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佛教网 注册|登录|手机通灵|佛教词典|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请佛到桌面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随喜放生 善款账号 功德 留言
中国佛教网-藏传佛教-密宗断惑(655)[手机浏览] [微信分享]

大手印愿文释

通灵佛教网
大手印愿文介绍

在佛教无量法门中、最高、最快、最直接、最澈底的法门,恐怕要算心地法门了。生死涅盘,一切法既然皆依心而起,不能脱离此‘一心’。那么所谓成佛,亦决不能离开此心,而别有佛可成,‘成佛’者如实知自心而已耳。因此直接了当在‘开发心地’上用功之法,可以说是最高和最直接的方法了。中国的禅宗,是最上的‘心地法门’,事实上亦是禅宗的成就者最多。除了禅宗以外,中国各宗里,好像很难找出一些有成就有证悟的人来。西藏密宗里的大手印法,无论在本质上、和实践方法上,都和禅宗一鼻孔出气,好像是一对孪生兄弟一样。“在中国密宗,是最被人误解的一宗。”西藏密宗,尤其容易引起误解。因为中国真正了解密宗的人,根本不多。密宗的理论译出的,也寥寥无几。一提到密宗,许多人立刻对它有一种神秘、怪诞、执着事相的印象。许多人都以为密宗就是念咒、结手印、入坛城、摇铃打鼓一套神奇古怪的东西。因为中国学密宗的人,本身不大认识密宗的道理,同时密宗理论的介绍也不够,因此造成了这种对密宗的普遍误解。为了使人们对密宗有一正确之认识起见,我现在把密宗之精华‘大手印法’,假这篇‘大手印愿文’介绍给大家。我相信这篇‘大手印愿文’,能摄尽心地法门之一切理趣与修要。仔细研读后,一定能对密宗之最上法有一明晰之了解。

本文的作者,是白教第三代DBFW,嘎马巴自生金刚,他是西藏有名的大学问家、和大成就者。生平着作等身,其中最着名的有‘甚深内义’一书,此书摄尽一切密乘精义,堪称密乘阿毗达磨。我个人以为此书是与天亲的‘俱舍论’,先后媲美。‘大手印愿文’,也是他的杰作之一,是白教喇嘛们时常念诵的功课之一种。这篇愿文,在十五年前,我在西藏学法时由藏文翻成中文。现在把它稍加疏解介绍出来,希望这个最殊胜的‘心地法门’,能广传于世。对那些不喜空谈,着重实修的人们,作为一个有价值的参考资料。

大手印愿文

DBFW自生金刚着 

弟子张澄基  敬译 

上师本尊坛城诸圣众,十方三世诸佛及佛子,

悲念于我于我所发愿,助令如意成就祈加持。

我及无边有情之所作,离三轮垢身心清净业,

如彼雪山深溪所流水,愿皆趋入四身佛海中。

乃至未得如此果位时,所有一切生生世世中,

不闻罪业苦恼之名号,愿常受用善乐之法海。

具信智慧精进及暇满,遇善知识得口授心要,

如法修持无诸中断障,愿受法乐生生世世中。

闻圣理量解脱无知障,思维口授永灭诸疑闇,

修生光明如量证实相,三种智慧显现愿增长。

离断常边二谛根之义,离增减边殊胜道资粮,

离轮涅边二利之果胜,于彼无错谬法愿常遇。

净体明空双运之体性,能净金刚瑜伽大手印,

所净忽尔迷乱之诸垢,愿证净果离垢之法身。

于体离诸增益为定见,守护于彼无散为修要,

一切修中此为最胜修,愿常具足见行修三要。

一切诸法为心所变现,心本无心心之体性空,

空而无灭无所不显现,愿善观察于体得定见。

从本未有自现迷为境,由无明故执自明为我,

由二执故流转于诸有,愿断无明迷乱之根源。

一切非有诸佛亦不见,一切非无轮涅众根因,

非违非顺双运中观道,愿证离边心体之法性

即此云者谁亦难描画,非此云者谁亦难遮除,

此离意识法性之无为,愿穷究竟正义得决定。

由不知此流转轮回海,若证此性离此无佛陀,

一切是此非此皆无有,愿证法性一切种要义。

显现是心空者亦是心,明达是心迷乱亦是心,

生者是心灭者亦是心,愿知一切增损皆由心。

不为作意修观所垢病,亦离世间散乱缠绕风,

无整安住本体于自然,愿得善巧护持修心义。

粗细妄念波浪自寂静,无乱心之河流自然住,

亦离昏沉掉举之泥垢,愿得坚固不动禅定海。

数数观察无可观心时,宛然洞见无可见之义,

永断是耶非耶之疑念,愿自证知无谬自面目。

观察于境见心不见境,观察于心心无体性空,

观察二者二执自解脱,愿证光明心体之实相。

此离意者即是大手印,此离边者即是大中道,

此摄一切亦名大圆满,愿得决信知一知一切。

无贪着故大乐续不断,无执相故光明离遮障,

超于意识任运无分别,愿无间修离勤之修持。

贪着善妙觉受自解脱,迷乱恶念自性法尔净,

取舍得失平常心原无,愿证离戏法性之义谛。

众生自性虽常为佛性,由不了知无际飘轮回,

于诸苦痛无边有情众,愿常生起难忍大悲心。

难忍悲用未灭起悲时,体性空义赤裸而显现,

此离错谬最胜双运道,愿不离此昼夜恒修观。

由修所生眼等诸神通,成熟有情清净诸佛刹,

圆满佛陀胜法诸大愿,究竟圆成清净愿成佛。

十方佛陀佛子大悲力,所有一切清净善业力,

依于彼力自他清净愿,愿得如法任运而成就。

  大手印愿文释

梵文马哈母咱(Mahamudra),中文译做‘大手印’。‘大’是无所不包,至高至上的意思,‘手印’是表记和象征的意思。据西藏传统的解释,‘大手印’就是大表记的意思,如像国王所颁布的法令,皆有他自己打的手印为凭信。凡有国王手印,凭信之敕令,无人敢违反。此法所彰之理,所示之法,包含一切、超越一切,为一切法门之王,故名大手印,如像国王手印之具有最上之权威一样。梵文(Mudra)母咱,除了手印外,还有‘象征’的意思。因此马哈母咱,也可以译作‘大象征’(The Great Symbol)。一切语言,只有表诠的作用,只能代表或描绘所诠之理,所言之事。而不是某一事或某一理之本身,描述外境时,语言文字,尚且只有代表或象征的作用。描述离绝言诠之现量内心境界时,任何语言文字当然更嫌不足,最多只有象征的作用。这就是‘大手印’或‘大象征’的意思。大手印愿文,是依据‘大手印’之理而造的一个发愿文。这个愿文,是可以作为日常课诵之用的。

上师本尊坛城诸圣众,十方三世诸佛及佛子,

悲念于我于我所发愿,助令如意成就祈加持。

我及无边有情之所作,离三轮垢身心清净业,

如彼雪山清溪所流水,愿皆趋入四身佛海中。

解释:此二颂意思明显简单,不必解释。为便利初入佛学之读者起见,把几个术语,简单解释一下:

一、十方——东、南、西、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上、下为十方。

二、三世——过去、未来、现在为三世。

三、三轮垢——能作、所作、作业三者为三轮。众生一切思想行动,皆不能脱离此三轮。因此三轮而流转生死,此三轮为生死过患之根本,故名为‘垢’。

四、四身——普通大乘佛法,通说佛具三身,即法身、报身、和化身。密乘学者,于三身之外,别开一法界体性身。此身并非在三身之外,另有一身。只是就法报化三身,无差别上,立名为法界体性身。无论说佛三身也好,四身也好,皆不可作死硬的看法。三身或四身,亦无非是佛身,几方面的德相而已。

乃至未得如此果位时,所有一切生生世世中,

不闻罪业苦恼之名号,愿常受用善乐之法海。

具信智慧精进及暇满,遇善知识得口授心要,

如法修持无诸中断障,愿受法乐生生世世中。

解释:‘如此果位’是指上句所说,四身佛海的四身。此颂阐明,如果我们不能即生成就,那么希望在未来生生世世中,都能遇到一个学佛的好环境。希望在那个环境里,我们连罪业、痛苦、和烦恼的名字,都听不到,不用说烦恼罪业和痛苦的事实了。希望在那个环境里,我能时常享受那至善至乐的佛法大海。希望在那个生命中,我是一个具有信心、具有智慧、具有精进、具有‘闲暇’、和具有圆满学佛条件的人。希望在未来的生生世世中,我都能遇见很好的上师、善知识,传授给我修持的口诀心要。希望在修法的时候,没有中断障碍。在未来的无限生命中,希望我都能时常受用法乐。

闻圣理量解脱无知障,思维口授永灭诸疑闇,

修生光明如量证实相,三种智慧显现愿增长。

解释:圣量即圣教量之简称,圣教就是佛说的话,依据佛所说的话,为判定一切之依据、和标准,故称为‘量’。‘理’就是吾人的先天理性,依靠吾人之理性,来衡量和判断万事,就叫做理量。这是佛教与其他宗教大不相同的地方。其他宗教以教主之言训为绝对的依据和标准,不得有丝毫之怀疑或违反。佛教则不然,佛陀教人,除了依据佛说的训示外,还要依靠自己的理性。连佛所说的话,也都应该经过理性之考验,才予以接受。闻圣理量解脱无知障的意思就是说,由于听闻和依据圣、理二量,我们就可以由无知障中解脱出来。但是仅仅依靠圣、理二量,还是不够,还不能除灭对某些问题的疑问和迷惘。因此学佛人在道上所遭遇的实际困难和疑问,还有待于‘思维上师之口诀’,方能得到解决,这就是闻慧和思慧。第三句‘修生光明如量证实相’,是说依闻慧及思慧作基础,然后进而实修。由实际修持,就能如量证得不可思议之实相境界,也就是这闻思修三慧中,最殊胜的修慧了。

离断常边二谛根之义,离增减边殊胜道资粮,

离轮涅边二利之果胜,于彼无错谬法愿常遇。

解释:此颂在说明大手印之根、道、果、或‘因、道、果’。佛法虽然如大海一样之广博,但可由‘根道果’三字概括之。举例来说,小乘佛法则以出离心为根,四谛为道,阿罗汉位为果。菩萨乘则以菩提心为根,六度为道,大菩提为果。然则大手印法,以何为根、为道、为果呢?大手印以绝对真理、离边际之中道为根。以法尔现成之心性,不增不灭,不假造作之道为道。以圆满自利利他之大无住涅盘为果。众生所有诸见、或众生对真理的看法,因为实执的关系,不是堕入‘常’边,就是堕入‘断’边,或是堕入既常又断之边。大手印是开显法尔心性之法门,所摄尽一切法,一切理之本来心性。如果一定要用文字来说明,可以由世俗、胜义二谛来说明之。依胜义和世俗二谛所显之真理,即离断、常二边之中道妙义。此离边中道,即是大手印法所依据之根本理。亦即大手印之‘根因’。大手印之修道,与其他法门不同;不加整治、不加作意,宽坦保任,此明空之心性,即是修道。所以称为不增不减之道。此法尔心性,澈底开显,即名为成佛。并非离开此心,另有别佛可成。因为此法不似小乘之一味断舍烦恼,渴求涅盘。而是在开显(unfold)本来现成之佛心。所以证得之果,不为有余及无余涅盘所限,而得成就与法界同体之大无住涅盘。

净体明空双运之体性,能净金刚瑜伽大手印,

所净忽尔迷乱之诸垢,愿证净果离垢之法身。

解释:众生本具之‘佛心’,非一切语言,所能描述。远离一切有、无、能、所、此、彼,之戏论。但是为了开显此理,使众生能了解和趋入此法,所以仍不得不假借语言和文字。一用语言文字,就必需随顺众生心识所惯用的,能净、所净、净体等等,一套思想型式。大手印本来离能所、绝戏论,那里有什么能净、所净、和净体。为对众生说明此理,不得已耳!此颂简单释之,即是:在本来现成之清净本体明空双运的心性上,用能扫荡一切执着之‘金刚瑜伽大手印’观法,就可以净除那率尔无根的烦恼,和无明等垢染,而现证清净离垢之法身了。

于体离诸增益为定见,守护于彼无散为修要,

一切修中此为最胜修,愿常具足见行修三要。

解释:于明空之心性,当下承当,离一切增益;即是‘大手印决定见’。此与中国禅宗所唱,当下即是,不可头上添头,完全一鼻孔出气。修大手印,只要不忘失此当下明空惺寂之一念,勿散乱即得,别无巧妙神奇之其他修法。于行住坐卧,日常动静中,不离这个,就是最殊胜的‘行’。这就是大手印的见、行、修三要!

一切诸法为心所变现,心本无心心之体性空,

空而无灭无所不显现,愿善观察于体得定见。

解释:此颂义理亟为明显,本无需注解。但是此颂可提醒吾人一极有趣之问题,现在不妨谈一谈。“讲教理的佛学家们,一辈子在唯识、中观、空有性相中兜圈子,兜来兜去,兜到最后,就把他们的心得,拿出来‘判教’了。有的判整个佛法为小、始、终、顿、圆,有的判为藏、通、别、圆,有的判为空、有二大系,有的判为什么真常唯心、法界圆觉、缘起性空系......等等。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佛教思想作有系统之分类,但是此颂之语气,到底是唯识见呢?还是中观见呢?严格说来既非唯识,也不像中观。因为普通那些判教的方法,虽然都有其供献和益处。但因判教之人,缺乏证量功夫,说来说去,总是隔靴搔痒,似是而非的居多。这些咬文嚼字,钻研名相的佛学家们,碰见嬉皮笑脸的禅和子,就没奈何了。禅宗真是一个四不像,却又像是一个不易驯调的野猴子。你说他是‘顿’教吗?他教你脚跟点地,坐破蒲团去。你说他是‘渐’教吗?他却说一念顿悟,即与十方诸佛,一鼻孔出气。你说他不够‘圆’吗?他横说竖说,解脱自在说,狂说颠说,不思议说,处处表现他的圆,你说他标榜万法唯心,应该属于唯识吗?他一路不理会什么五法三自性,八识二无我的闲言剩语。你说他是真常唯心吗?他却说:‘佛之一字,我不喜闻。’‘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其实并非这些大手眼的宗匠们,有三头六臂八舌九鼻,只不过作文字牛马的佛学家们,到此原形毕露,处处捉襟见肘,遮不住他们的猢狲尾巴而已。说到此各位读者,不妨伸个懒腰,把一切知见,连同这个劳什子的什么大手印,小手印,一并丢却。若尚有一毫毛在,打成肉泥烂浆喂狗吃,岂不痛快哉!”

从本未有自现迷为境,由无明故执自明为我,

由二执故流转于诸有,愿断无明迷乱之根源。

解释:此颂说明众生流转生死的二大因素。一是被观缘之外境显现,一是能观缘之假我心识。由此能所二执故,而流转于三有之中。无明迷乱的根源,也就是此能、所二执。乍看此颂,颇似唯识家口吻。仔细研读就觉得不全是唯识,较唯识说得更透澈明晰。‘从本未有自现迷为境’,是说一切外境,本为自心所显现。众生不明这个道理,反而执着外境,以为实有。实际上外境是没有的,所谓外境者,真正说起来,不过是‘自现’而已耳。这好像是在说唯识,但一注意‘从本未有’四字,就知道着者的主张,决不限于唯识。自现不是‘依他起之有’,而是‘从本未尝有’的。从本以来,实未尝有此自现之假境,是明明白白的说明了‘无生空性’的义理。此颂和前颂,都明显的表示着者的思想,是融合中观和唯识的。但是我们不要忘记,自生金刚,不仅是一位大学者,同时亦是一位大成就者。其思想当然不受什么唯识或中观的限制,据译者的看法:‘从本未有自现迷为境,由无明故执自明为我’二句,全系着者修证现量所流出的话。不像是普通学者,融合唯识学和中观学所发之议论。第二句,‘由无明故执自明为我’,是颇有深义的。众生所执着的‘我’,说得明晰一点,就是那个‘自明’的心识。唯识家也说‘自证分’,乃心识之自体。大手印更明显的说明了,所谓‘心者’,不过是此‘明朗’之自觉相而已。此‘自明’本身,空空如也。本无一物,亦无能所或我法。但无明习气,却把这个‘自明’认做为‘我’。此执外境为真实之所执,和执‘自明’为‘真我’之能执,这两个难兄难弟,兴风作浪。才闹出这一场疲劳的生死公案出来!

一切非有诸佛亦不见,一切非无轮涅众根因,

非违非顺双运中观道,愿证离边心体之法性。

解释:此一心之本体,即是诸法法性,其性质非有非无,离一切边际。故曰,佛亦不见一切非有。众生一听说,一切非有不对,马上就会想到那么一定是一切非无,孰不知即因此一切非无之‘有’见,才会造成空花水月轮回涅盘来。绝对的真理,是空有不二,非违非顺的双运中观道。亦即离一切边之心体法性。

即此云者谁亦难描画,非此云者谁亦难遮除,

此离意识法性之无为,愿穷究竟正义得决定。

解释:此离戏论,绝思议之心体,亟难描画得出来。譬如你要对非洲刚果森林中的原始土人,说冰淇淋,如何如何好吃,他是无论如何不能了解的。此离言心体,极难描画。只有自己亲自经验,直接体会才行。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是也。因此谁也不能肯定的指出说,心体就是这样这样的。但是此广大心体,摄尽一切法,遍满一切处,因此谁又不能说:‘这个不是心体,或那个不是心体’。总之,法性无为,超越意识之行境。不能正面的去肯定他,也不能反面的去否定他。即一切,离一切,如是如是。此颂第三句“非违非顺”四字,也颇为要紧。众生的思想形态中,有一个‘不能既此又彼’,或‘非此即彼’的形态,亦即逻辑中所谓的排中律。众生的思想形态,认为不是这个,就应该是那个。这个要是对的,那个就一定是不对的。这个是好的,那个是坏的。这个法是高的,那个法是低的,这个是顺佛法的,那个是违佛法的。......这一套都是众生的妄想分别,有证境的人,都看见一切皆是道。鸟语花香,小桥流水,天堂地狱,无非是道。此圆妙境界,固不是‘违’亦不是‘顺’。‘难难难,十担油麻树上摊。易易易,百草尖头有春意’。正是此非违非顺、不即不离的圆妙境界之最好说明。

由不知此流转轮回海,若证此性离此无佛陀,

一切是此非此皆无有,愿证法性一切种要义。

解释:由不了知此离戏心性,所以流转生死大海中。要是明悟此心以后,就知道离此心性,别无佛陀可成。此心远离是、非、有、无等戏论,为诸法之本性,亦为一切之根因,故名为‘一切种’。此点需要详细说明,尤其是‘一切种’这个名词,需要解释一下,以免误会。藏文‘滚依’(Kun.gzi.)可译作一切种,或‘一切根’。一切种识,藏文也叫做‘滚依朗写’。(Kun.gzi.rNam.shes.)但‘一切种’在此处,当然不是第八识的意思,更不是如外道所说的‘神’‘我’......那能生万法的宇宙根因。此处所谓滚依,也许不应该翻作‘一切种’,而应该翻为‘一切遍’更好。佛经中常有‘一切从法性生,从法性灭’之类的话。这种语句,若不仔细推敲,就可能误解经文的意思,把佛法中所讲的法性、真如等等,认作能生万法的亲因。如是则除了名词与‘神我’‘大梵’‘上帝’不相同外,在义理上,实毫无区别。这一类的话,应该从横的方面来看,不应该从纵的方面来看。从纵的方面看的意思,就是说把真如法性,与因缘转变之法,认做因生果的关系。如果这样则真如法性,如有实体,能生万法,与外道及哲学之一元论,又有什么不相同呢?从横的方面来看的意思,是说应该了解法性真如,不离因缘法而独存。亦惟有在因缘转变之法上,方能彰显真如空性。至于佛经所说,“一切法从法性生”的意思,用一个譬喻来解释,就好像是虚空与因缘法的关系,一切法生灭,各有其亲因与增上等缘。但其生灭变化,皆不能脱离虚空。因此,从某一方面的意味来说:亦可以说诸法从法性中生,从法性中灭。因为这个道理,译者以为‘一切种’,也许应当译为‘一切遍’较佳。

显现是心空者亦是心,明达是心迷乱亦是心,

生者是心灭者亦是心,愿知一切增损皆由心。

解释:此颂明显,无需解释。但意义极为紧要,说中了佛法,尤其是心地法门的要点,请读者注意。

不为作意修观所垢病,亦离世间散乱缠绕风,

无整安住本体于自然,愿得善巧护持修心义。

解释:大手印愿文,从这颂起,以下多半讲实际修法。首句,‘不为作意修观所垢病’,就是大手印实际修法的要诀之一。修大手印法第一步,要上师指示弟子之心性。于当下一念,有所领悟后,以后只要保任此明空之心体就行了。若起作意修观,就是头上添头,不但是多此一举,而且成了垢病。在不为作意修观所垢病后,紧接着第二句马上说,‘亦离世间散乱缠绕风’。不作意来修观,并非叫人跟着世间散乱跑,或随着世间缠绕转。任运腾腾的觉受,是与流放散乱大不相同的。第三句,‘无整安住本体于自然’,是大手印法最要紧的口诀。大手印法除了这一句外,并无其他更殊胜的口诀。译者的意思,此句若能改为‘无整宽坦安住于自然’更妙。赶入心地之法,别无巧妙。宽坦不加修整即是。松松的任运安住即得。修道之人,若能体会到宽松和不整治之要妙。他就离明心见性不远了!话虽如此,若无上师直接指示或示范,宽坦恐怕不是一件易事,不整治尤其困难。除了大手印外,其他一切持咒、念佛、观想、礼拜、诵经、打坐等等修法,皆是有作为的‘整治此心’之法。大手印直指当下一念,宽坦任运,不加一点整治,不着丝毫气力。本来现成的空性,自然会慢慢的显露增长,用不着作意的去做什么‘空观’。请试想此理:空性或佛性,如果是本来具足的,如果不是吾人新造的,那么何必要去‘修观’呢?想个法儿认识它,认识它以后,熟练它,扩大它,圆满它不就行了吗?这真是大手印法的高妙处,这真是一切诸佛的秘密心要,最殊胜最直接的无上口诀。

粗细妄念波浪自寂静,无乱心之河流自然住,

亦离昏沉掉举之泥垢,愿得坚固不动禅定海。

解释:依大手印见,一切皆是道。那么修行人,是不是需要伏灭妄念呢?俗话说‘少说一句话,多念一声佛,打得妄念死,许汝法身活。’这句话到底对不对呢?在实际修行上来说,这句话真是金玉良言。但是在‘见地’上来说,这句话就大错特错了!大手印见是要了知妄念即法身,当然不必伏灭妄念。哈!哈!人要是真的把妄念打死了,他的法身恐怕也同时被打死了!能在妄念上显现空性,才是真正的大手印。但是在实地修行大手印时,已得大手印见之人,虽不以妄念为碍。但是由于保任心体之串习力,定境自然慢慢增长。因此粗的和细的种种妄念波浪,就自然的平静下来。此心如平缓之河流一样,闲缓安住。此时明空一味,自然无昏沉和掉举之事发生,定心广大坚固,如无际之大海一般。又普通修习心地,大概有三个阶段:第一个是觉得妄念汹涌澎湃的阶段,第二是闲缓安住的阶段,第三是能所双亡,本觉与始觉合一的阶段。谛洛巴祖师在恒河大手印一书中说:

‘行者初得觉受如瀑流,后如恒河流水渐闲缓,终似河入大海子母光明会。’

这是一个很生动的对修行次第境界之描写。总之仅有大手印见,而无定力,也是不易深入的。一味狂禅不修静定,也是极可悲悯的事。

数数观察无可观心时,宛然洞见无可见之义,

永断是耶非耶之疑念,愿自证知无谬自面目。

解释:此明空双运之心性,虽无可观察。但修习大手印之人,于放松宽坦之际,应时常观照此心。数数不断观察的结果,就会洞然明见无可见之义。至此永断是耶、非耶的一切疑惑,而澈证自己的本来面目了。

观察于境见心不见境,观察于心心无体性空,

观察二者二执自解脱,愿证光明心体之实相。

解释:趋入大手印,有两种办法。一种是顿入法,即上师于传法之时,即指示弟子之心体,弟子有所领悟后,然后再去习定,以熟练、扩大、和圆满指示心体时,所得之大手印见。另一种是渐入法,即是先修禅定。有了相当的定力后,再观察外境和内心住于何处,从何处来,往何处去,性相如何?是一是异等等。观察外境的结果,会如量证得‘见心不见境’之觉受。再返观内心就会证得‘心本无心体性空寂’的觉受。这样深入的数数观察,能缘之心,与所缘之境,能断二执,自然就会解脱了。顿入和渐入,各有长处。顿入的好处,是睁开了眼睛,心中有把握。但坏处是顿入之人易堕狂慧,或为理障所蔽,反不得透脱。渐入之人,如有明师时常指导,则有了定力的基础。一旦经师指示心体,其悟入多半较深,其觉受亦较为坚固。西藏祖师教授学人,并无定法。视学人根器之不同。而决定其所授之法。

此离意者即是大手印,此离边者即是大中道,

此摄一切亦名大圆满,愿得决信知一知一切。

解释:这个明心见性的心地法门,有许多不同的名称,在一般的大乘佛法讲来,叫做般若波罗密多。在禅宗里,又叫做什么祖师禅和如来禅。在西藏也有许多名称,如像大手印、大中道、和大圆满等等,这一切不同的名称,并非表示各种不同的法门。实际上是一样东西,有许多不同的名称罢了。此一颂就是要说明此理。它说上这个明空双运的心性,为什么叫做大手印呢?因为他是超离心意识之行境的。为什么叫做‘大中道’呢?因为他是离一切有、无、断、常之边的。为什么又叫做‘大圆满’呢?因为他是包含一切、摄尽一切的。修学大手印的人,应该具有‘知一即知一切’的决定信、与决定见。

无贪着故大乐续不断,无执相故光明离遮障,

超于意识任运无分别,愿无间修离勤之修持。

解释:修习禅定若能上道,自然会有身心轻安,安乐愉快的觉受。禅定之乐有许多种,有的是因心分调柔而起的乐,有的是气脉所引生的乐。有的乐浅,有的乐深,有的乐在局部发生,有的遍及全身体,种种不同。这些‘定’乐,严格的讲,都不能称为‘大乐’。最大的‘乐’,要离贪着才能得到。修大手印不着一切相,宽坦全放,自然会离贪着。离贪着故,殊胜的无漏大乐,自然任运生起。生起后即能相续不断,昼夜六时,恒在大乐之中。又因为修习宽坦全放,所以自然离执着。由不执着诸相,心性光明,自然就会透过无明遮障任运显露出来。以上解释第一、第二两句,下面讲第三句:‘分别’是一种‘心识之着力(effort)’,本质上是一种心识用力的紧张状态,因此一说分别,就决定不是任运。任运是决定不与分别相应,而是与无分别相应的。因此第三句说‘任运无分别’。此任运无分别之境界,自在腾腾,走路时一似离地三寸,踏在虚空中一般。心无挂碍,亦无分别,到此境界自然离一切‘勤勇’、离一切整治、无间自在、无间解脱矣。

贪着善妙觉受自解脱,迷乱恶念自性法尔净。

取舍得失平常心原无,愿证离戏法性之义谛。

解释:修禅定一遇善妙境界,就不自主的会高兴、兴奋、贪恋这种快乐的觉受,希望时时不离开他,这是一种很大的过患。西藏的祖师们说:贪着「乐’的觉受,就会生欲界天。贪着「明’的觉受,就会生色界天。贪着「无念’的觉受,就会生无色界天。因此修禅定的人,若不能超脱这些善妙的、乐明无念之觉受,一定仍会在三界中流转,不能出离。修行人如果在因地上,没有深厚的般若见。或在般若空慧见上,薰习浸润得不够深切。他决定是很难从善妙的定乐中,超脱出来的,因此修大手印的人,一定要在般若空慧学上,下一番功夫。多闻深思薰习浸染,这样才能于‘贪着善妙觉受’中,解脱出来。第二句‘迷乱恶念自性法尔净’。是说大手印学人,对于一切迷乱恶念,不必作意遮除。迷乱恶念若起,稍加观照,或甚至不加观照,即会在明空心性中法尔清净。无明与妄念,本自无体无根,何劳遮除?若因无始习气之串习力,迷乱妄念,会数数现起,亦会自然的于明空心性中,法尔解脱!第三句着者提出一个极有趣的名词‘平常心’来。这个名词与禅宗所倡的‘平常心’完全一样,藏文‘Tai Ma Shes Pa’直译成中文,真是不折不扣的‘平常心’三个字。真理真是不分国界、种族、时间、空间的,真是具有普遍性的法尔常恒的。藏传大手印法,与中国禅宗,不但在本质上相同,连用的许多名词都是一样的,这真是非常有趣的事。

僧问赵州:‘如何是道’?曰:‘平常心是道’。此当下一念,不加造作,不加整治。空裸裸,明朗朗的心,就是平常心。此‘平常心’于一切时,法尔现成,没有什么取、舍、和得、失。这个平常心亦就是离开一切戏论的法性义谛了。

众生自性虽常为佛性,由不了知无际飘轮回,

于诸苦痛无边有情众,愿常生起难忍大悲心。

难忍悲用未灭起悲时,体性空义赤裸而显现,

此离错谬最胜双运道,愿不离此昼夜恒修观。

解释:修大手印决不是堕入空无。如果大手印修得好,大悲心是一定会任运生起的。以上两颂,就是阐明这个非常要紧的道理。禅宗说,‘大事未明,如丧考妣;大事已明,如丧考妣’。也是这个道理!大事未明时,一心求道,艰难多阻,心中颓丧恍惚,如丧父母一样。所以说大事未明,如丧考妣,这还易懂。但下句,大事已明,如丧考妣,就颇费解了。译者认为大事已明,如丧考妣的意思,是无分别智显现时,大悲心会不假思维造作,任运生起。其悲悯众生之情,如同丧却了父母一样。所以说大事已明,如丧考妣。后一颂第一第二两句,应联贯一气读下。此两句意义,颇为紧要。‘难忍悲用未灭起悲时,体性空义赤裸而显现’。是明显的说出,在难忍的大慈悲心,正在现起的当儿,体性空的境界,会赤裸裸的显现出来。也就是说悲智的兴起,常是同时的。这个悲智双运的大道。的确是最殊胜、最正确、离开一切错谬的至上法门了。

由修所生眼等诸神通,成熟有情清净诸佛刹,

圆满佛陀胜法诸大愿,究竟圆成清净愿成佛。

十方佛陀佛子大悲力,所有一切清净善业力,

依于彼力自他清净愿,愿得如法任运而成就。

解释:由修习禅定之力,天眼、天耳、他心、神足、宿命等神通,会渐次生起。有了能兑现的大神通力后,利益众生、成熟有情,自然就方便得多。依修习大手印所得之大解脱、大神变力,自然能够遍满十方世界,作利益一切有情之事业,而圆满诸佛之大愿。神通一事,本无足轻重。宏法度生最要紧的事,当然也不是神通。但是有证境有成就的人,不希求神通,神通亦会自然得到。过去有修证的大德,如达摩、慧能、石头、隐峰等,都有不可思议的神通。但这些人,也从来不以神通标榜。这才是西藏大手印,和我国禅门,值得令人钦佩的传统与宗风!

结缘经书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
佛教网