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留言
正信网-法师开示-

真华法师:胡松年居士提前告假回家,预知时至自在往生

  胡松年居士,提前告假“回家”,预知时至,自在往生

  忆胡松年

  灵岩山是个专修净土的道场。因此,除了数百个出家众以之为安身立命之处以外,并且不少专修净土的居士,常年住在山上随众熏修。在我记忆中经常住在山上的居士有:窦存我、胡松年,以及无锡的一位王居士等十余人;来来去去的则有“在家头陀”之称的高鹤年、龙健行(即现在的本际法师),以及为报父仇枪杀孙传芳的施剑翘等人。因为我是知客,所以与他们接触的机会比较多些,而对于常住在山的人,认识也较常人为深。尤其是对于胡松年居士的预知时至,身无病苦,安详往生的事,在我的记忆中最为清晰,给我的影响也最深。现在我来谈谈这一经过情形,使一些对于净土法门疑而不信,或信而不坚的人听了之后,或许会把他们的观念转变一下吧?

  一九四八年×月×日的一个早晨,有一须发如银、健步如飞的老居士,进了灵岩山寺的山门,便高声对门头师说:“师父!我来给您告假,明天上午八点钟我就要回家了!”说过,即向门头师顶礼一拜。

  门头师一听惊了一跳,遂问:“老居士!你住在新塔院里不是很好吗?为什么忽然要告假回家呢?”

  那位老居士笑笑对门头师说:“住新塔院里好是好,但再好总没有家好吧?”

  门头师听了又是一惊,心想:“一定是谁得罪了他?不然他是不会急着要回家的!”

  于是,那位老居士到了客堂,进了库房,入了丈室,乃至跑到东西关房,见人就拜,拜了就说:

  “师父!我来给您告假,明天上午八点钟我就要回家了!”

  当他到丈室与妙真和尚告假时,妙真和尚不相信地看着他,而他却认真地对妙真和尚说:

  “我昨天晚上梦见了观世音菩萨和师父(指印光大师),菩萨用净水向我头上洒了洒〈笔者按:此正应“观音甘露洒我顶”句〉,师父手执一朵黄色莲华放在我脚上〈笔者按:此正应“势至(释广觉《悼印光大师长颂》中有:‘师是西方大势至’一语)金台安我足”句〉,说:‘后天上午八点钟我来接你,赶快请人助念!’看情形我就要往生了!和尚慈悲请您派几位师父助我念佛,免得到时候心忙意乱,作不得主!”

  妙真和尚见他说得那样子认真,知道不是玩笑,便亲自陪他到了客堂,叫僧值师马上派人替他助念。他,到底是谁呢?他就是胡松年居士。

  客堂里的四位知客(我亦在内)和一个僧值,一听说和尚叫派人替胡松年居士助念,有的感到惊奇,有的觉得好笑。有的竟说:“大概是胡居士住在塔院里住得太寂寞了,叫几个人去敲敲念念,驱除寂寞吧?”然而和尚的命令是不敢违背的,僧值师只好到佛学院里找八个学僧,随胡松年居士去新塔院。胡居士临离开客堂时,手指着墙上挂的一付对联(笔者按:该对联为印光大师生前自撰自书,联语是:“应当发愿,愿往生,客路崎岖由彼恋;自是不归,归便得,故乡风月有谁争?”)连说:“我就要去与师父同享‘故乡风月’了,我就要去与师父同享‘故乡风月’了!”

  第二天吃了早粥,许多执事都以好奇心去新塔院,一睹声言在八点钟就要回“家”的胡松年居士的究竟,当然我也不会例外的,因为我是最欢喜看稀罕事的呀!

  大家进了新塔院,听到一阵紧似一阵的念佛声,从胡松年居士的静室里传出时,共同有一种“大事不好了”的感觉!但等到进入胡的静室,大家紧张的心情便松弛下来了;原来此时胡正在与妙真和尚谈笑自若地细声交谈着。只听和尚问他说:

  “你早上吃稀饭没有?”

  “跟平时一样,吃了两碗。”

  “身上有不舒服的感觉吗?”

  “没有,一点也没有。”

  不过,胡接着又肯定地说:

  “我在八点钟一定要去的!”

  后来妙真和尚又问他,要不要通知他在上海银行界服务的公子?他摇摇头说:

  “这点,我昨天就想过了,还是不通知他们的好。因为他们都不大懂佛法,一见我要去了,一定会哭哭啼啼的,反打闲岔。和尚既然也想到了这点,就请和尚马上打电话告诉他们吧!我想:等他们接到电话来到这儿,我也就到极乐世界了!”说过,他向诸师合合掌,就端坐在床沿上随众念佛了,情形一切如常,毫无异样,谁也不相信他在一小时之后,就能往生极乐世界。

  可是,当时钟的长针指在七点半上,说也奇怪,静室里的人和物都渐渐起了变化!先是胡松年居士的姿式由端坐变为侧卧,念佛声由高诵变为低吟,由六字变为四字,由四字变为一字——佛,佛,最后只见唇动就听不到声音!

  助念的人看到这种情形,都紧张起来了,尤其是妙真和尚,眼看到这位多年的老护法就要离开人间了,紧张中并带几分感慨!

  桌上的一盏小小的油灯,光亮原是忽明忽暗极其微弱的,奇怪!在时钟刚刚敲过八下,胡松年居士咽了最后一口气时,突然,光明炯炯,犹如千日聚于一室;并且,在静室百步以内的上空,好像有“百千种乐,同时俱作”而成的一种声响,自然发出“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的六字洪名。大家目睹这种“放光现瑞”;和耳闻这种“天乐盈空”的境界,都异口同声地说:

  “胡松年居士真的蒙佛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

  这,铁一般的事实摆在眼前,使我不得不深信印光大师所说的:“净土法门,别无奇特;但要恳切至诚,无不蒙佛接引,带业往生”的几句格言。

  ——《参学琐谈·真华法师》(上篇之) 二十八

  苏州灵岩

  有一天我在韦普济居士住的小楼上的一间佛堂里,看见一部《印光法师文钞》,征得韦的同意我拿到房间读了一遍。意外地,使正站在十字路口张惶失措的我,竟获得了正确前进方向,同时我也深深领会到了印光大师自利利他的秘诀——诚、敬二字。如他老人家给吴璧华居士的一封信上说的十首偈颂,我常会在高声朗读时,感动得流下泪来!这十首偈颂虽然仅仅一百六十个字,也没有什么深奥的义理,但他已把佛陀示现的“大事因缘”说得殆无不尽了!现在写在下面,以飨没有读过《印光法师文钞》的读者。颂曰:

  吾人心性,与佛同俦;只因迷背,轮回不休!

  如来慈愍,随机说法;普令含识,就路还家。

  法门虽多,其要唯二:曰禅与净,了脱最易!

  禅唯自力,净兼佛力;二法相校,净最契机。

  如人渡海,须仗舟船,速得到岸,身心坦然!

  末世众生,唯此堪行;否则违机,劳而难成。

  发大菩提!生真信愿;毕生坚持,唯佛是念!

  念极情忘,即念无念;禅教妙义,彻底显现。

  待至临终,蒙佛接引;直登上品,证无生忍!

  有一秘诀,剀切相告:竭诚尽敬,妙妙妙妙!

  ——《参学琐谈·真华法师》(上篇之) 二十一

  正念得生

  信不信由你,下边几件事,是我亲眼所见和亲身所经历的!

  花莲某地区靠海有一处密不透风的森林,长约二十里,最宽的地方也有数里之遥。林中因为常年不见天日,又罕人迹,无形中便有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氛笼罩其间;再加上附近居民的种种鬼怪传说,一些胆量小的人就把这一带,视为“只合鬼住,不宜人居”的恐怖之地了!

  一九五一年,我们驻海防,正巧在这块“只合鬼住,不宜人居”的森林中间,建了几栋克难房,日夜驻守其中。起初几天倒是一切正常,太平无事,因此,大家一致认为“老百姓的传说是迷信”。可是,过了不久,怪事就接二连三地来了。第一件事是门卫所发现,第二件怪事是我自己所发现,第三件怪事则是一向斥鬼神为迷信的指导员所发现,现在先谈第一件事——。

  记得是一个天气阴沉、细雨纷飞的午夜,我们突然被门卫的一声尖叫从梦中惊醒。当时大家以为发生什么“情况”,即迅速地起得床来,抓起武器正往外冲的当口,就听带班的班长骂门卫道:“他×的!啥子都没有,你半夜三更鬼叫鬼吵的搞什么鬼?”大家听带班的这么一骂,才知道并没有“情况”发生,也就只好你一句“他×的”,他一句“他×的”,造了几句口业倒在床上睡了。但是,到了第二天早上,有些好奇的人,即七嘴八舌地围着那位门卫问:“你夜里究竟看到了啥子?吓得像鬼叫!”

  那位门卫说:“我正在路边来回走着,突然见到从对面的树林中钻出几个人向我走来。我即喝问他们,他们也不回答,我再仔细一瞧,啊呀!原来他们都是没有头的家伙!因此,我不由得惊叫了一声。真奇怪!我叫了之后,再一看,影子也没有了!”

  那些好奇的人听了,立刻向大家广播了一遍,大家都认为那位门卫的神经有了毛病,不肯相信。可是,等后来把这件事传到附近居民的耳朵里时,才知道我们驻房旁边,在日寇占领时代杀了很多无辜的人。

  其次,是我自己见到的一件怪事:

  我自从被调任代理文书之后,所有往来文件,多交我办理;办理好,该向上呈的,即叫转呈上级。该往下发的,即往下发。在一个下着小雨的深夜,领导叫我把一件紧急公文送到上级去。也许是他担心我在穿过森林的时候会骇怕吧?所以临走时,他一再嘱咐我带上武器,以防意外,我笑着对他说:“真发生了意外的话,带着武器更加危险!”

  他说:“为什么?”

  我说:“我根本就不知道武器怎么个用法嘛!”

  说过,我即带着公文,只拿手电筒,披上雨衣,出了我们的克难房,踏上唯一走出森林的荒凉小道,朝上级的方向走去。

  我们的驻地,距离营部大约有六华里,但至少森林也要占去路程的一半,也就是说;想到送公文的地点,就必须穿过三华里的森林地带。这一段森林中的道路,本来是一条野草没膝、高低不平的荒径;经过一番修整,虽是好了许多,但“荒凉”的景象仍然存在;因此,走在上面嘴说不怕,心里却有三分紧张。到了低洼的地方,好像一下子跌入了幽谷;遇到突起的地方,又像一下子登上了丘陵;同时,老觉得背后有一个人紧跟着,我快他也快,我慢他也慢,而我却始终不敢回头看一下,深恐会被他一把抓着脖子勒死似的。

  不料我正胡思乱想地走着,突然眼前觉得一黑,什么也看不见!并且也分不清楚哪是东西南北了!更奇怪的是手电筒也不亮了!一时弄得我成了睁眼瞎子,东摸摸,西摸摸,摸来摸去,觉得一圈子都是树,都是刺手的荆棘,都是齐肩的野草,都是绊脚的葛藤,我愈摸愈急,愈急愈怕,愈怕愈觉得鬼影幢幢,从四面八方向我拢来!

  迫切间,脑际突然现出一个念头:“这大概是一般人所说的‘鬼打墙’吧?”这个念头一起,我不再摸索了,也不再骇怕了,我顾不得地下的积水即就地坐了下来,闭起眼睛来休息了一刻,拼命地大声念着:“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也不知道念了多久,就觉得眼前一亮,随着就有人讲话的声音,接着又是两道刺眼的电光,不一会几个人便到了我面前,我抬头一看,竟是我们单位上的几个兄弟。他们问我:“黑天半夜的又下着雨,你一个人跑到这儿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的!搞什么玩艺?”

  我则趁着他们的电筒光站了起来,向四周看了看,都是密密丛丛的草木,也不见路了,于是我问他们:“路呢?路在哪儿?”

  他们此时大概也觉察到我的神情有点儿不对劲了。随说:“你跟在我们后边走好啦!”

  他们带我走了一百多公尺才到了原来我走的那条路上,几个人这才各人来一句“他妈的”口头禅,嘻嘻哈哈地对着我说:“要不是你哇啦哇啦地念南无阿弥陀佛,离路这么远,你在里面坐三天三夜,也不会有人知道!”

  我又问他们:“现在几点啦?”

  其中的一个,看了看他的夜光表,说:“差十分到一点!”

  此时,我才惊叫了一声说:“糟糕!我出来的时候才十点多钟,怎么会过得这样子快?”说过,请他们把我送出了森林,我终于当夜把公文送到了营部。最奇怪的是,我一出了森林,手电筒又亮了,亮得比以前更亮!

  第二天一早,我回到驻地,单位上正盛传着我被鬼迷路的故事。他们十分关心地详询我迷路经过的情形,我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们,我们的指导员在旁摇着他的尊头说:“在这二十世纪的科学时代,还有什么鬼?”

  嗨,真是活该!不到两个星期,这位不信有鬼的指导员,因出外回驻地晚了,竟遭遇到跟我几乎一样的事。所不同的是,我是摸进了森林,而他则是摸进了一圈子围着铁丝网的碉堡。当几个哨兵把他从碉堡里拖出时,不仅吓得面孔发紫,手上和身上也被带刺的铁丝网刺得伤痕累累血迹斑斑。过了几天,一个顽皮的士兵问他:“指导员!你相不相信有鬼?”

  他连说:“的确有鬼!的确有鬼!前几天我要不是学着刘复宇念了几句‘南无阿弥陀佛’,恐怕老命怕已完蛋啦!”

  ——《参学琐谈·真华法师》(下篇之) 十九

  天降至喜

  《大乘起信论》上说:“……又,诸佛法,有因有缘,因缘具足,乃得成办。如木中火性,是火正因,若无人知,不假方便,能自烧木,无有是处。众生亦尔,虽有正因熏习之力,若不遇诸佛、菩萨、善知识等,以之为缘,能自断烦恼入涅盘者,则无是处;若虽有外缘之办,而内净法未有熏习力者,亦不能究竟厌生死苦,乐求涅盘……”!

  ——《参学琐谈·真华法师》(下篇之) 二十三

  [***] 真华法师简介

  真华法师,河南永城县人,14岁舍俗出家,24岁得师允许,南下参学。一路坚辛,苦乐备尝。后法师参学至普陀,于1949年左右,与其他山上30余僧众被强制征兵随去***。后在台期间,虽为俗众亦未尝暂忘佛门,后得胜因缘,再度出家重现僧宝相。

  法师虽自说只上了几天私塾,但观其流畅文笔,不蚩于高等学历者。

  读法师参学故事,曲折真实,读之不忍释卷。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