻。忒磊落,谁与群!

孤峰宿,浮尘里。上下乘,莫能部。

奇而庸,狷而狂,龙飞翔,象放浪。

凌太虚,塔无缝。今星歌,木叉颂。

阅春秋,经岁月。示肺肝,投胶漆。

炎郁悖,凉飕飕。声相应,气相求。

臭味同,道谊密。互赠答,韵言积。

团圞月,松梢挂。风雨丛,葡萄架。

语是谤,默是堕,将奈何,免斯过!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二十八宿云宵遥,露天木落霜花飘。

丈夫一试好身手,百万军中夺锦标。

闻者耳聋见者瞎,逼塞虚空真促狭,

坐断舌头舌更长,佛祖来也棒三十。

答余祖言听楞严

一真无是无非是,悟彻心源觉始回;

实相净***屋现,圆闻夕照妙门开。

渐修兼诵顶光咒,增进先抛掌酒杯。

七趣五阴留不住,者条归路绝疑猜。

答王介舆听楞严经偈

心精非真非非真,习气瀑流恒转轮;

此法佛常不开演,等闲人尽迷根尘。

一毛端上宝王刹,万化光中常住身,

声色见闻刹那灭,旅中谁辨主亭人。

偶成二首

漫言大道木无生,实是无生无不生;

了得人天若泡影,好从泡影说缘生。

若能行地无行迹,登地由来无地 ;

天女曾询舍利弗,汝阿罗汉得何曾。

赠永平寺

种桑麻者得麻桑,极目清葱遍大荒;

且造善因求善果,不须疑惑费商量。

佛化新开坦荡途,人人在握有灵珠;

四边莫触真般若,中道何曾落有无!

从来生者死之徒,生死同归法性都;

人法双空无一事,遍行原不涉程途。

偶成

截却俱胝一指禅,东歪西倒够胡缠;

年来自笑贪心甚,饱食还期得稳眠。

和玉皇禅兄见怀韵

黑漆泥团忽打通,一多长短亦含容;

踏翻宇宙浮沤上,逼塞虚空刹那中。

黄歇浦边无住住,飞来峰顶不逢逢,

若询灵隐灵何隐?觅取羚羊挂角踪。

汉臬别影

李隐尘、阮次扶、陈元白、全敬存、

王澄斋、马康侯、王吟香等诸大居士

邀太虚过汉皋,谈如来藏缘起义者兼旬,

今将返沪摄影留别,乃题一偈以证法喜

飞梦汉江尘,一谈微远因,

影中同现影,身外独呈身;

了了心无住,澄澄意更伸;

随流得其性,来往海之滨。

答王黻彝

惟心惟太虚,而无太虚量,

存量以为心,幻现太虚相;

遂立太虚名,还以翳心镜,

逐此相与名,宁识太虚性!

太虚非形相,君何形相搜?

太虚非名字,君何名字求?

太虚非闻见,君何闻见留?

太虚非因果,君何因果论?

太虚非魔佛,君何魔佛分?

太虚非大小,是君心小大;

太虚非太虚,是君心变带。

君虽不是渠,而渠实是君,

故君渠与亲,莫能解其纷。

君知渠是君,是君无复渠,

无渠君亦无,惟心惟太虚。

凭吊沩仰寺寺基为众说偈

庐山绉而瘦,沩山皴且肥,

善哉唐司马,肉山名入微。

翠韵陇阡落,白烟林谷飞,

冬树未秋色,幽峰含明晖。

钟磬遥响空,松杉寒映扉,

烧痕辨遗址,梵宫是耶非。

临风一陨涕,纵横沾裳衣,

诸禅愿努力,重增佛日辉!

在沩山上供说法

当年踢倒净瓶,今日挥来秃笔,

要识大沩家风,牧牯锸锹仍昔。

从炉炼圣烹凡,不辞金银铜铁,

且来担瓦挑泥,人人一齐着力!

访雪峰太虚洞示芝峰

吾无隐乎尔,何处不呈身!

世界亦非果,微尘焉所因。

题天童玲珑岩之水月亭并序

禅讲律净以究真,经忏斋焰以应俗,

此互融交摄之中华佛化,

惟天童具备之,楞伽总持之。

今夏,余应请来寺讲此经,

净心老和上导游玲珑岩诸胜。

上攀观音洞,登水月亭,

了然圣凡依正皆自心现量之旨。

空清水碧,潭月圆明,

彻见微尘佛国如帝珠网,

光影重重涉入无尽。

顾世人局脊一太阳系之内,

计我计物,种种虚妄分别,

其何足以窥普门之妙境哉?

爰说偈以示来者,冀同游楞伽性海云。

众生心海如来藏,诸佛法身常寂光,

鳞甲羽毛体无别,山川木石用全彰。

本来未有一丝隔,出进何须两脚忙?

水月重重普门境,现前亲证绝思量。

满四十八说偈

回向外祖母张周氏母吕张氏获增安乐

堕世年复年,忽满四十八,

众苦方沸腾,遍救怀明达。

仰止唯佛陀,完就在人格,

人成佛即成,是名真现实。

三宝歌

人间长夜,宇宙黮闇,谁启以光明?

三界火宅,众苦煎迫,谁济以安宁?

大悲大智大雄力,南无佛陀耶!

昭朗万有,衽席群生,功德莫能名!

今乃知;唯此是真正归依处;

尽形寿,献身命,信受勤奉行!

二谛总持,三学增上,恢恢法界身!

净德既圆,染患斯寂,荡荡涅盘城!

众缘性空唯识现,南无达磨耶!

理无不彰,蔽无不解,焕乎其大明!

今乃知;唯此是真正归依处;

尽形寿,献身命,信受勤奉行。

依净律仪,成妙和合,灵山遗芳型。

修行证果,弘法利世,焰续佛灯明。

三乘圣贤何济济,南无僧伽耶!

统理大众,一切无碍,住持正法城。

今乃知;唯此是真正归依处;尽形寿,献身命,信受勤奉行。

教旗颂

┌─┬─┬─┬─────────┐

││││ 红 │

│青│白│黄├─────────┤

││││ 青 │

│︵│︵│︵├─────────┤

│佛│法│僧│ 白 │

│︶│︶│︶├─────────┤

││││ 黄 │

│││├─────────┤

││││ 黑 │

└─┴─┴─┴─────────┘

若问佛法何所指?三藏教诠五乘理。

说明世间情器聚,循三杂染转五趣。

有情修学从何始?三皈五戒为基址。

出世要依三法印,五分法蕴证清净。

大乘行果更难思,历三僧只五位居。

法相无量探精奥,三性五法提纲要。

三谛真俗中善巧,法华五重玄义妙。

大方广佛华严经,三观五教宣圆音。

三身五智佛果证,净密禅宗俱摄尽。

愿令佛法僧三宝,速遍五洲常祈祷!

玄奘大师设利罗序并颂

夫佛教之所宗极者,天下无得而称也。出形数之表,绝言思之路,涅盘菩提莫

非增语,真如实际犹是假名。矧夫缘生碍色,幻化遗尘,高原鹿渴之波,流水空华

之影,宁有智者受其诳乎?释太虚曰;此言似矣,然未足焉。盖缘起性空,故离一

切相,离一切相故体绝圣凡;性空缘起,故备一切法,备一切法故德殊染净。三世

诸佛,十方如来,常证性空,不离缘起,三只百劫,六度四心,四八妙相,相相无

边,六三梵音,音音无尽。为增长净信故,凋彼色身;为不舍迷情故,示斯灵骨。

梵语设利罗,华信坚灵珠。采逾宝石,质比金刚,充盈天上人间,遍满龙宫象窟,

持以大雄大力,熏以大愿大悲,元功默赞,恒有德之是亲,变化无方,惟真诚为能

感;乃无始终慧光所晶结,不思议净德所集成也。其从佛出家禀戒住世者,数居三

宝,位登四依,或证人空,或通法际,虽未成佛之所成,亦既见佛之所见,神昭奕

代,德备群生,为世福田,由来尚已!今者、异趣轮中蕴空同昧,竖身界内我执弥

坚,不有超奇之胜相,难成仰信之净缘。况末法之比丘,非应真之罗汉,命系死魔

,须凭解脱,衣披坏色,犹缚根尘,离相求真,已属知二五而蒙一十,趋无遣有,

不几避弱水而投烈火;咸有觉性,未可错疑,自非阐提,孰不加敬也哉!粤稽金龙

喷浴于迦维,越棋三十;白马驮来于震旦,得年二千,从彼西北,渐兹东南,则康

僧会吴都设坛,降释尊之舍利;刘萨诃鄮山感梦,涌育王之窣波。均藉妙应之征验

,用为弘显之权舆。迨李唐贞观间,有玄奘大师者,生具冲夷之德,簪抽髫龀之年

,独身万里,屡历危穷,茧足五天,浑忘劳悴!尔乃胸罗三藏,弥畅般若之风,心

符五观,湛深瑜伽之教;持来梵经,部数七百,译成华字,卷逾一千。唱究竟之无

得,善逝分明,致象胥而来朝,皇古希有,实堪万世之师,岂徒一国之宝──奘师

圆寂,高宗闻之叹曰:朕失国宝矣!为罢朝三日──?宜其肉骨坚凝,素丹棼错,

光明硕大,感应弥纶者也!今有般若精舍昱山杜多者,定入那伽,瞩云汉而高蹈,

心游圆觉,乐泉石而隐居,遂感定如、守清二师为外护焉。定师童年入道,苦行律

身,胁不沾席,唯本份之叩参;臂堪为灯,空身相而供养。守师介圆宝华,檀满补

萝,倾来净血,印弥陀而写华严,舍尽幻身,追药王而证精尽。几度桐柏、清凉,

名山朝遍;此番峨嵋、兴教,灵宝求归。昱师、定师,乃严饰安供焉。予与昱杜多

旧深道谊,新缔德邻,因蒙垂示曰;‘此玄奘大师舍利也’。余乃深观谛察,口议

心维,其数为三,其形为椭,其色红白,其光莹洁,殆所谓仙露明珠未克方斯朗润

,松风水月未足比其清华者欤!敷以华台,经于星纪,永惭非器,未瞻妙神。仰古

德之高深,念吾友之精苦,聊述倾葵之情,唱为喤引,尚蕲 生华之笔,赞以鸿词!

性相常住,非古非今;法界清净,即境即心。

唯大菩提,法王立极;惟大慈悲,圣师垂则。

繄我支那,挺生玄奘,仪型迦文,精持三藏。

履瑜伽地,炳般若光,灵珠晔晔,奕世芬芳!

是宝明海,是大圆镜,是舍那体,是弥陀性。

守清得之,定如供之,昱山塔之,太虚颂之。

因陀罗网,重重涉入,一摄一切,一切一摄。

炽然庄严,性自解脱;炽然赞叹,性离言说。

但如是观,莫分别思!大地佛子,敬斯仰斯!

大林寺大殿奠基说偈

彻金刚际,是菩提场;敷如来座,一切吉羊!

如来托钵象赞

第四代祖,优波■多,去佛匪久,行迹先讹。

传来振那,时地弥远,大化威仪,何从指点?

爰此象邦,历三千载,率众乞食,仿佛犹在。

哀告娑婆,三宝难值,瞻兹遗型,敬受勿失!

[注]■<HZK 2000.8>

弥勒菩萨像赞

稽首慈氏佛,一生补处尊!

居兜率内院,方便摄三根。

弘演深密教,开示瑜伽论。

当来下人世,说法度含生。

题无量寿佛驯狮图

心慈无嗔,猛狮亦驯,各安生理,天下归仁。

题达磨面壁图

十方无壁,达磨觌面,空殒梅枯,者个不变。

丙辰夏杪自题

一扇板门蚌开闭,六面玻窗龟藏曳,

棺材里歌薤露萹,死时二十有八岁。

三十自题

三中无十,十中无三,十三三十,无端如环,

不摄不入,无欠无余,即非三十,是名太虚。

自题

你,你,我认识你,我认识你,你就是你。

和慧明老法师自题小影

法门寥落,道树凋残,龙象蹴踏,其任谁堪!

兹有大师,广开粥饭,铁额铜头,十方聚会,

龙蛇不分,泾渭自判。

乃乘如实之道,游戏地狱人间。

一根钉耙四条齿,横扫千军无敢当!

题式海法师遗像

大千经卷剖微尘,幻化身同法性身,

摝取碧潭空界月,使知非假亦非真。

题华山法师道影

六大无居,形周法界,一圆不立,体露心源。

证密因于赤城,现妙严于白鹤。

剖微尘出大千经典,拈茎草作丈六金身。

威音前马角,高卓杖头;

空劫外龙华,曲蟠如意。

赞曰:

释尊说法四十九年,师示世亦四十九年,

哀哉四十九年,快哉四十九年!

当与有缘,永留净念。

题佛心丛刊

本佛心,观世音,宣法音,度人心。

佛心人心无二心,世音法音唯一音,

二心非真心,一音即圆音,

真心灿灿超今古,落落圆音贯古今。

题唯识方便谈

方便以通俗,引之令入真,

正闻熏圣教,思修证法身。

题佛教日用文件大全

佛法如如万法融,真真俗俗本圆通,

若能悟得无他事,只在寻常日用中。

根慧和尚辑成法华忏略仪书此颂之

五乘三乘诸善巧,一入法华无不妙,

君看莲开果现时,六根清净佛光照。

赠永空隆虚(即严少孚)赴宝华求戒

若见诸相非相,便见非相诸相,

了得皮毛本空,幻成须菩提样。

示大勇

乙丑之夏,予自五台过北京,

大勇将率众赴***学密,乞示法语,

书此付之。

心佛众生,一如无别,下同悲仰,上齐慈力。(本依)

率身律仪,澡心冰雪,严己正人,住持体立。(严正)

宽消峻怨,和凝厚德,事缘吉羊,成由福泽。(宽和)

随顺时机,施行法教,摄化无方,广学善巧。(摄化)

书箑赠智光同学

三千年来只园舍,十六载前金陵城,

眉毛厮结不曾解,水月空花更几生。

书箑赠象贤禅者

要作法门龙象,须亲佛国圣贤,

普敬飞潜动植,菩提涅盘自然。

赠大圆居士

分别瑜伽相,圆明般若心,

解通深密义,大振海潮音。

赠弘一法师

圣教照心,佛律严身,内外清净,菩提之因。

赠大醒

治学如朴学者,办事如职事僧,

讲经师以宏法,禅和子以持身。

书赠法尊

进趣菩提道,集修福慧粮,

贯通华藏梵,法海湛心光。

赠福善

余三十岁出楞严摄论、道学论衡,说法沪汉。

今值福善三十岁,书此贻之。

释尊三十成菩提,孔子三十称而立,

我亦三十弘法初,汝应珍重汝三十!

书赠某师

雀啄复四顾,燕寝无二心,量大福亦大,机深祸亦深。

祝蒋***六旬大庆

武候躬亲,国民胥赖,宣圣耳顺,仁寿同登!

李凤岐先生夫妇双庆寿

勤俭起家,孝悌立本,相以淑贤,绍以佛种,

厚德载福,乃臻耆寿,流兹芳馨,太上不朽。

悼智藏

喜尔英年崛起,绍隆佛种有人,

何竟秀而不实,我乃悲恸无伦!

书赠青松和尚

尽历天时气暑寒,备尝人世味甜酸,

大悲从此多方便,也作寻声救苦观。

书赠若曾居士

若人欲了知,曾见一切佛,

先发菩提心,生在真极乐。

书赠秋舫医士

众生痴爱,菩萨大悲,因是有病,因病有医。

应病施药,唯适所宜。心净土净,为大总持。

为汪波止书

不动菩萨座,上生兜率天,

法界开心殿,妙音闻密园。

中国佛教会会务训练班训辞

以解导行,以行验解;行解相应,澄净僧海。

题和合粉

净素资生性乃全,古云民以食为天,

舌根滋味调和处,证此圆通第一鲜。

南风歌

南风浪浪兮,吹来大地春光,万紫千红咸欣赏。

南风熏熏兮,吹开惨雾愁云,青天白日共欢欣。

南风煦煦兮,吹尽魔氛杀气,联合国皆庆胜利。

南风浩浩兮,吹去尘劳俗套,人人快活无烦恼。

宇宙之人生

人啊!

生物啊!

只是:

圆彻灵活遍全宇宙,而没有你我他,

但而,

你我他莫不是圆彻灵活的全宇宙。

知啊!

信乐啊!

进行你圆彻活的全宇宙的通路,

行啊!

精进啊!

实现你圆彻灵活的全宇宙真身。

× × × × ×

吾之灵明以吾身为中心,

洞彻全身与环境以至太空无量之星海,

实现圆彻灵活的全宇宙真身。

人啊!

生物啊!

尔知此信向此行此精进此;

尔之灵明亦当以尔身为中心,

实现你圆彻灵活的全宇宙真身。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