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随喜放生 善款账号 功德 留言
通灵网-般若文海-修学指导(200)[手机浏览] [微信分享]

无门直指 第七十二节 毒辣钳槌

第七十二节 毒辣钳槌

神会童子参六祖,祖曰:知识远来艰辛。还将得本来否?若有本,则合识主。试说看。会曰:以无住为本,见即是主。祖曰:这沙弥争合取次语。会乃问曰:和尚坐禅,还见不见?祖以拄杖打三下,曰:吾打汝是痛不痛?对曰:亦痛亦不痛。祖曰:吾亦见亦不见。会问:如何是亦见亦不见?祖曰:吾之所见,常见自心过[僣-日+心],不见他人是非好恶,是以亦见亦不见。汝言亦痛亦不痛如何?汝若不痛,同其木石。若痛,即同凡夫。即起恚恨,汝问见不见是二边,痛不痛是生灭。汝自性且不见,敢尔弄人。会礼拜悔谢。祖又曰:汝若心迷不见,问善知识觅路,汝若心悟,即见自性,依法修行。汝自迷不见自心,却来问我见与不见,吾见自知,岂待汝迷,汝若自见,亦不待我迷。何不自知自见,乃问吾见与不见。会再礼百余拜,求谢过[僣-日+心]。服勤给侍,不离左右。

船子诚印心于药山,与道吾云岩为同道交,自离药山,至华亭,泛一小舟,随缘度日,时人号为船子和尚。后道吾到京口,遇夹山上堂。僧问:如何是法身?山曰:法身无相。曰:如何是法眼?曰:法眼无瑕。道吾不觉失笑。山便下座,请问道吾:某甲适来,只对这僧话,必有不是,令上座失笑,望上座不吝慈悲!吾曰:和尚一等是出世,未有师在!山曰:某甲甚处不是,望为说破。吾曰:某甲终不说。请和尚却往华亭船子处去。山曰:此人如何?吾曰:此人上无片瓦,下无卓锥,和尚若去,须易服而往。山乃散众束装,直造华亭,船子才见,便问:大德住什麽寺?山曰:似即不住,住即不似。曰:不似,似个什麽?山曰:不是目前法。曰:甚处学来?山曰:非耳目之所到。曰:一句合头语,万世系驴橛。子又问曰:垂丝千尺,意在深潭,离鈎三寸,子何不道?山拟开口,被子一桡,打落水中。山才上船,子又曰:道道!山拟开口,子又打,山豁然大悟,乃点头三下。子曰:竿头丝綫从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山曰:抛纶掷钓时何如?曰:丝悬绿水,浮定有无之意。山曰:语带玄而无路,舌头谈而不谈。子曰:钓尽江波,金麟始遇。山乃掩耳。子曰:如是如是。遂嘱曰:汝向去直须藏身处没踪迹。没踪迹处莫藏身。吾卅年在药山只明斯事,汝今已得,他后莫住城隍聚落。但向深山裏锄头边觅取一个半个接续,莫令断绝。山乃辞行,频频回顾。子遂唤阇黎,山乃回首。子竖桡曰:汝将谓别有。子乃覆船入水而逝。(解脱长者:此『将谓别有。』与如会大师答见马祖后如何之『不可别有。』是同是异?读者:『将谓别有。negative。不可别有。Being。』)山归。后道吾复遣僧往问:如何是法身?仍曰:法身无相。问:法眼如何?亦仍曰:法眼无瑕。僧归,举似吾。吾曰:这汉此回方彻。后来芙蓉楷云:『法身者,离妙言舌,顿超始终之患。诸仁莫是幻身外有法身麽?莫是幻身便是法身麽?若也恁麽会去,尽是依他作解,明昧两歧,法眼未得,通眼不见。僧问夹山:如何是法身?山曰:法身无相。如何是法眼?山曰:法眼无瑕。所以道吾云:未有师在!忽有人问老僧,如何是法身?羊便乾处卧。如何是法眼?驴便湿处尿。更有人问:作麽生是法身?买帽相头,作麽生是法眼?坑坎堆阜。若点捡将来,夹山只是学处不明,如流俗闺阁裏物,不能舍却,致使情关固闭,识锁难开,老僧今日若不当阳显示,后学难以知归,「劝汝诸人不用求真,唯须息见。诸见若息,昏雾不生。自然智鉴洞明,更无他物。诸仁者,还会麽?」』良久,云:『珠中有火君须信。休向天边问太阳。』

洛浦安为临济侍者,济称之曰:此临济门下一只箭,谁敢当锋。浦亦自谓已足。后辞济,济问甚麽处去?浦曰:南方去。济以拄杖画一划曰:过得这个便去。浦乃喝,济便打。浦作礼而去。济明日升堂曰:临济门下,有个赤梢鲤鱼,摇头摆尾向南方去,不知向谁家蒸蟭裏淹杀。浦游历罢,直往夹山卓庵。经年不访夹山。山乃修书令僧驰往,浦接得便坐,却再展手索。僧无对,浦便打曰:归去举似和尚,僧回举告山。山曰:这僧若开书,三日内必来,若不开书,斯人救不得也。夹山却令人伺师出庵,便与烧却。越三日,浦果出庵,来人报曰:庵中火起,浦不顾,直到夹山,不礼拜,乃当面叉手而立。山曰:鸡栖凤巢,非其同类,出去。浦曰:自远趋风,请师一接。山曰:目前无阇黎,此间无老僧。浦便喝。山曰:住,住。且莫草草怱怱。云月是同,溪山各异,截断天下人舌头即不无。阇黎!争教无舌人解语?(雪窦显拈曰:这汉可悲可痛,钝置他临济。他既云月是同,我亦溪山各异。说什麽无舌人解语,坐具劈口便撼。)浦伫思,山便打,因兹服膺。一日,问山:佛魔不到处,如何体会?山曰:烛明千里像,合室老僧迷。又问:朝阳已升,夜月不现时如何?山曰:龙衔海珠,游鱼不顾。浦于言下大悟!

有方某等,询笑岩曰:和尚回京将二十年,未闻门下有人。亦罕闻弘道之事,若只恁麽屏息,保全一己,则达摩单传之道熄绝。后生辈启发无由,和尚何不俯接一二?岩曰:山僧二十年前,已曾得一二人,不料彼先我矣!自此回今,也只任缘抱分,随时闲居默处,甘待殒亡。方曰:诚皆未识门墙乃尔。和尚既掌珠不展,其他何由而入,更乞屈曲垂慈,入草求人。昔船子诚负药山之道,一世孤高,倘不得夹山,几乎绝后,后获洛浦,唱和弥盛。药山之道大行。今和尚如此,何忍安哉!岩曰:吁!宁可无人,不得大家私凿贱卖,图热门庭耳!方等惊悚起曰:船子夹山事聻。岩曰:夫坐今不获已,略为子辈评品,自尔迄今,无有和者,昔船子接人莽卤。夹山承领颟顸。伊云:语带玄而无路,舌头谈而不谈,仍是座主见解。当时船子见他才恁麽道:着实更与毒手,直使扑落洪波,心身粉碎。待伊缓欵苏回,然后与伊笠子,也未为迟也。却反连忙许他道:竿头丝线从君弄,及钓尽江波云云,岂非缁素不分,生熟未辨者哉。致使临别迟迟,循涯而行,频频回望,遽自没身,不亦莽卤颟顸之患欤!后偕定山行脚,诤论生死中有佛无佛,求决于大梅。(夹山与定山同行,言话次,定山曰:生死中无佛,即无生死。夹山曰:生死中有佛,即不迷生死。互相产肯。同往见大梅,夹山便举问:未审二人见处那个较亲?梅曰:一亲一疏。夹山复问那亲?梅曰:且去,明日来。夹山明日再上问,梅曰:亲者不问,问者不亲。)亦非当时莽卤之患欤!方曰:老师适言,船子夹山,当时未获剿绝究竟。何以投子颂曰:击出竿头活死人,莫非投子亦是随邪扑簸箕,水乳不分者耶?岩呵呵笑曰:子又不可以今片时之言而害古意也。方曰:某等实未能测,万望老师垂慈代破。岩举拂子曰:还知麽?『从前汗马俱休问,只要重论[既/木]大功。』(解脱长者:死心曾云:『从前汗马无人识,只要重论盖代功。』此「[既/木]大」二字,或即「盖代」两字。夹山起初似诚未能透绝,但到后来确已澈绝,只要看彼接洛浦公案,何等毒辣。所以笑岩谓:『从前汗马俱休问,只要重论盖代功。』盖亦深肯其后来(为人方便手段)也。)

天童觉举岩头辞德山。山云:子甚麽处去?头云:暂辞和尚下山去。山云:子他后作麽生?头曰:不忘和尚。山云:子凭何有此语?头云:岂不闻智过于师,方堪传授。山曰:如是如是!善自护持。童曰:德山寻常棒下不立佛祖,既乎到者时节,得恁麽老婆。虽然是养子之缘,争免得后人检责,待伊道:智遇于师,方堪传授。拽拄杖蓦脊便打。

慈明在洛中,闻汾阳道望为天下第一。决志亲依。时朝廷方问罪河东,潞泽皆屯重兵。多劝其毋行,明不顾,渡大河,登太行,易衣类厮养,窜明火队中,露眠草宿,至龙州。遂造汾阳,汾阳壮之。经二年,未许入室。明诣阳,阴揣其志,必诟駡使令者,或毁诋诸方,及有所训,皆流俗鄙事。一夕,诉曰:自至法席,已再夏,不蒙指示,但增世俗尘劳。念岁月飘忽,己事不明,失出家之利。语未卒,阳熟视駡曰:是恶知识,敢裨贩我!怒,举杖逐之。明以伸救,阳掩其口,明大悟。曰:乃知临济道出常情。

黄龙新初参秀铁面,已善机锋转语,及谒晦堂,堂竖拳,问曰:唤作拳头则触,不唤作拳头则背,汝唤作甚麽?新罔措,经二年,方领解。然谈辨益炽,堂患之。偶与语,至其锐,堂遽曰:住,住。说食岂能饱人?新窘。乃曰:某到此,弓折箭尽,望和尚慈悲,指个安乐处。堂曰:一尘飞而翳天,一解堕而覆地。安乐处正忌上座许多骨董,直须死却无量劫来全心,乃可耳。(全心一作偷心,然三峰谓:全字最好。)新趋出。一日,闻知事推行者,值迅雷忽震,即大悟。趋见晦堂,忘纳其履,即自誉曰:天下人总是参的禅。某是悟得的。堂笑曰:选佛得甲科,何可当也。因号死心叟。

三峰藏曰:死心见秀铁面时,何等锐利!及乎见晦堂,于拳头背角上去不得,方始服膺。又经二年已得悟,已是机辨纵横,又于说食不饱处兜住。直至弓折箭尽,教他死却无量劫来全心,所以闻雷顿悟,庆快生平。诸人发心,既真为生死,切莫去念个是谁,是谁,无,无,本来面目,本来面目,念出祸事来!但只于拳上背触不得,心言两绝,尽你见闻处,头头法法,一截截断,自然有转身处。得个转身后,虽是活脱,更须死尽全心,直如选佛得甲科始得。(读者:『于拳上背触不得,即是真疑参话头方便,与参话头的真参力参,有甚不同?未死全心,那能得个转身活脱?』)

南堂静参永安恩。于临济三顿棒话发明次,依诸名宿,无有当意者,闻五祖机峻,欲抑之,遂谒祖,祖乃曰:我此间不比诸方。凡于室中,不要汝进前退后,竪指擎拳,绕禅床,作女人拜,提起坐具,千般伎俩,只要你一言下谛当,便是汝见处。南堂茫然!退。参历三载。一日,入室罢。祖谓曰:子下语,已得十分!试更与我说看。堂即剖而陈之。祖曰:说亦说得十分。更与我断看,堂随所问而判之。祖曰:好即好,只是未得。老僧说话在斋后,汝可来祖爷塔所,与汝一一按过始得。及至彼。祖便以即心即佛,非心非佛,睦州担板汉,南泉斩猫,赵州狗子无佛性有佛性之语,编辟之。其所对了无凝滞。至于胡狗话,祖遽转面曰:不是。堂曰:不是,却如何?祖曰:此不是,则和前面皆不是。堂曰:望和尚慈悲指示。祖曰:看他道:子胡有一狗,上取人头,中取人腰,下取人脚,入门者好看。才见僧入门,便道:看狗。汝向子胡道:看狗处,下得一转语,教子胡结舌,老僧钤口,便是你了当处。次日入室,堂密启其意,祖笑曰:不道你不是,千了百当的人。此话只是先师下的语。堂曰:某何人,敢似端和尚。(白云守端)祖曰:不然,老僧虽承嗣他,谓他语拙,盖只用远录公手段接人故也。如老僧共远录公,便与百丈黄檗南泉赵州辈把手共行,才见语拙,即不堪。堂不以为然。乃拽杖渡江,适大水泛涨,因留。侪辈挽其归。又二年,祖方许可,尝商略古今次。执堂手曰:得汝说,须是吾举,得汝举,须是吾说,而今而后,佛祖秘要,诸方关键,无逃子掌握矣!

幻有闻琉璃灯花熚爆声,豁然有省,乃曰:始知故人所谓:直得虚空粉碎,大地平沉,十方无壁落,四面亦无门,若有一人,发真归源,十方虚空,悉皆消陨等说,皆非虚语。于是直造燕都,参笑岩和尚,求印可,通所得未竟,岩忽踢出只履曰:向这里道一句看。(解脱长者:读者至此,试先自道一句看。假定有一人答曰:看脚下。—人答曰:只履空留用作么?一人佛袖而出。这三人作麽生?)幻无语,乃通夕不寐。至明日,犹立檐下。岩出见,唤之,幻回首,岩翘一足,作修罗掌日月势。幻有省。服勤数载,礼辞南归。岩付从上源流。临行覆以一笠,曰:无露圭角。

费隐容谒天童悟和尚。便问觌面相提事如何?悟以蕃菩提大素珠照头便打,容曰:错。悟又打。容又喝。悟只管打。容只管喝。至第七打。所有伎俩知见,一时冰释。悟问:薰风自南来,殿角生微凉。汝作麽生会?容曰:水向石边流出冷,风从花裏过来香。曰:离了此又作麽生?曰:放和尚三十棒。曰:除却棒,又作麽生?容便喝。悟曰:喝后聻。容曰:更要重说偈言。悟休去!

《禅门锻炼说》载:善知识者,其心至慈,其用至毒。所具者,诸佛菩萨之心,而所行者,阿修罗王之事。乃可以托动三有大城而不惧也。无厌胜热,未尝伤一虫蚁,而屠裂割剥,穷刑极罚,增人厌怖。通此用者,乃可为人抽钉拔楔,敲枷打锁。不然,则守死善道而已。自救且不了,而能为人乎?大慧云:诸方说禅病,无有过湛堂者,只是为人时下刃不紧。圆悟云:下手时须至苦至毒,方始不虚付授也。神仙秘诀,父子不传。从上锻炼门庭,类皆如此。使不用此策发,犹驾马者,止令伏橛,不加鞭影。虽有骅骝骐骥追风天马,亦困盐车矣!安得飞黄腰衣之用哉?(解脱长者:宗师接人为一般所莫测。有时所说的话,实则似是而非,如果学人不察,顺他路子走去,即被捉住。这名叫陷虎机。凭你学人怎样生龙活虎,一遇此陷阱之机,即不免掉失下去。当然,还是学人没有澈透。如果澈透,自亦不会受瞒。(读者:试问:那一点是真的?真的在那裹?)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
通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